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在藥妝店徘徊的身影、漾因

  ☑ 褚冥漾X安因/漾因

  ☑ 第一篇

  ☑ 各種私設注意,尤其是天使的部分

  ☑ 印量調查中→





  很少人知道,其實天使有男女兩套完整的生殖系統,所謂的無性別是指無性生殖。天使沒有懷孕一說,繁衍方式是每年會有新生兒從各部族的聖泉中誕生,而後由聖殿的大天使們扶養長大。

  安因也是這樣長大的。

  有兩套生殖系統對身為黑袍的安因來說只有一個困擾--生理期。

  每當這位「好朋友」來臨之時,前三天他總會痛到無法行動自如,所以當生理期快來的時候他總得推掉一些任務,幸好公會方面十分體諒女ㄒ……天使的難處。公會在袍級的健康上還是十分人性化的。

  同身為女……有生理期的黑袍,奴勒麗常常介紹安因一些好用的衛生棉或者女性用品,但這次奴勒麗介紹的事物著實讓安因大開眼界。

  「安因,我在原世界找到一個神奇的東西呢。」美艷的惡魔愉悅地甩著尾巴,「這東西叫做衛生棉條,我發現之後試用了一兩個月,確定比衛生棉好用多了才介紹給你喔~人類真的是很有趣的生物,什麼有用的東西都搞得出來。」

  「這……怎麼用?」安因皺著眉,古怪地看著手上的衛生棉條,這種條狀物真的能塞到裡面嗎?

  「你看包裝啊,有說明的。」奴勒麗指著外包裝上的示意圖,對安因拋了個媚眼,「如果有問題可以來問我,姐姐我可以親手幫你塞~進~去~喔~」

  「不需要。」安因斬釘截鐵地回答。

  「不用害羞嘛,姐姐技術很好的~」

  「我會自己研究,謝謝妳的棉條。」果斷結束話題,安因拿著剛獲得的東西回房。

  嗯,下次生理期的時候再來用用看吧。


  *


  褚冥漾在藥妝店的女性生理用品區看到安因時,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但那個身形真的跟他的家教老師很像,腦補了幫女朋友買衛生棉、不小心走錯區還有其實是安因自己要用的這三個可能並通通被自己駁回後,褚冥漾決定上前打招呼。

  「安因?」

  「漾漾?你怎麼會在這?」鎮定地把正在研究的棉條跟棉片放回去,安因回過身疑惑地看著褚冥漾,緊張的手心直發汗。

  「我出來幫我姐姐買衛生棉。」褚冥漾說,伸手搓搓鼻尖,「那你怎麼在這區?是走錯了嗎?」

  「我以為這是新型的符紙。」安因微笑著說出剛剛想出的藉口,他相信以褚冥漾的腦是不會聯想到這是他自己要用的,殊不知擅長開腦洞的妖師已經想過這樣的可能性,「我沒有看過這種東西。」

  對齁天使是無性別的,難怪安因不知道這東西……褚冥漾心想,但要怎麼跟沒有生殖觀念的天使解釋衛生棉是什麼啊?這樣該不會要幫安因上一堂健康課吧?沒想到我也有教安因知識的一天!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小激動啊!!

  「這是女孩子每個月會用到的東西,不是什麼新型符紙喔。」褚冥漾解釋,「這跟人類的生殖方式有關,女孩子每個月會從子宮排出死掉的卵子--」

  「漾漾。」安因尷尬地打斷褚冥漾的瞎叨叨,「我知道這個方面的知識。」

  「啊……」褚冥漾也覺得超級尷尬的,他腦中閃過一排跑馬燈:呵呵讓你愛講、讓你愛炫!出糗了吧!呵呵、呵呵可是好像哪裡不太對?

  「不對啊,既然你知道月經那你怎麼不知道衛--」生棉是什麼?

  難得腦袋靈光一下的褚冥漾被安因摀住了嘴,謊言被猜穿讓原本就不擅撒謊的木天使臉紅,他壓低聲音在對方耳邊說:「這個不是重點,總之你今天在這邊看到我的事情不要說出去!」

  褚冥漾猛點頭,其實根本沒聽清安因再說什麼,他只知道木天使的唇擦過自己的耳殼,觸感軟軟的、噴出來的氣息濕濕熱熱的,還有摀在自己唇上的手……他覺得嗯,內心的小野獸要出籠了──

  「我先走了,不准說出去!」安因看著褚冥漾傻得不能再傻的樣子,瞬間放棄拯救對方的念頭,他故作兇惡地丟下一句話,甩頭就走,沒想到卻被對方抓住手。

  「對了、安因,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麼?」畢竟是自己的學生,安因停下腳步耐心地等待妖師的下一句話。

  「你,有生理期嗎?」褚冥漾選擇了一個比較委婉的問句。木天使曾說過他沒有性別,從這點開始發想,後續的念頭像泡泡一樣不斷地冒出,他忍不住好奇起天使的生殖系統,無性別這個概念指的到底是哪個部分?為何安因的個性如此偏向男性?但天使也不是沒有女性化的啊……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超級好奇的,如果今天沒有得到答案,他就、他就--嗯,好像也不能幹什麼耶呵呵,這種事關種族的問題總是比較敏感一些。

  「你問這什麼問題啊!也太失禮了吧!」安因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瞪向褚冥漾,他知道因為從小就生活在原世界所以妖師青年在某些部分會顯得很白目,但這次未免略過頭了,而且他們現在身處於公共場合,直接問出來實在是太沒有下限了!

  「對不起!」褚冥漾在問出來的瞬間就想殺了自己,古人誠不欺我,好奇心真的會害死貓啊啊啊啊啊啊──


  這段偶遇最後以安因匆匆而走畫下句點。

  褚冥漾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充滿惡意,尤其是他衝動的這個部分。

  他垂頭喪氣的空手回家,回去後被褚冥玥罵了一頓又被丟出來一次,再度踏出家門的瞬間,褚冥漾再次體會到自己的衰運沒有極限。

  果然還是很好奇啊……


  距離遇到安因又過了幾天,褚冥漾對天使的生殖系統還是非常好奇,而且那天安因的反應激烈,他猜是不是他問的那個白癡問題是真的存在的,如果安因有生理期的話,那是不是會經痛啊……老姊平常月經來的第一天都會特別暴躁,他也曾經聽說有的女孩子會痛到在地板上打滾,當他想到安因跟女孩子一樣有經痛的困擾時,不知為何感到一陣胸口發悶,心塞塞的。

  在課間的休息時間,好友們照例以褚冥漾為中心點圍成一圈,聽著千冬歲敘述上次任務途中遇到的趣事。褚冥漾卻腦洞到天際,身為一個資深魯蛇,網路理所當然的是他第二個家,所以他真心看過很多神秘的東西,而在這些東西裡面雙性人算是最普通的。

  是的,褚冥漾猜測安因有兩套完整的生殖系統,這是他所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釋,不要問他為什麼會突然聯想到這種可能性,他也不想的啊。有的時候褚冥漾真不希望自己如此會腦補,也許是妖師之力的關係又或者是他的腦補能力太好,他的腦捕有十之八九會成真。

  這頻率也是高到醉了。


  「喵喵,你今天臉色好蒼白,還好嗎?」注意到唯一的女孩看上去不太舒服,褚冥漾趁著千冬歲的話句間隙順口問了一句。

  「只是生理期來了。」喵喵回答,露出一個可愛的微笑,「我算是經痛不太厲害的類型,庚生理期前二天都會痛到不能上課呢。」

  「這麼嚴重啊……」

  「是呀!像安……我是說有些袍級不能出長期任務就是因為經痛太嚴重,疼痛導致他們的力量減弱,這個時候當然是不能出太危險的任務啦,公會在這上面還是挺人性化的。」喵喵解釋,但褚冥漾還是注意到了話頭的遲疑,安開頭的袍級他只想到某位天使。

  「那個、喵喵。」褚冥漾猜測身為醫療班的喵喵一定知道關於天使身體的資訊,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個答案很重要,他靠近米可蕥耳側,以細小的氣音問:「你知道安因的身體狀況嗎?」

  「我當然知道啊。」喵喵也同樣以細小的氣音回答,這樣感覺像是在講什麼秘密呢,「負責他的的人是我呦,怎麼了嗎?」

  「我只是很好奇他是不是嗯,有那個。」褚冥漾不敢在教室裡講得很清楚,畢竟他的周遭生活著一群火星人,就算是用氣音在交談,他相信只要有心每個人都能知道他們的對話內容。

  「那個是哪個?」可惜喵喵的電波跟褚冥漾根本對不上,無法理解那個是什麼。

  「我大概知道漾漾在說哪個。」千冬歲說,他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卷卷軸,遞給了褚冥漾,「看完記得燒掉,我注意到你最近都在找相關的資料,不過這種資訊是不會記錄在無袍級的圖書館的。」

  「……謝謝。」褚冥漾接過了卷軸,他就知道就算音量降得再小聲都會被聽見啊啊啊,可是為了這種事情請老頭公架結界又太小題大作了,請米納斯就更不可能了。


  *


  一天的課程結束,一回到黑館,褚冥漾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千冬歲給他的卷軸。


  天使生理之謎大解密!

  眾所皆知,天使是無性別的。

  想必各位一定很好奇天使的生理構造究竟是如何?

  雖說生理上是無性別,但基於成長環境以及個性影響,天使會自由的長成自己所以喜歡的體態。假使一個天使希望自己是男性,那麼他就會是個男性,反之亦然,而認為自己是女性的天使在成年後會擁有第二性徵,胸部會生長出脂肪,身體線條也會變得較為優美。

  而下半身的部分,不論天使如何選擇自己的性別,都會擁有兩套成熟的性器官,也會有經期。

  天使的生育方面,基本上,每年會有新生兒從各部族的聖泉出生,而後交給聖殿的祭司們扶養長大。所謂的無性別,指的其實是生殖方式,也就是無性生殖。

  然而天使真的只有這種生育方式?這一塊便是他們一族的秘密了。


  褚冥漾覺得自己的三觀再次被毀掉了,他已不想細數自從進入這間火星人學校後他的三觀被毀掉重建多少次。愈是了解這個世界變愈發了解到,兩個世界的不同絕不是區區言語可以解釋的,唯有親自體驗才能真正的理解。

  天使這個種族比褚冥漾貧乏的想像力要來得可怕多了。雖說平常他也會在網路上看各式各樣的小說動畫,或者玩玩遊戲,但是他沒有想過二次元的設定會真實出現在他的現實生活。這種感覺就像不過是隨口開的一個玩笑或者編的一個故事在第二天就成真了一樣,妖師的力量才不是拿來這樣用的!好吧,他也知道天使的生理構造跟他的腦洞沒有關係,畢竟天使延續了上萬年,他小小一個妖師才沒有力量撼動。

  說起有兩種生理構造,褚冥漾不由自主想像起安因懷孕的樣子。


  陽光輕柔地散落在木天使身上,一頭柔順的金髮發出微光,閃閃發亮。英挺的五官不似平常嚴肅,反而柔和輕暖,散發著母性光輝。許是因為懷孕的關係,頭髮太長不好整理,所以梳成了一個大麻花。辮子末端掃在突起圓潤的腹部,隱約可見胎兒在裡頭活動,不時有一個腳掌印或者某個部位浮現於肚皮表面。每當這個時候,安因便會伸手撫摸嬰孩,像是在安撫,又像在與孩子互動。

  他聽得見安因用他所聽不懂的語言與孩子交談,等孩子安靜下來了,他又哼起了歌。溫暖的旋律在空氣中擺盪,舒緩得讓褚冥漾昏昏欲睡。

  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議。


  那畫面太過美好,褚冥漾沉醉其中,有一個瞬間,覺得那要是真的該有多好。

  回過神,褚冥漾不僅為自己的想像臉紅,實在太不要臉了!他怎麼有臉去意……他是說想像安因懷孕的模樣?

  可是,如果那個畫面真有機會存於自己的生命之中,想必會成為一個核心記憶,構築起屬於家庭的一切。

  成家立業,這莫約是每個男人的夢想,褚冥漾也不會例外。

  他曾經想過自己將來伴侶的模樣,也許是一個溫柔的女性?但他也不過是想想罷了,愛情終究離他太遠。

  褚冥漾從沒談過戀愛。他不知道,有些感情便是從單純的「好奇」開始發展,終成愛情。



  TBC
  褚冥漾吃大便!!!
  容許我用這樣ㄉ開頭
  但是褚冥漾吃大便
  然後我要繼續寫稿了,希望12月能順利寫完TT
  是的,這一篇是新刊,預計會公開全文,本子會收錄精修過的全文&新增一到兩篇不公開番外
  我會努力寫完,應該沒問題我最近功課做完了很閒.....
  還有一個半月(

  感謝閱讀。

  綺雨,20151018 AM 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