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精神病30題之2、偏執症、王子威廉

  ☑ 古魯瓦爾多X威廉/王子威廉/王佐/王國主從

  ☑ 精神病30題






  02、偏執症

  「說明你今天沒有準時回來的理由。」古魯瓦爾多坐在羔羊皮製的黑色沙發上,十指閒適地搭成塔狀,雙腳交疊,視線放在不遠處的老掛鐘上,五點四十五分。
  「殿下,屬--」
  「庫魯托少佐。」古魯瓦爾多打斷威廉的話語,「我不想聽到任何的辯解。」
  「屬下錯了。」威廉跪在古魯瓦爾多腳前,上身挺直,綠瞳中印著對比強烈的鮮紅,臉上沒有任何的不滿,只有順從,服侍古魯瓦爾多數年,他早將他的主子性子摸得透徹,他的主人不喜歡他有任何的反抗舉動,也不喜歡他違反他的命令,即便是因為不可抗力而違背,在古魯瓦爾多眼中也是一件大事。
  古魯瓦爾多將視線移至威廉身上,血紅的雙眸澄亮,在溫暖的橘光中游移,削薄的嘴唇開合:「威廉,複述一次我的命令。」黑色皮靴包裹的腳底不輕不重地踏上威廉的褲檔處,使得他發出一聲古怪的呻吟。
  「要在您到家之前到家。」威廉回應,努力不讓聲音變得更加奇怪,可性慾已從與他的殿下接觸所在席捲全身,讓原本正常的一句話硬是有種蠱惑的感覺。
  「很好。」古魯瓦爾多道,「自己處罰吧,我懶得動手。」
  咬緊牙關,威廉二話不說賞了自己十巴掌,他能感受到主子的視線停留在他的臉上,但他不敢再望進能將他整個人吞噬的血潭。處罰結束後,威廉低頭凝視踩在自己下體上的靴子,原本就散逸在四處的皮革香味在這一刻倏然清晰,一股腦地竄進鼻腔之中,他深吸一口氣,幾乎沉迷在這醉人的芬芳中。
  「哼。」古魯瓦爾多瞇起雙眼,腳往下一踩,靴底狠狠壓上勃起的性器。威廉能夠清楚地描繪出鞋底的紋路,他雙手背後,渾身一僵,接著又慢慢的放鬆,古魯瓦爾多早已不是不懂性慾的孩童,他知道這是射精的反應,空氣中緩緩瀰漫的腥羶味證明事實。
  古魯瓦爾多突然覺得無趣,連原本的怒氣也毫無預警地消散,他站起身,準備回房休息。
  「殿下!」威廉驚慌失措地喊道,幾乎可以稱作為淒厲的叫聲,他的殿下從未沒有這般簡單就放過他,他不明白今天是怎麼了?
  古魯瓦爾多頓了一下,他回過頭,眼神凌厲,「還有什麼事?」
  「殿下,屬下不敢了--」威廉膝行至古魯瓦爾多腳旁,他伸出手想抓住對方的腳,卻在碰到前又硬生生縮回手。古魯瓦爾多不喜歡沒有經過同意的碰觸,就算是來自於服侍他多年軍官的體溫也不行。
  「你有什麼好不敢的?」古魯瓦爾多問,「你都敢違抗我的命令了,你又有什麼好不敢的?」
  「屬下不敢的。」威廉連續嗑頭,肉身撞擊在白瓷地磚,鮮血從額角倘流而下,鐵鏽味飄散而出,惹得古魯瓦爾多的鼻翼微微搧動,他單腳踩踏到威廉的背部,形狀完美的肩胛骨突出,尖銳得像是下一秒潔白的翅翼會從中生長而出。

  「沒有下次。」最後,他說。




  FIN

  幹我覺得我真的會日更😂😂😂😂😂😂😂😂(喔

  這次是王子的偏執症!!!!!本來想寫個王子嫉妒之類ㄉ 但想想覺得不科學就寫成不准違抗命令ww
  覺得威廉不是狗 擁有身為軍人正直的威廉才是威廉!!!!!
  寫的時候很努力的把腦中的威廉狗狗去除掉 威廉狗好萌但不行ㄜㄜㄜㄜㄜ
  支配者與臣服者,也就是Dom&Sub,這才是我心中王子與威廉的關係!!!!!!!!^qqqqq^(萌CRY
  好難解釋 也許有機會會寫得詳細一點XDDD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估狗BDSM 這不是單純的SM 還有包含一些其他的 但比較雜一點XD

  感謝閱讀。

  綺雨,20141220 A.M.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