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黃青日賀文、I'm yours、黃青

  ☑ 十年系列第二彈番外

  ☑ 黃青十年後設定是知名模特兒及體育老師

  ☑ 同居設定

  ☑ 黃瀨涼太X青峰大輝/黃青

  ☑ 黃青日快樂!!!!

  ☑ R18

  ☑ G向描寫注意
  



  他們接吻。

  然後,做愛。


  *


  他們在玄關接吻。

  黃瀨撩起青峰衣服的下襬,手不安分的伸進青峰的衣服中,熟悉門路的找到那褐色的乳頭所在,揉捏。

  「不要在門口做啦!」青峰咬了下黃瀨的臉,到時候他還得清理門口的液體,光想就麻煩。

  「好吧。」黃瀨親暱的回咬青峰的鼻尖,把比他高三公分的戀人攔腰抱起。

  「喂!」突然被黃瀨攔腰抱起青峰緊張的抱住黃瀨的脖子,這並不是地一次被黃瀨像個女生般的抱在懷中,卻還是會覺得緊張,這種像是被當成珍寶一般的對待,讓他很感動卻也很羞恥。

  「我會很重嗎?」青峰突然這麼問。

  「當然重。」黃瀨笑著答。

  「……」雖然知道自己比黃瀨重了八公斤,但這種毫不修飾的回答讓青峰很不爽,他重重的咬上黃瀨的脖子,好表達他的不滿。

  「懷裡抱著全世界,你說重不重?」黃瀨任青峰咬著他的脖子,慢條斯理的回答。

  「你很煩。」青峰嘖了一聲,面色脹紅。

  黃瀨笑了笑,把青峰抱到飯廳的桌子上,桌上放著擺滿草莓的奶油蛋糕。

  「我們來吃蛋糕吧。」黃瀨如是說。



  古銅色的軀體赤裸裸的、毫無保留的展現在黃瀨的眼前,他好好的欣賞了會那緊緻的肌理線條一會,才愉快地把蛋糕抹到青峰的腹部。

  「你真是!」青峰無奈又寵溺的摸了摸黃瀨那頭質地柔順的金髮。

  黃瀨低笑,沒有回覆青峰,開始舔舐起青峰腹部上的蛋糕及奶油,往下,含住抬頭的小傢伙,細細地從根部舔到不斷溢出黏滑液體的蕈狀頂部,一點點的舔遍青峰的性器,連底部的囊袋都不放過,含住並吸吮。

  青峰覺得自己的腦袋熱得像是要融化一般,明明不是地一次被吸吮他性器的這個男人這樣服侍,每每還是覺得萬分的羞恥,生理淚水從眼角滑落,沙啞低沉的嗓音從喉中溢出,對黃瀨來說,那無疑是上好的春藥。

  在黃瀨不斷的刺激下,青峰察覺自己快要噴發,趕緊提醒:「黃瀨我快到了!」

  不料黃瀨竟沒有像往常一樣吐出那快射精的性器,而是給性器更多的刺激,躬起腰、抓住黃瀨的肩膀,青峰低喘著射了黃瀨滿嘴的精液。

  咕嚕一聲,黃瀨吞下那腥苦的液體,鮮紅的舌尖舔了舔溢出嘴角的液體,那樣子煽情至極。

  青峰呆呆地望著黃瀨吞下那從他身體射出的液體,沉溺在高潮餘韻的腦袋跟不上黃瀨的動作。他的體液就這樣從黃瀨的嘴裡、經過黃瀨的食道、滑到黃瀨的胃裡,讓他有種自己會被這男人生吞活剝的錯覺

  「這是懲罰,下次要記得叫我的名字。」黃瀨笑著吻上青峰,把嘴裡剩餘的精液渡到青峰嘴裡。

  青峰知道黃瀨的吻技很好,但交往十年、上床十多年,青峰自栩吻技不會比黃瀨差,不甘示弱的糾纏黃瀨的舌頭。

  舌與舌交纏、分開、交纏,無心嚥下的唾液染濕彼此的嘴角,讓深吻更加黏合。

  舌頭就像有意識的活物,恣意的在口腔內流轉,所到之處無比掀起陣陣的強烈快感。煽情的摩娑青峰嘴裡所有的敏感點,在舌葉側邊和下方一帶不斷的摩擦,舔過上方的齒列。青峰嘗到黃瀨嘴裡腥苦的滋味,唾液不斷湧出,從嘴角滑下,並順著肌理線條往下,沾上脖子。

  「哈啊……」青峰喘著氣,整個身子都軟了,就算和黃瀨『練習』了這麼多年,他還是無法擁有像黃瀨那般高超的吻技。

  「你又硬了呢。」用手輾壓著青峰的乳首,黃瀨笑的很開懷。

  「你不也是?」青峰挑釁的把腳踩上黃瀨堅硬的跨部。

  「是這樣沒錯。」黃瀨把青峰的腳架開,並把沾滿奶油的手指插入那被他幹的鮮紅的肛門。

  「唔、」青峰發出一聲悶哼,不痛,但難受,「你可不可以用潤滑液?」

  用奶油真的太煽情了。

  「我想用奶油嘛。」黃瀨撒嬌,插入第二根手指。

  「去拿潤滑液!」青峰喘了一聲,抓緊黃瀨的肩膀。

  「現在去拿就和叫我去樓下買保險套一樣殘忍!」黃瀨持續撒嬌。

  「去拿。」青峰堅持。

  「小青峰真殘忍啊。」黃瀨堅持不去,再度吻上青峰。

  深吻。

  手部的動作持續進行中,在奶油的潤滑下肛門口已經開始收縮,黃瀨可以感覺的到內壁亳不急待的貼上手指,但他不想讓青峰流血,所以他把手指增加到三根,並開始刺激青峰的前列腺。

  「嗯啊……涼太!!」青峰抱住黃瀨的脖根,咬住脖子,表達他的不滿。

  黃瀨低笑,持續擴張著青峰的肛門,直到青峰發出難耐的呻吟,黃瀨才把保險套帶上,並插入那緊緻潮濕的肛門中。

  「嗚、嗯啊……」青峰咬上黃瀨的肩膀,不讓呻吟洩出。

  「大輝……」呼喚著青峰,黃瀨壓著青峰的大腿開始活塞運動,一下一下如打樁般狠狠地用力的貫穿身下的這人,只有這人能激起他內心最深的慾望。

  桌子因為過激的運動被搖的吱吱的作響,青峰喘著、呻吟著,修長的腿攀上黃瀨的腰間,整個人像隻無尾熊般攀附在黃瀨身上,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壓在他們兩人結合的部位,一黑一白的強烈對比。

  黃瀨停下抽插的動作,把青峰抱到房間,走的過程中,每跨出一步,青峰都感到那粗長的性器深入到前所未見的地方!每下都幹到前列腺上,爽的他叫不出聲。

  床上,黃瀨把青峰的大腿壓到腹部上,說:「大輝,你看我們現在結合著呢。」

  青峰看著兩人交合的部位,原本就有著紅暈的古銅色的臉更加酡紅,他真正的意識到,這個叫做『黃瀨涼太』的男人,正幹著他。

  黃瀨故意慢慢的把性器抽去,再慢慢的插進去,看到這種淫糜的動作,青峰覺得快瘋了。

  「涼太……」青峰呼喚。

  「怎囉?」黃瀨笑的愉悅。

  「要幹就快點幹!」青峰瞪著黃瀨,咬牙切齒的說道。

  「遵命,我親愛的小青峰老師。」黃瀨故意用『老師』稱呼青峰,壓住他的大腿又開始操幹,並替青峰手淫。

  「哈啊……不准……叫我老……嗯師……」青峰喘息,打了下黃瀨的頭。

  「我叫老師讓你更興奮了嗎?」黃瀨笑的色氣,他發現每當他叫青峰『老師』的時候,青峰的內壁會收縮的更加劇烈,這個新發現讓他興奮不已,性器硬的更徹底。

  「嗯……閉嘴哈……」青峰扭動身軀,盈滿水氣的藍澤瞪視黃瀨那張俊美好看的臉,完全沒有赫懾人的作用,反而讓人更想幹他。

  黃瀨更加用力的操幹著青峰,每一下都撞在前列腺上,除了擼動青峰的性器外,更甚還啃咬著青峰的身軀,讓那古銅色、佈滿肌肉的身軀印滿他的記號。

  多重的刺激讓青峰很快就支撐不住,到達今夜的第二次高潮。

  舔了舔沾在手指上的精液,精瘦的腰桿不住的挺動,黃瀨笑說:「大輝,你這樣不行喔,我都還沒射呢。」

  「哈啊……哈啊……」沉溺在高潮餘韻中的青峰雙手緊抓著床單,一臉恍惚。

  再經過幾次凶狠的頂撞,黃瀨也射了精。

  由於明天是周休二日,黃瀨並沒有就這樣放過青峰,玩了整個晚上。


  *


  翌日上午。

  「黃瀨涼太!!!!」怒吼,「你他媽的沒把你的孽根拔出來!!」

  「小青峰我又硬了耶。」笑的瞇起眼。

  「拔出去─────」



  END


  可惡晚了半小時才打完OTZZZZZZ

  總而言之我只是想寫H XDDDDDDDDDDD

  本來想要讓黃瀨教青峰BABY唱歌,想一想還是算了ㄏㄏ

  我累惹<<<<<

  蛋糕PLAY寫的好弱QQQQQQQ

  本來想更色氣得但我腦中一片空白(笑死)


  對了說一下我這篇一直卡ㄏㄏ

  還問實況我進度的阿金一些小地方XDDD

  本來很猶豫要不要讓黃瀨射精ㄏㄏ

  但我沒梗了而且腦中空白,所以就RY

  [上午 03:22:58] 快去趕稿ㄏㄏ: 終於讓黃瀨射了 ;)(X

  [上午 03:24:22] 金塔卡: XDDDDDDD煩欸XDDDDDDD

  [上午 03:24:35] 快去趕稿ㄏㄏ: 大半夜呢你懂我:(

  [上午 03:26:24] 金塔卡: 好啦XDDDDDD

  這是我們那時的對話<<<<<<

  看看那ㄍ時間:((關愛自己

  對阿那個快去趕稿ㄏㄏ是我啦怎樣有意見喔(惱羞)(幹


  是說我受夠耽美向了,以後我的H都是這樣,不會出現茱萸之類的文藝字詞,有的只有乳頭肛門性器!!!!!!X(X(X(X(X((閉嘴

  其實我本來想用陰莖的,但我比較喜歡用性器,所以ㄏㄏ大家懂^^(沒人想懂好ㄇ

  
  前面那個整個世界是我的愛梗,改了一下就用了XD


  我心目中的黃青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互寵這樣,然後黃瀨超愛撒嬌!!!!!!

  沒有誰比較疼誰的問題,兩個人都很疼彼此!!!!XD


  嗯應該就這樣了,感謝閱讀。


  綺雨,20120706 3:40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