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葉ALL本《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試閱03

  ☑ 行行重行行、王杰希--王不留行

  ☑ 葉修X王杰希/葉王

  ☑ 節選




  白皙的手指搭在純黑的馬克杯上,黑與白的強烈對比讓人聯想至站在一群黑色西裝男人中的新娘。而就像每一個職業選手,王杰希也擁有一雙非常漂亮的手,這雙手白皙透亮,指甲修理整齊,透出底下淡淡的肉色,手指修長有力可以在鍵盤上飛快舞動,以出其不意的戰術讓敵方措手不及。
  王杰希垂下眼睫,輕啜一口咖啡。
  「找我有事?」葉修慵懶地靠在椅背上,這個男人總有本事把任何一個不同的環境變成他自己的舒適圈,不論是身處人聲鼎沸的夜市、人來人往的火車站亦或是少許人聲的咖啡廳,他總能擁有一方自在天地。
  「聽說你是總領導?」王杰希問,下意識轉了轉銀色尾戒。
  「是又怎樣?」葉修伸出手將玻璃杯拉近並攪動吸管,冰塊與玻璃杯撞擊發出清脆聲響。
王杰希沈默,他的視線放在葉修身後的某一點,略微失焦,葉修看得到他瞳孔中倒映著自己的身影,還有那雙漂亮的褐色眼睛,雖然有明顯的一大一小,但總體來說,這依舊是一雙很好看的眼睛。
  過了很久,久到葉修都把他的冰咖啡吸完餘下冰塊沈在杯底緩緩融化。
  「喀喳。」葉修咬起冰塊,一顆顆的咬碎進肚,「大眼,這裡可以抽煙吧?」
  「不行。」王杰希回答。
  「那我出去抽根煙你想好再來外面和我說,帳順便結一結。」葉修說,也不看王杰希的反應乾脆利落走人。推開玻璃門,春光乍洩,潑灑滿地溫暖,他在花圃旁的紅磚上坐下,叼一根煙,熟練地剝開打火機按了兩三下這才發現沒瓦斯了,一個正抽著煙的青年走過,身後背著吉他,長得乾乾淨淨。
  「喂!小夥子,借個火!」葉修喊住他。
  「咦?喔好。」青年在褲袋中摸索打火機,而葉修卻沒那個耐性等他在那兒磨唧,一個小時沒有抽煙讓他渾身不對勁,他走上前就著青年嘴中的煙頭點煙,距離近到可以感受彼此呼吸,青年的臉騰的一聲紅了整片。
  葉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煙,讓熟悉的尼古丁侵蝕兩片肺葉,吐出一片煙霧,這才開口:「謝了。」
  王杰希走出咖啡廳時,正好瞧見葉修的煙湊上青年的,心臟驟然揪緊,好似有什麼東西在胸腔搗鼓,讓人心慌意亂。他閉上眼,努力讓自己靜下心,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葉修與別人有如斯親密的舉動,他曾看過韓文清與之爭執、看過孫哲平與之在街上晃蕩、看過江波濤周澤楷……這個人身邊總是聚集著無數的愛慕者,所有人都想獨佔,可是--
  葉修不會屬於任何人。
  和別人爭男人這種事王杰希是做不來的,雖然也曾希望葉修屬於自己,但這終究是奢求,最終他也只能讓步,繼續把自己包裹在堅硬的殼中。
  葉修曾說,王大眼把自己包在屬於自己的護盾當中,而只要把那層殼揭開便能看到底下隱藏的很好的寶藏。這個男人總是這樣,幾句話把別人的心湖攪亂,而自己卻能保持超然的地位,高高在上冷眼觀察世間。
  「大眼?」葉修喊,「你還好吧?」
  王杰希張開眼,正好對上葉修略含關心的眼眸。
  算了。他想。
  算了。

  「葉修。」他說,「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嗎?」
  「好啊。」葉修答,毫不猶豫地。



  說起他們的初次見面,就不得不提起方士謙。
  讓當年的王杰希意外的是,方士謙和葉秋竟是好友,更精準的說明,是損友,他們一見面上下兩片嘴皮一碰便是一場唇槍舌戰,極盡諷刺的言論從各自對方吐出,毒液噴灑滿天,讓王杰希整個人傻掉了,網游中自然會有這種俗稱垃圾話的對戰方式,但把那套搬到現實中王杰希倒是第一次看到,長見識了。
  「爽!」最後,方士謙大讚一聲,然後摟著葉修的肩哈哈大笑,「和你講垃圾話就是爽!」
  葉修呵呵一笑,說:「不敢當啊。」
  「老葉我和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家的王杰希!」
  「葉神好。」王杰希說。
  「杰希,別叫他葉神!叫葉秋就好了。」方士謙哼哼兩聲,「怎麼都沒聽你叫我方神?」
  「老方,憑你那個水準的治療技術還想稱神?」葉修說,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方士謙。
  「囉嗦!我總有一天會稱神!」方士謙大聲嚷嚷,給了葉修一拐子。
  王杰希感到無所適從,這兩人在一起自然而然地成了自己的小圈子,他不知道該怎麼插入。
  「你就是那個玩魔道學者的?」葉修沒有繼續和方士謙廢話,他看著王杰希問,「打法還不錯,很有趣。」
  「……謝謝。」
  「你很看好杰希?」方士謙問。
  「你不也是?」葉修反問。
  「英雄所見略同啊!」方士謙得瑟。
  兩人都笑了,於是王杰希也跟著笑了。
  那天晚上他們聊了很多的榮耀,王杰希也聽到很多職業圈老一輩的八卦祕聞,也是那天,他知道了葉神的真正長相、知道葉修離家出走是為了榮耀,他那時候就想,原來世界上真有如此愛榮耀的人。後來他才曉得,原來葉修打榮耀的理由不僅僅是為了讓自己站上顛峰,更有那麼一個人深深地佔據葉修心中最柔軟的那一塊地方。
那是他們這群人從來無法觸及的地方。



  ──試閱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