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偶然看見的不明血跡、漾因

  ☑ 褚冥漾X安因/漾因

  ☑ 第二篇

  ☑ 各種私設注意,尤其是天使的部分

  ☑ 印量調查中→







  由於浴室有一個奇怪的人偶,所以褚冥漾一直沒有去使用,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用冰炎的浴室。即使後來賽塔告知他人偶不會傷人,蹭別人浴室這個習慣還是保留下來,而且一留就留到他大二,一個理當獨當一面的年紀。

  今日,褚冥漾去蹭了安因的浴室。說不清是為了釐清心中那一點悸動抑或是想要跟對方有多一些的接觸。

  他洗澡前習慣先蹲個廁所,所以當他丟垃圾的時候視線自然往垃圾桶移動,於是他看見了--

  在家裡廁所,姐姐每個月特別暴躁的那幾天,會出現在垃圾筒的沾血衛生紙。

  天辣。

  褚冥漾心中只有這兩個字,還不斷地放大刷頻,多得像是逼哩逼哩最熱門的影片上彈幕。

  那不會是我想的那個吧?褚冥漾深情凝視那張衛生紙,猶如上面的血跡是他前世的愛人一般專注,他抽出一張符咒,默默地喚出一把木棍,然後他去攪動了一下垃圾桶,果然看到他想到的那個。

  衛生棉。

  呵呵。

  褚冥漾再次感覺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惡意。

  他就不該懷疑千冬歲給他的捲軸,神諭家族之人給出的東西怎麼可能是作假的?



  當褚冥漾洗好澡出去時,安因伏趴在窗邊睡著了,腿上擱著一本翻閱到一半的厚重書籍。金色長髮如瀑布,傾瀉而下,掩蓋住精緻的半張臉,並隨著呼吸起伏而顫動。他瞬間聯想起昨天的妄想--關於孕婦的那個部分,但他立刻強迫自己從那些畫面拖出,有這種幻想絕對不會是一種好事。雖然不清楚是哪個部份讓他覺得不好,但他的直覺提醒他不該再繼續深究下去,最後所導出來的結論絕對不會讓他相當愉快。

  褚冥漾沒有擅自靠近安因,長期跟黑袍們相處的經驗告訴他不要隨便接近熟睡的袍級,十有八九會被當成入侵者喀擦掉。

  「安因?醒醒。」站在離木天使約一步之遙,褚冥漾沉聲喚道。

  「唔……」安因從渾噩中醒來,呆滯地直視褚冥漾,眼瞳無焦距,湛藍一如晴空。

  這是褚冥漾從來沒有見過的木天使。

  通常來說,他認識的黑袍全都是一醒來就馬上進入狀況,他第一次遇到有人一醒來是這種狀況,而且他並不是第一次喊醒安因,卻從來沒有類似情形發生。

  「安因。」褚冥漾又喊了一次。

  「是漾漾啊。」安因終於從那種迷離的狀態脫出,他似乎沒有發覺自己剛剛發呆了好一會兒時間,「不好意思我睡著了。你擦擦頭髮,我們再開始上課吧。」他對褚冥漾露出微笑,站起身坐到書桌前。

  「嗯。」猶豫了會,褚冥漾沒有將剛剛的情形告知安因,他知道生理期的女性們都容易疲憊且反應較遲鈍,安因應該也是受到影響……難怪沒有看過安因出過長期的任務,這種狀況很容易影響到任務時的狀態。縱然不是所有女性在特殊時期都如此脆弱,他猜安因應該是反應特別激烈的少部分吧。

  兩人很快的進入教學。安因先大致上講解了褚冥漾近期所學的符咒,並檢查褚冥漾所發明的符咒進度,動了一些符號的順序讓圖形更加流暢。課程結束後,褚冥漾呼出一口長氣,盯著安因調整過的符咒紙,心想,自己果然還是太生嫩,還要更加努力才有機會追上站在他前方的背影。

  安因動手收拾散落於桌上的報廢符紙,身為褚冥漾的符咒老師,他比誰都能更直接感受到這孩子每年的進步,一年比一年強大,符咒的基礎已成為對方的本能。這是件好事,不論何事,基礎都是最重要且最花時間的,把底夯實了再往前進才有最大的機會走得更高更遠。

  從緊繃的學習中放鬆下來後,褚冥漾感到腹部一陣空虛,還丟臉的發出鳴聲。長時間的腦力活動比體能活更容易讓身體疲憊,褚冥漾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向安因並發現對方根本不以為意,不知是沒有聽到還是根本不在乎……雖然他很希望是前者,但也清楚以木天使的聽力怎麼可能沒聽到那陣飢鳴?

  「安因,你餓不餓?」褚冥漾問道。

  「是你餓了吧。」安因偏頭笑了笑,「我這邊有一些族裡送來的小點心,吃一些吧。」

  「……其實我更想吃泡麵之類的,比較飽。」褚冥漾說,「我想下去廚房煮麵,你要不要來一碗?」

  「晚上別吃太飽。」安因叮嚀,「我並不太餓,或許你煮個一碗,我們一人一半?」

  「好!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去!」

  褚冥漾回房拿了一包泡麵,以最快的速度衝到樓下的廚房。經過這些年的鍛鍊,他早就不怕黑館任何的奇怪生物,他的實力足以讓他排除所有障礙。

  黑館廚房的冰箱長期備著新鮮的蔬菜水果、蛋肉類,所以褚冥漾煮了一鍋料很多的泡麵,有菜有肉有蛋,營養一百分,對於外宿的學生黨來說已經是非常豪華的消夜了。

  他用托盤帶著麵回到安因房間。由於味道蠻香的,一路引來各種奇怪的東西窺探,不過都打不破老頭公的結界,更有一些曾經吃過褚冥漾給的苦頭,連上前都不敢。

  「啊我忘記拿碗了……」褚冥漾抓著托盤傻站在安因房間門口。他一時激動就忘記這種常識了,不知道安因會不會以為我是故意的嗚嗚,記得拿兩雙筷子湯匙忘記拿碗,我是腦殘嗎。

  「直接用鍋子吃也可以,快進來吧。」安因笑說,他早已收拾好桌子,上面放著一盤散著清香的小點心。

  「嗯。」褚冥漾把鍋子放到安因面前並遞給他一副餐具,說:「你先吃吧,你吃完我再吃。」

  「一起吃就好了吧?你不是餓了嗎?」安因偏頭看向褚冥漾,湛藍雙眸裡疑惑滿載。

  雖知道以安因的年紀及閱歷早已不可能存有「天真」,但當他以一種單純的困惑模樣看著褚冥漾時,他還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個詞彙--「純真的誘惑」。

  天啦,我真該掐死自己。褚冥漾心想。他發現自從自己知道安因是雙性別後,不知為何產生了許多與之有關的幻想,而他又有該死的妖師能力,他很怕再這樣胡思亂想下去有些事情會成真。思及此,褚冥漾不敢再深想下去。

  「沒想到這種垃圾食物還蠻好吃的。」安因吞掉一口麵,語帶驚奇,他從來沒有吃過這些沒有絲毫營養價值的東西。人果然還是要嘗試新的事物,處處充滿驚喜啊。

  「是因為裡面加了我的愛阿。」褚冥漾心想。

  「你現在是在跟我調情嗎?」以為對方是在開玩笑,安因也很輕鬆地回復。

  靠原來我說出來了嗎?為什麼我覺得最近只要一遇上安因我的智商就下降到零?褚冥漾簡直絕望了。

  褚冥漾忘了一件事--戀愛中的人智商都是負的。雖然他自己沒有意識到他對安因那點情愫,不過他那麼蠢是正常的。

  「你覺得是就是啊哈哈。」褚冥漾哈哈帶過,內心淚流滿面。極度受傷的他只好用食物治癒心靈,他低下頭吃了口麵,這才發現更讓他混亂的一件事--安因吃麵的時候也會低下頭,這讓他們兩人的臉距離十分接近,近到好似再多往前一些,便能唇舌交接。他們最接近的部位是額頭,幾乎是一動脖子即能碰觸到,這些認知讓褚冥漾整個人都顫慄了,頓時不再多言,專心地吃麵。

  由於距離太近的關係,褚冥漾總是能看到安因的臉龐——毫無瑕疵的面部肌膚、因為熱氣而泌出小汗珠的精巧鼻尖、不時閃現的粉色舌頭、散落而下的金髮被撥到耳後露出小巧的耳殼。這一切都讓褚冥漾心癢,如果可以,他真想親手撫過那頭金髮。在食物的香氣中,褚冥漾覺得自己隱約還聞到一抹很淡的香味,那種味道他不知道怎麼形容,有點像馬鞭草,又有點像柑橘,總之是一種很暖且清新的味道。

  「吃蛋黃嗎?」安因問道,手裡的勺子朝褚冥漾伸去。

  「你吃吧。」褚冥漾回過神,趕緊往後將距離拉開,過近的距離讓他本能地感覺到危險。

  但完全出乎妖師意料之外的是,安因堅持將湯匙朝他伸了過去,說:「你吃吧,你不是很餓了嗎?」

  那雙湛藍的雙眼寫滿堅定,讓褚冥漾完全無法拒絕。當他正打算把自己的餐具遞過去讓安因給他蛋黃時,安因做了一件讓褚冥漾差點嚇尿的事--木天使將湯勺放到他嘴邊,一副要餵他的樣子。也不知道是被嚇懵了抑或是遵從了內心的慾望,褚冥漾順從地張開嘴接受投餵。

  這大概是他人生中吃過最好吃的蛋黃。

  褚冥漾覺得自己要哭了,被感動的。

  「謝謝……」嚼著蛋黃,褚冥漾幾乎捨不得嚥下去,這可是安因大大親手投餵的啊!如此難得的經驗!

  這時的褚冥漾沒有想到,有一日他眼中的如此難得,會變成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樸實而平淡,卻又如斯暖心。

  

  「安因,你小時候是怎麼樣的啊?」嚼著麵條,褚冥漾對安因的幼年產生了無比的好奇心。一方面是因為覺得天使的種族習性很特別,另外一方面是他尚未察覺的情感作祟。

  「嗯……小時候有很多同伴一起住在聖殿,我的幼年期都在聖殿度過,祭司們負責養育幼年的天使。所有的天使皆以兄弟姊妹相稱。」安因說,「天使跟大部分種族不太一樣,我們沒有父母的概念。」

  「那天使成年才能離開聖殿嗎?」褚冥漾問,他在外面做任務的時候鮮少看到天使,不僅有是否幼年期都被保護起來的疑惑。

  「也不是。」安因停頓幾秒,說:「這要看個人,什麼時候離開聖殿是由自己去選擇的。不過很少人在五十歲以前離開,因為年幼的天使力量發展不全,學得東西也不夠多。」

  「那安因是幾歲離開聖殿的?」

  「八十多歲吧,當時有幾個滿百歲的成年天使要離開村落去遊歷,我跟著兄姊們一起走的。」

  「嗯嗯。」聽聞到安因八十多歲才離開聖殿,一股無力感襲上褚冥漾心頭。八十年啊,都足夠人類經歷生老病死,走至人生盡頭,但對長壽種族來說,八十歲人生才剛開始。這樣的天使,又怎麼可能選擇一個活不到他們年歲零頭的小毛頭戀愛?

  咦?我怎麼會想到戀愛去?褚冥漾迷茫了。

  「漾漾,那你小時候呢?」安因對妖師的童年富有興趣。他很好奇,這個經歷了許多糟糕事物的孩子,為何到現在還沒有長歪?

  「我小時候也沒什麼特別的,我一直都是很平凡的人。」褚冥漾聳肩,「如果硬要說一個特色的話,大概是我很衰吧。在進Atlantis以前,我的運氣都很差。我動不動就受傷,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都發生在我周遭。」

  「在原世界有些家長會因為孩子受傷而生氣。他們會責怪各種東西,從老師管教有問題到政府不把路鋪平都罵,更多的時候會不管事情是非對錯先責怪孩子。但我的父母完全不曾這樣管教我,我媽媽很少因為我受傷罵我,她只會讓我更小心一點。」想到愛他的家人們,褚冥漾表情愈發柔和,「雖然我更加小心也沒什麼用,還是常常受傷。」

  「你有很好的父母。」安因說,他放下了筷子,晚上他不習慣吃太多的食物。

  「是啊,他們是很好的爸媽,我的姊姊也很好,我擁有世界上最棒的家人。」褚冥漾笑說,「我來到守世界後,我的運氣變好很多。我在這惹了很多禍,也碰到很多很好的事情……總之,收到Atlantis的通知書,是我人生中最好的奇遇。」

  「你的運氣會愈來愈好的。」安因認真地說。

  「謝謝。」褚冥漾嘿嘿笑了兩聲,「你還吃麵嗎?我全部吃掉喔?」

  「你吃吧。」安因微笑,捻了一塊點心吃下腹。

  褚冥漾安心地把麵吃掉,問:「對了安因,其實我還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問吧。」

  「你真的是雙性別嗎?」



  TBC

  褚冥漾大白目!!!!!!!!
  努力趕稿中嗚嗚
  感謝閱讀。

  綺雨,20151201 A.M. 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