【秋之夏】七夕(晴楚)

* 第二人稱

* 自創角有

* 架空注意

* 自創角only

* 七夕賀文

* 草稿狀態別嫌棄(YAY)




你記得和晴君一起度過的每個節日。

那年剛好是民國一百年。

八月六日,七夕情人節。

你和晴君度過了一個很愉快的情人節。




你是被咖啡的香味喚醒的。

像隻貓般,舉起單手揉揉眼睛、摀著嘴打呵欠、伸個懶腰,下床。

睡眼惺忪的走下樓梯,朝著香味的來源邁進,到達來源後,你抱住正在瓦斯爐前面煎培根蛋的晴君的腰,把頭枕在他的肩上。

「逸,先去刷牙洗臉好不好?」晴君這麼對你說,語間顯露了滿滿的寵溺。

「嗯……」你蹭蹭了他的頸子,舒服的瞇起眼。

「逸。」晴君無奈的喚道。

「嗯?」你發出表疑惑的單音。

「刷牙洗臉。」晴君加重了語氣。

「陪我。」你閉上眼,打算小寐。

「等我一下,嗯?」晴君低笑,語尾的鼻音讓你的脊椎酥麻。

「好。」你微笑。

晴君的腰力顯然很好,你抱住他的腰他還能行動自如,而且你還沒有被搬動的感覺。

把兩盤香噴噴熱騰騰的培根蛋及兩杯咖啡放上桌後,他帶著再度陷入夢鄉的你進了盥洗室。

把抱住腰的兩隻手輕輕拉開,晴君笑的燦爛非常。

吻上。

你半睜開眼,手環上晴君的脖子,自動加深了這個吻。

唇與唇剝離。

「「早安。」」額頭貼著額頭,你們笑的很愉快。

「「情人節快樂。」」又一次的異口同聲。

「今年是民國一百年,所以百年好合。」晴君這麼說。

「嗯,百年好合。」你贊同。

「刷牙洗臉後,出來吃早餐吧!」晴君親暱的順了順你的髮。

「好。」

早餐完食後,你和晴君依偎在沙發上。

「你有想要去哪嗎?」他問。

你搖頭。

「就待在家裡嗎?」他有些無奈。

「不然呢?」你聳肩。

「浴衣祭,台北地下街。」晴君提議,但你覺得他早就計畫好了。

「只有我們?」你挑眉。

「老大和他情人。」晴君不太爽的道。

「他情人?」你的聲音拔高了八度,身體不自覺的發顫。

「逸你冷靜點。」晴君放在你腰間的手加重力道,比任何東西都能安撫你,「不是上次的那個渾帳,這次是個棕髪綠眼的挪威人。」

「那就好……」你把頭埋進了晴君的頸間,感到無比的安全。




下午五點,台北地下街,樓梯下。

「逸,你可以不要再拍了嗎?」晴君俊美的臉上掛著滿滿的無奈。

「再一張嘛!」你按著快門的手又按了好幾下。

晴君、你、晴君口中的老大及其情人都換上了浴衣,而向來相機不離身的你一看到穿著浴衣的晴君就像著魔一般,開始狂拍。

晴君在你心中一直都是最完美的模特兒,而現在那個完美的模特兒穿上了和西方人不太搭軋的東方浴衣,反而有種反差美。

「楚,你真的很喜歡拍照耶!」長著一張比西方女人還精緻的臉、身材精瘦的老大哭笑不得的用不太標準的中文道。

「等下換你。」你說。

攝影師對美麗的東西總是沒有抵抗能力。

「那弗雷德里克可以一起拍嗎?」老大雙眼發亮。

「如果弗雷德里克願意的話。」你滿足的放下相機。

「逸,手。」晴君走到你面前,伸出嫩白的掌。

微笑著,你把手搭上他的。

十指緊扣。

老大在弗雷德里克耳邊用你聽不懂的語言嘰哩呱啦了幾句,弗雷德里克紅著臉點頭。

「可以了!幫我們拍吧!」老大雙眼放光的看著你掛在胸前的相機。

「不行喔!」燦笑著,晴君舉高你們十指相扣的雙手。

「靠!安瑟倫你也太小氣!幫我和我的娘子留下一點美好的回憶會怎樣!?」老大黑著那張好看的臉,不爽的低吼。

「羅林,你知道娘子是什麼意思嗎?」你囧。

「不是boyfriend的意思嗎?」老大疑惑。

「是wife的意思才對喔!不過那是古代的用法……」你嘴角抽搐,大概能知道這種錯誤的觀念是誰給羅林的。

「Trockene! Sie Qu Sila!」羅林用你聽不懂得語言大罵,得到不少路人的關愛視線。

「怪我囉?」兇手攤開雙手,看起來不是普通的欠揍。

「Sonst?」羅林繼續吼。

弗雷德里克漲紅著一張帥臉,拉了拉羅林的衣袖,低聲說了什麼。

羅林聽到藍的話後笑了。

「Ich liebe dich so sehr!」羅林一把抱起比他重的弗雷德里克,狠狠的吻上。

你舉起相機,不停的按下快門。




晴君和你說過,每一張照片都是永恆的瞬間。

你笑著回應:「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當攝影師,不覺得照片本身的存在就很唯美嗎?」

「是啊是啊,唯美到我都哭了。」晴君愉快的甩甩燦金的髮。

「你這樣感覺有點賤。」你邊說邊按下快門。

「呵呵。」晴君笑的很燦爛,「逸,你欠扁嗎?」

「對不起我錯了。」你一秒道歉。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晴君用著西方面孔說出論語中的經典,怎麼看都覺得好……可怕。

「你的中文哪學的?連這種經典都說的出口?」你心情微妙。

「秘密。」晴君用食指抵在粉嫩的唇前,可愛的眨眨眼。

「又是秘密。」你無奈的按下快門。

「呵。」




「逸,我想吃麻辣臭臭鍋。」緊扣著你的手,晴君對你露出討好的笑容。

「現在是夏天。」你嫌惡的道,你討厭任何會讓你流汗的東西,所以你討厭夏天,但你不討厭和夏天一樣的晴君。

「拜託啦~~~」晴君像個孩子般,拉著你的手搖來搖去。

「那個很臭欸!」羅林也投了反對票。

蔚藍的大眼看向弗雷德里克。

弗雷德里克露出抱歉的笑容,搖搖頭。

「三對一。」你默默的補一槍。

「冬天陪我來!!」晴君恨恨的說。

「好。」

「我就知道你不愛我,我都QQ了。」晴君邊裝哭邊說出早就預備好的說詞,「……等等!你剛剛……」晴君看著你的眼神帶著驚喜。

「不要就算了。」你忍著笑意,快步向前。

「我最愛你了!!」晴君也不管你們在地下街的中心,抱起你就開始轉圈。

「君!!」你大笑著抓住他的肩,被他轉的暈頭轉向。

放下你,晴君一點也不喘,抓著你就吻上。

你享受著這一刻。

「糟糕,逸我硬了。」把額頭抵在你的頸間,晴君低笑。

「靠。」你囧,剛剛羅曼蒂克的氣氛被晴君這句完全的破壞殆盡。

「給我軟下去!!」你咬牙切齒、小聲的說。

「抱歉阿!」晴君苦笑。

「我們到旁邊。」以一個很奇怪的姿勢,你們移動到了邊邊。

「安瑟倫怎麼了?」羅林好奇的問。

「…………」你小聲的回答。

「啥?」羅林靠近你一點。

「他‧硬‧了!」你咬牙切齒的答。

愣了一會,羅林搭著弗雷德里克肩開始瘋狂大笑,邊笑邊說著一些你聽不懂的語言。

聽懂羅林的話後,弗雷德里克也開始的笑。

「別笑了啦!」晴君惱羞成怒、翻個白眼。

「閉嘴。」你也有點不爽。

笑了一會,羅林終於停下大笑,改成不時的竊笑。

「羅林,你再笑那些吻照我就銷毀。」你微笑。

「我閉嘴。」羅林一秒安靜,順手摀住弗雷德里克的嘴。

「好點了嗎?」你擔心的問晴君。

「你親我一下就好了。」眨眨眼,晴君點了點自己的臉頰。

「幹!」你頓時了解自己被耍了,黑著臉甩頭就走。

「逸!」晴君追上、並從後面抱住你。

「走開。」你掙扎。

「對不起,我只是太愛你了,所以才想看你為我擔心的模樣。」晴君在你耳邊低聲的道,讓你的脊椎酥麻。

「不准有下次。」你說。

「當然。」晴君緊抱住你。




你們一直很幸福——直到病魔將一切摧毀、直到死神將他帶離你的世界。




夜半。

你從夢中醒來,兩行清淚留下。

「君……」不自覺的喚道。

「為什麼你不在?」哽咽的聲音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屈起雙腳。

「回來好不好?」緊抱住自己卻抱不住那些流失的溫度。

「君、我已經成為世界第一的攝影師囉!不是說好,你要當世界第一的攝影師永遠的模特兒嗎?」明明是夏夜,你卻覺得好冷。

「我好愛你、也好想你。」你說。

「今天是七夕呢!」你想起那年的七夕,他在所有人的面前,下跪求婚。

「說好的……百年好合呢?」痛哭失聲。

「君…………」





FIN




註:Trockene! Sie Qu Sila!,德文,幹!你去死的!
  
  Sonst?,德文,不然?
  
  Ich liebe dich so sehr!,德文,我是如此的愛你!




Free Talk

不知道誰是晴君的很抱歉喔(YAY)

他後面會出現我保證!!


本來預定有h的但母上大人一直逼我關電腦wwwwww

所以結尾無力真抱歉(痛哭)

那些德文是咕狗大神幫我的,所以有學德文的孩子如果覺得怪怪的可以和我說一聲(YAY)


真的很對不起明明是ㄑㄖㄐ我還把這種悲情的東西(YAY)

誰叫我是7474團的呢?wwwwwww

最後,祝大家『佳節』愉快(燦笑)


完稿於20110806

發稿於2011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