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葉ALL本《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試閱01

  ☑ 在硝煙中親吻彼此、韓文清--大漠孤煙

  ☑ 葉修X韓文清/葉韓

  ☑ 節選

  那天早晨,葉修醒來時,身旁的韓文清還在睡,他坐在床上怔了會,又看了眼旁邊睡得正酣的韓文清,這才下床去尋散落在地板各處的衣物,他撿起扭成奇怪形狀的牛仔褲及沾染精液的內褲,果斷將後者丟進垃圾桶。穿上牛仔褲,胯部較為細嫩的肌膚磨著硬挺的丹寧布,受到刺激的性器勃起,葉修不以為意,也就不把褲頭繫上,漫步至浴室放水梳洗。
  把自己打理好並走出浴室,葉修望著床鋪,面無表情,長期待在室內而慘白的面孔置於昏暗光線中格外鮮明。床上的韓文清已清醒,他回望葉修,向來冷硬的臉上盡是慌亂。
  「葉秋……」他喊,不顧生理上的不適奮力下了床,全身赤裸的模樣讓他感到羞恥,隨手拉了被單遮掩住下身的狼藉,他想靠近離他幾步之遙的葉修,卻被昨日還在他身上四處留下痕跡的嘴中吐出的話語當場凍在原地。
  「韓文清,我幹得你爽嗎?」葉修問。此時他身上不見平時的散漫,一種叫做世家氣度的東西從他的姿態中表露無遺。即便他赤裸著上身、褲頭半開隱約可見蟄伏其中的陰莖及毛髮,還是可以從中看見他的從容不迫。這樣的一個姿態理當讓人為自己感到尷尬,但葉修不,他就站在那裡,靜默地站在那裡,不論是誰看到現在的他第一個反應絕不會是為這個人羞恥,而是心驚--這樣的氣度不像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能擁有的,太過霸道淡然。
  嘴巴開了又合,韓文清一句話都說不出口,手足無措的站在床邊,冷汗爬滿整個背瘠。
  「說說你想要如何。」葉修說,低下頭視線在地板上逡巡,走了幾步將地上的菸盒及打火機撈起,點了一根,深吸一口,讓尼古丁侵蝕自己的肺部。
  這舉動打破了韓文清的僵硬,他捏緊圍在腰間的布條,把心底的慾望道出:「我想要你。」說完,他略為絕望地閉上眼,他早知道自己的不正常,從第一次見到葉秋本人起他就魔障了,陷入一個名為慾望的心魔。一次次PK場中的失敗,他應該要感到不甘心或其他,但硬得發疼的性器官卻一次次提醒他自己是個變態--一個想被自己的頭號宿敵操的變態。說出來後,他有種解脫的快感,早該這樣了,說出來,接著被狠狠拒絕,這樣他才能走向正常的人生道路,退役後普通的娶妻生子,像每個「正常的」男人一樣,而不是在酒後下藥,讓另外一個男人侵犯自己到最深處。
  「你想要我?」葉修重複了一次,波瀾不驚。他的語速很慢,猶如一個高雅的紳士細細咀嚼口中的牛排,然後,他又深深了吸了一口煙,邁開步伐在韓文清面前站定,噴他一臉二手煙。
  不習慣煙味的韓文清劇烈咳嗽,眼角泌出淚水,他慢慢地感到憤怒,覺得自己被戲弄,他張口質問:「你什麼意思?」
  葉修輕笑兩聲,說:「韓文清,我不會是個好情人。」伸手摸了摸韓文清的臉,「我沒有辦法給你你想要的。」
  這時,韓文清才真正感覺到絕望,這個人竟連一個機會都不給直接宣判他死刑,墮入地獄的痛苦也不過如此。他握緊拳頭,羞憤得無地自容,他果然不該嘗試去乞求這個人,不過是徒增難堪,但如果不去嘗試他又不甘心,在短短人生二十載中,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想要一個人,如果不做任何嘗試就放棄,他一輩子都會活在悔恨之中。
  韓文清從來都是一個擁有傲骨的人,若是他生在古代必是一個鐵錚錚流血不流淚的馬上男兒,他會保家衛國,用血汗保護所有。他從來不懂得妥協,只知一往直前,就像他對所有隊友說的:「一如既往。」這個詞可以表明他的一切--他的個性、他的處世態度、他的戰鬥風格皆是如此,所以他在察覺自己對葉秋的背德情感後,選擇給酒量不好的葉秋一杯摻有白酒及春藥的飲料,然後讓他上了自己。
  「我知道。」韓文清突然感到眼眶一陣灼熱,他抬起下巴,仰望天花板上昏黃曖昧的燈,「我本就不期望與你交往。」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葉修嗤笑,「我就問你一句話,老韓,你介不介意我心裡有人?」
  「誰?」韓文清驚愕,覺得昏眩不已,原來這人早就有傾心之人,那他麼所作所為不就像個笑話?一個賤字了得啊!下賤地讓一個同性侵犯自己,不是犯賤是什麼?
  「他死了。」葉修說,很平靜。
  「……我很遺憾。」活人永遠爭不過死人。韓文清想起這句話,他似乎是在某部狗血連續劇中看到的,沒想到真實的人生永遠比戲劇精彩,他也成了永遠爭不過的那一個。
  「其實直至今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愛他。」葉修自嘲,「當他真的不在了,我才知道自己沒他真的不行,但又能怎樣?死都死了。」
  韓文清沉默,畢竟他不知道死得那個人到底是誰,說什麼都不對。
  葉修撿起地上的T-shirt甩了甩便穿上,拉鍊拉起的聲音在靜默的房間格外刺耳。
  「你……要走了?」韓文清有些遲疑,他伸出手想碰觸葉修,手在空中浮了半天,終究又放下。
  「該說的我都說了,留下幹什麼?幹你嗎?」葉修莫名其妙地看著韓文清,「我今天還要搭飛機回H市呢!」
  「你!」韓文清面紅耳赤,到底是他理虧在先,而且打嘴仗向來不是他的拿手項目,無力反擊。

  「老韓,我先走了。」離開前,葉修給了韓文清一個親吻,「再見。」
  「……再見。」韓文清傻愣愣地看著葉修頭也不回地離開,過了會才驚覺,這事就這樣成了?


  ──試閱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