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燈的冷徹】吃了你、鬼白

  ☑ 鬼燈X白澤/鬼白

  ☑ H,沒有獵奇



  吃了你。

  鬼燈低頭看著白澤--那張幾乎和他一模一樣的臉,一樣的細長眼睛、一樣的直挺鼻子、一樣的嘴唇,宛如雙生一般。
  將被他幹到無法動彈、全身赤裸的白澤抱上大腿並緊扣著對方的腰部,將角度喬至最佳,粗大的陰莖又一次進入被幹至鬆軟的腸道,即使已經要了他一天一夜,還是無法完全滿足內心的慾望。
  被啃咬至紅腫的嘴唇微張,乾澀的喉嚨燒灼,發不出任何聲音。

  狼狽的白澤。
  被他幹到無法出聲的白澤。
  全身上下都是他的味道、他的精液、他的吻痕、他的痕跡的白澤。
  這樣的白澤讓鬼燈感到難以言喻的,愉悅。

  「白澤。」鬼燈輕輕呼喚,語調脫去以前的針鋒相對,聽起來竟有些溫柔。他並不急著繼續操弄這具美好的身體,稍微紓解過的慾望讓他不再像一開始的急切。
  扯動嘴角,卻發現自己無法露出笑容。
  沒關係,另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孔會替他笑。

  「白澤。」鬼燈又喚道,溫柔的、繾綣的、猶似戀人。
  長年不見陽光而蒼白的手摸上那張一模一樣的臉,細細地勾勒著俊俏的五官,就是這張臉,吸引無數的女人翩然而至。屬於鬼的、尖尖的指甲扣在白淨的臉蛋上,輕輕的、慢慢的,刺入。
  血液湧出,滑過臉蛋,落在黑色的浴衣上,不見任何蹤跡。

  「我吃了你,好不好?」鼻尖蹭著鼻尖,不顧對方驚恐的表情,發出笑聲。

  生理淚水從鳳眼滑落,紅色的眼影依舊鮮紅奪目,讓鬼燈聯想到黃泉路上盛開的彼岸花,有花無葉,有葉無花,無法相見。慾望再次被挑起,扣住對方的腰部,以常人無法做到的力道用力操弄柔嫩的小穴,淫糜的水澤聲、壓抑的抽泣聲、肉體碰撞的啪啪聲,再度充滿小小的房間。

  什麼時候才能到頭呢?也許根本沒有真正的結尾。
  墨黑的眼睛中,微弱的光芒,啪的一聲,熄滅。

  FIN

  舊文重修再發again(ROFL
  今天我的哀鳳出了點小問題所以………RY

  將近一年前的作品,這就是我心目中的鬼白!!!!!!!!
  談性不談愛,然後腥煽色,總有一天鬼燈一定會完全吃了白澤~~~
  覺得神獸型態的白澤也可以上的我一定哪裡有事(躺平)

  感謝閱讀。

  綺雨,20140223 P.M.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