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葉ALL本《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試閱02

  ☑ 直至夏日終焉、孫哲平--再睡一夏

  ☑ 葉修X孫哲平/葉孫/修平

  ☑ 節選





  那年夏天的尾巴,孫哲平因手傷而退役。
  這年夏天的初始,孫哲平與葉修墮入慾望之中。
  一個夏天的熱戀,尾聲到來時,你怎麼選擇?



  葉修從沒想到,他會再遇到孫哲平。
  那個人還是像記憶中一樣--一雙狂放上挑的鳳眼、漂亮的古銅色肌膚、面上的笑張揚而恣意,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停留在那個繁花血景的夏日,一時間,葉修有些恍然,卻很快便恢復到往常的慵懶。當下,葉修便決定要將這個人攬進興欣中,即便只有一個挑戰賽也夠了,這個人能為隊伍帶來極大的戰力。
  三言兩語決定了孫哲平未來半個賽季的去向,而葉修卻在那雙鳳眼中看見與當年如出一轍的瘋狂。

  當日下午,當所有人都在訓練室中玩榮耀時,葉修卻被孫哲平堵在走廊,退著退著他們就進了樓梯間。
  「葉秋……啊現在該叫你葉修了。」孫哲平說,「怎麼搞得這麼麻煩?名字還能換?」
  「葉秋是我雙胞胎弟弟的名字,當初拿了他的身分證。」葉修說。
  孫哲平沒有接下這話荏,凝望著比他矮上幾公分的葉修,俯下身便吻了上去。他的吻和他的戰鬥風格如出一轍,瘋狂、暴躁、積極,絲毫不給葉修反擊的空間,只知埋頭往對方嘴裡鑽,但葉修是何許人也?被動從來都不是他的風格,他抓住孫哲平的腰骨,下身磨蹭他的,孫哲平瞬間就興奮了,他任由葉修將他抵在牆上,慢慢地乖順下來,接受葉修的親吻。
  唇舌剝離,一條細細的銀絲牽在彼此之間,而後斷掉。
  「我們來做吧。」孫哲平說,他蹲下身,細長的鳳眼上挑,得意放肆。
  「嗯。」葉修的跨下磨蹭著他的臉,慣於用身體對談的兩個人很快便進入狀況。
  孫哲平咬開葉修的褲頭,緩慢地把拉鏈咬下,露出裡頭純黑的內褲,鼓鼓的一大包,非常的有分量。鮮紅的舌尖於唇縫間若隱若現,一點一滴將內褲濡濕,原本就半勃起的陰莖在這樣若有似無的刺激下完全硬起。
  確定葉修的欲望已經被徹底挑起,孫哲平這才把他的內褲咬下。碩大的性器彈跳而出,正好擦過孫哲平的臉頰,他非但不訝異,反而淡定的蹭了蹭,還伸出手惦惦陰囊的重量,開口:「很久沒發洩了?」
  葉修沒有回應,只是將孫哲平的腦袋向下壓,龜頭捅入微張的嘴中。孫哲平大張口腔,順從地含入碩大的性器,上下吞吐並細細啃咬陰莖上賁發的經脈,偶爾也將陰囊整顆吞入,或者輕咬會陰。葉修至始自終都沒有哼過一聲,只有呼吸聲略為粗重。他凝視著努力為他製造快感的孫哲平,突然憶起當年見到孫哲平的樣子,當時還是少年的他剃著一頭板寸,慵懶地和他握手,隨意和他侃了幾句,而後於場上廝殺。
  落花狼藉的瘋狂,是當年的職業聯盟中,讓葉修難忘的東西之一。
  他從沒想過,他們會變成今天這樣的關係。更準確一點說明,與很多人的關係他都沒有想過會成為如今這樣。
  「你不專心。」孫哲平親吻了下葉修的陰莖,「在想什麼?」
  「沒什麼。」葉修回過神,居高臨下的看著孫哲平,「起來。」
  孫哲平聳聳肩,站起身。
  葉修又看了孫哲平幾眼,將他的左手拉至眼前,他細細摩娑纏於上的雪白繃帶,從手指開始,一根根的慢慢觸摸 ,直到繃帶纏繞的底部。十指連心,孫哲平感覺一種難以言喻的酥麻順著血管逆行而上,從被葉修撫摸過的每一處蔓延開來,原本就挺立的下身更是硬得發疼。
  「哈啊……」孫哲平忍不住輕喘一聲,反握住葉修的手,拉至他的褲頭處,「葉修,摸摸我。」
  「嗯。」葉修回了個鼻音,解開對方的褲頭,並把他壓到牆上,熟練地替孫哲平手淫,同是男人他很清楚碰觸哪些部位能讓孫哲平獲得快感,他抬頭,正好望進那雙鳳眼中,裡頭慾望滿載,朦朧瀰漫水霧,像是西湖的清晨,月亮正好從山的那頭降下,濃霧遍佈湖面,於上翻滾。葉修吻了他,讓理智淹沒在對彼此的慾望中。莫約十分鐘後孫哲平洩在他手中,就著手上粘稠的液體,手指捅入狹窄的肉穴中。
  「喂!我褲子還沒脫!」孫哲平抗議,對葉修使用一個頭鎚,「這樣很難做。」
  「好。」葉修低笑兩聲,將孫哲平的牛仔褲連著內褲拉了下來,手指在穴道中進出,在裡頭畫圈按摩內壁。由於很久沒和孫哲平做愛,葉修格外有耐心,直到穴道中可容納三根指頭才將性器推進。
  「嘶⋯⋯」孫哲平仰起頭裸露出頸部,表情快意中夾帶絲絲不知所措,身體被緩緩貫穿的飽脹感不論多少次他都無法習慣。
  葉修將孫哲平向上提了提,把他困在雙臂間,接著,他不斷將人向上頂,陰莖在溼答答的穴道中快速進出,使得對方發出低啞呻吟。
  「好爽⋯⋯哈啊⋯⋯再快點!」孫哲平向來是個豁達的人,叫床這檔事對他來說毫無壓力,向來是沒羞沒躁地喊,喊得葉修不得不與之親吻封住那些細碎的聲吟,以防過大的音量引來他人的查看。他的T桖被葉修拉起,在他赤裸略有些肌肉的身軀胡亂撫摸,激起孫哲平陣陣戰慄,他不僅緊緊扣住對方的肩膀,抓得對方的衣物起皺,露出一截白皙肌膚。
  葉修做愛時不太喜歡說話,除非對方真的說了什麼刺激到他,不然葉修基本上是不會說話的,他做一件事向來是專心致志,這點也顯現在做愛這檔事上,他會專心地給予對方快感,當然也不會委屈自己,讓雙方的快感永遠處於最高點。
  「葉修……」趁著接吻的空檔,孫哲平輕聲喊道,這個名字在他舌尖滑動,而後下嚥,刻至骨肉深處,在他的血肉中流暢,活在他的每一次呼吸中。
  「嗯。」葉修回了個單音,抓緊孫哲平的腰部,大力衝撞對方,每一下都在前列腺周邊遊走,偏偏不給一個痛快。



  ──試閱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