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新婚十二題之十、葉韓

  ☑ 葉修X韓文清/葉韓

  ☑ 退役paro

  ☑ 老夫老妻

  ☑ 年齡操作

  ☑ 微H





  10、到了就寢時間,「晚安。」說著韓文清鑽到了被子裡

  「手拿來。」韓文清對葉修伸出左手,右手拿著碘酒和OK繃,後者乖乖地將手放到前者手上,任他搗鼓。

  當韓文清將葉修的手包紮好時,十指加起來用了七八個OK繃。這雙手在這幾年的養尊處優下養得極好,不似女子的滑膩,卻是極具潤滑,指腹蓋著一層薄繭。現在也很少像以前一碰鍵盤就是八個小時起跳,手指關節在老後得到足夠的休養,很幸運的沒有造成永久傷害,更是好看地令人心驚,而現在上面貼著白色的繃帶,卻是破壞了那份美感。

  韓文清心疼,這人手指上所有傷都是為了做一頓熱騰騰的晚餐給他吃,早就被摀熱的心更加滾燙,帶著滿腔愛意,他輕輕在手指上落下幾個吻,不習慣這般溫情的在做完這舉動後抱著醫藥箱逃之夭夭。葉修再度放聲大笑。

  當韓文清回到房間,時間已近十點,正是他們習慣的就寢時間。

  「晚安。」說著韓文清鑽到了被子裡,閉上眼睛。

  葉修卻沒有躺上床,而是從床頭櫃抽屜拿出潤滑液和保險套,隔著被子壓到韓文清身上,說:「老韓,我想做。」

  「⋯⋯我今天沒有浣腸。」韓文清張開眼,墨黑的眼瞳中映著桔黃燈光,如星空。

  「哥幫你。」葉修一聽韓文清沒有浣腸眼睛閃閃發亮,他還沒看過韓文清浣腸呢!每次他都被趕出來。

  「別想。」韓文清嗤笑,「你他媽的只會愈幫愈忙。」

  「那做不做?」葉修也不在這事上糾結,又問了一次。

  「滾起來。」

  聞言,葉修笑得十分淫蕩。


  葉修坐在一片橘光中抽煙,看著房間落地窗外的風光,那是數年沒有看得如此清晰的景色,一如他許久沒有好好看過的韓文清,即便他能夠毫無障礙的在腦海中描繪出那個男人的每一吋,從長相到身體線條;從一顰一笑到一舉一動,每一個小細節他都是如此熟悉,可他依然好幾年沒有好好看過他了。

  那是,他決定要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男人。

  「葉修。」韓文清幾乎是全身赤裸,他僅在腰間繫了一條白色浴巾,散在額前的髮溼答答的依附於上。房間的光被走廊間的黑暗吸引交融成一片昏暗光暈,他站在房門口,半亮半暗,含糊不清。

  葉修轉過頭,將菸熄於床頭櫃上的煙灰缸,他脫下上衣,緩緩走向韓文清。兩頭雄性動物的賀爾蒙用力碰撞,撞出激情火花,韓文清忽然感到濃郁的窒息感,這個男人即使年過四十依然讓他心動,一如當年。

  不須言語,他們接吻,愛撫彼此,很快地已渾身赤裸。

  葉修將人壓倒在床上,急切地深吻,舌頭掃過口腔中每一吋,在上顎處摩娑,而後兩個肉塊交纏,唾液順著嘴角流下,又盡數被葉修舔拭而去。順著頸部線條而下啃咬,留下明顯青紫痕跡,佔有證明。韓文清呼呼直喘氣,頭暈目眩,慣於歡愛的身體很快被喚起快感,自動去迎合對方,雙腿大開,陰莖半硬,又在葉修熟稔地挑逗下全部勃起,葉修抓著自己硬梆梆的肉棒去磨蹭韓文清的,沉甸甸的龜頭一下又一下的互相磨蹭,又單手將兩根性器包裹起來,手指上凹凸不平的OK繃更增添粗礪觸感,爽感更盛,韓文清頓時重重喘息,喉嚨發出愉悅的呼嚕聲,像極了一隻受到愛撫的大貓咪。

  鈴口分泌出淫液混合在一塊不分你我,兩根性器在葉修的撸動下變得滾燙而溼滑,韓文清忍不住挺起腰骨伸出手加入,與葉修十指相扣--如此溫情的舉動卻是為了追求快感,誠實地展現人的生理慾望。

  「來,抓好。」葉修把韓文清另一隻手帶到兩人相貼的肉棒上,不耐煩地將手上所有的OK繃拆除,空出來的手擠了一坨潤滑液在手上搓揉,直到溫熱了才往韓文清的穴口插,因為經過浣腸的關係已是極為濕潤,很快就吃進三根手指,葉修熟悉門路的找到前列腺,惡劣地重重一壓,突然的刺激讓快感遠本就堆疊到一個程度地韓文清發出小小一聲嘶叫,毫無懸念地射精了。




  TBC

  我保證明天插入今天狀況不太好_(:3」∠)_
  日更第十天,愛大家QQQQQ

  綺雨,20140202 P.M.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