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雄學院】思春期01~10、出切

  ☑ 綠谷出久X切島銳兒郎/出切

  ☑ 四月only出本預定
01、私密日記

  切島銳兒郎一直都有寫日記的習慣。

  即使考上了他夢寐以求的雄英高中,這個習慣也沒有斷過,每日睡前的三十分鐘,便是他的日記時間。

  書寫的同時,他會回憶今日做過的事情,並且檢討自己今天有無錯處、是否可以更加精進,或者課業上有哪些地方需要解惑。

  切島銳兒郎非常享受這種與自己對話的感覺,這讓他更瞭解自身的優缺點,並且更能檢視自己,使自己更加進步。


  偶爾閒暇時,切島銳兒郎也會回顧自己的日記。

  當他進學校後的第一次回顧,他發現了一件事情——

  日記裡,滿滿的都是「綠谷出久」。

  他用指甲在最近一個出現的綠谷出久下畫了一道凹痕,心想,綠谷怎麼會這麼常出現在我的日記裡啊?我們的接觸⋯⋯居然有這麼多嗎?

  切島銳兒郎沒有發覺,他的嘴角正微揚著。


02、不能說出口的秘密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不正常。

  怎麼可能會因為友誼關係而在日記上寫滿另外一個男孩子的名字呢?

  即使是在全球同性婚姻通過的現今,切島銳兒郎也從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一個跟自己同性別的人。然而,從小所受到的教育讓他知道,是時候該勇敢追求了——

  怎麼可能啊,少開玩笑了。

  怎麼可能在那傢伙、還有同班的同學都在努力完成夢想的時候,自己卻在這邊胡思亂想啊?

  不能說出口。

  切島銳兒郎很清楚,絕對不可以說出口。

  關於喜歡綠谷出久,這件事情。



03、交錯/慌亂避開的目光

  中午飯堂。

  切島銳兒郎與朋友們正好坐在綠谷出久他們附近,因為有爆豪勝已在前擋著,切島銳兒郎放心的不時偷看幾眼綠谷出久。對上視線的瞬間,切島銳兒郎慌亂地移開目光,湯匙一個不穩掉入了湯裡,濺起水花。

  「你在看什麼?專心吃飯好嗎。」爆豪勝已嗤笑一聲,吃了一口蛋包飯。

  「⋯⋯沒什麼。」切島銳兒郎趕緊將湯匙拿起,「抱歉,沒有噴到你們吧?」

  在朋友們善意的嘲弄中,切島銳兒郎再也不敢將視線移到綠谷出久身上,所以他也沒有發現,對方探究的眼神。


04、在窗前長久地追逐那個人的身影

  因為學科成績不太好的緣故,切島銳兒郎有的時候會在放學後留下來做作業,或者去找各科老師問問題。

  那日,綠谷出久也留了下來,許是在寫他的英雄分析筆記吧。

  切島銳兒郎一直在忍耐著不往綠谷出久的方向看過去,因此而相當分心,同一題數學停留了三十分鐘還是一團亂麻。草稿紙上寫著他自己寫看不懂的算式,心煩意亂的很想先回家,但是,又捨不得這難得的獨處時光——即使他們根本沒有說話。

  「切島同學,這題不是這樣算的。」綠谷出久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惹得切島銳兒郎渾身僵硬。

  他完全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太過緊張了。

  他只記得,綠谷出久走的時候,他站在窗戶旁看著對方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


05、逃學/翹課

  綠谷出久從來是大人口中的「好學生」,他從未嘗試翹課或者逃學,若是有個性的話,想必一定能更加一等,成為「資優生」。

  但那並不是綠谷出久想要的。

  倘若可以,他寧願是「壞學生」,並擁有個性。

  就像他的青梅竹馬那樣。

  他也曾經想過,若是成為好學生沒有用的話,那何不去墮落呢?

  第一次蹺課的那天,天空很藍,藍得像是剛被水洗過的玻璃,清透得虛假。

  踏出校園的那霎那,綠谷出久突然覺得鬆了口氣。

  好像他以前的所有努力,都成了雲煙,他現在是嶄新的——

  然而,現實很快就打了他一巴掌,打得他躲在陰暗的角落痛哭。

  就算當個壞學生,沒有個性的他也不被任何不良少年團體接納。

  這,就是「異類」的現實。



06、嘗試抽煙/酒類/違禁品

  男子高中生們總是會做一些奇怪的比較跟比賽

  從最普通的有沒有初夜啊到尿尿可以射多遠,甚至是比性器官的大小長度粗度,都在他們的比賽名單中。

  國中的時候,切島銳兒郎當然也跟他的朋友們比過這類型的事物。

  「你們有沒有抽過菸?」同學一臉理所當然地問道,「我之前試了,抽起來挺有趣的。」

  礙於面子問題,切島銳兒郎當然回答有。

  於是所有的同學也都說有。

  放學後,切島銳兒郎偷偷摸摸地請路邊抽菸的上班族幫他買了一包菸。

  咬著菸的上班族露出一個大家都懂的笑容,給了他一包菸,甚至把自己用一半的打火機送給了切島銳兒郎。

  第一次的抽煙,切島銳兒郎剛吸進去一口便咳得震耳欲聾,簡直像是要把肺都咳出來。

  這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好值得沈迷的。切島銳兒郎心想。

  然而在發現自己喜歡上綠谷出久後,切島銳兒郎突然懂為什麼有人這麼喜歡抽煙了。那發臭的尼古丁,侵蝕著肺部,卻也帶來了一股微妙的歡愉。

  啊啊,也不過是自欺欺人。


07、告白

  切島銳兒郎從來沒有想過要告白。

  對他來說,告白,根本就是會對綠谷出久造成無限麻煩的舉動。

  他們現在不該分心在戀愛上,尤其在歐魯麥特退役的現在,更該為了大義而努力——畢竟那是他們的夢想。

  他真的很用力在壓抑了,拼盡全力把心思都放到課業以及個性訓練上,非常努力的往職業英雄的方向前進。

  「你們有喜歡的人嗎?」

  某日在交誼廳的聊天時間,不知道是誰問了這一句問題。

  切島銳兒郎原本正與朋友們調笑著,這一句話讓他不自覺整個人都僵硬了。

  「哈哈哈,切島你這個反應是有了嗎?」上鳴電氣白目地湊近切島銳兒郎。

  「才沒有!」切島銳兒郎整個人都僵硬了,臉色有些發白,他可以感覺島綠谷出久的視線被上鳴電氣的話題帶了過來,「我沒有喜歡的人。」

  絕對、不能說出口。


08、夏天的暴雨

  夏天的午後雷陣雨總是來得又快又急。

  切島銳兒郎傷腦筋地看著窗外的暴雨。

  雖說搬到宿舍後可以早點回自己的寢室休息再行做作業,但是放學後在教室學習的習慣他還是留了下來,成了班上始終最後一個離開的人。

  該傳訊息請爆豪他們送傘給我嗎⋯⋯切島銳兒郎煩惱地滑著line的好友名單,但又不太想麻煩別人,不然等雨小一點再說吧。

  然而,雨下了半個多小時還不見停止。切島銳兒郎看了眼時間有些著急,若是再晚回去食堂好吃的東西可能都沒了啊啊啊啊啊——

  「切島同學。」

  切島銳兒郎錯愕地停下亂抓著自己頭髮的動作,維持著這個傻透了的姿勢看向教室門口。他心念念的綠谷出久,手中拿著兩把傘正站在門口,其中一把直傘滴滴答答地淌著水滴,好似直落於他的心尖上。

  恍若如夢。

  「我看你吃飯時間了還沒回來,猜你可能沒帶傘,所以幫你送來了。」綠谷出久笑了笑,將手中的深綠色摺疊傘放到切島銳兒郎手中。

  「啊⋯⋯謝謝你,綠谷。」切島銳兒郎腦中一片混亂,傻傻地回應。

  「那我先走了。」

  「⋯⋯等等!我收拾一下一起走吧!」

  果然,還是不想放棄啊。

  因為,這人總是如斯溫柔。


09、一個人的海邊

  他突然很想看海。

  於是在這個暑假的最後一個平日假期、在職業英雄臨時證照的考前,他獨自坐上離開東京的地鐵。他平靜地坐在座位上,看著景物迅速的變動,陽光撫過他面前的地板,光不斷地滑過又出現。細碎的陽光灑於他的紅色頭髮上,暖得像是剛融化的焦糖,誘人碰觸。

  呼——

  只剩日光燈的光亮。

  他閉上了眼。

  醒來時,已經到站了。

  他慢吞吞地下了車,緩緩地步過一片蔥蔥鬱鬱。

  海邊並沒有太多的人,只有當地人不時經過坐在海堤邊的他。

  「切島同學。」

  切島銳兒郎不可置信地、緩緩地側過了臉,站在他身後的是,他心念念的,綠谷出久。

  他又閉上了眼。

  這大概是,最美好的夢境。切島銳兒郎心想。



10、走過一條街時悄悄牽起的手

  他們確定關係了。

  切島銳兒郎現在還是覺得一切猶如鏡花水月、猶如朝露、猶如世上所有不真切且易消失的事物。

  海邊的偶遇不是夢,那是不能再真的真實。

  也許平行時空的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但在這個時空他們確確實實的相愛了。

  因此切島銳兒郎比以前更努力了。

  想要追上綠谷出久、想要為了他成為更好的人。

  在英雄臨時證照考試後,班上約了一次小型出遊。

  綠谷出久與切島銳兒郎落到了大部隊的最後。

  切島銳兒郎偷偷牽起了綠谷出久的手,但很快就放開了,不知道為什麼,他並不希望被班上同學知道他們的關係。

  然而,綠谷出久卻又牽起了他的手。

  用不願放開的那種力道,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TBC
  媽啊我去年居然一整年都沒有在這裡發文(
  噗浪有更新但這邊完全沒有XDDDDD
  而且我去年其實有出本(喔
  今年會努力更新的、大概(給我確定啊##

  整個本子都是這種清新溫暖的路線,大概會有肉、大概啦⋯⋯我其實還沒決定(幹
  下禮拜五會更新下面十題,下下禮拜五是最後十題,然後就發印調啦!
  每題的字數都還會再往上加,預計都會在一千上下
  這就嗯、放個大概的樣子出來給大家看一下XDDD

  感謝閱讀。

  綺雨,2016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