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夏】【褚冥漾】相識

* 第二人稱

* 自創角有

* 架空注意

* 褚冥漾only



結束在英國倫敦的採訪後,你和同行的記者搭上回台灣的班機。

由於航空公司的失誤,你和記者的座位被排開了,記者很火大,長達十六個小時的飛行時間他若沒有人陪伴他會瘋掉好不好!

你花了十分鐘,連哄帶騙終於安撫了記者,但記者只答應分開坐,可沒答應要饒過航空公司。

記者板著一張娃娃臉,正準備要用他家的勢力和他的記者身份威脅航空公司時,航空公司的女性經理哭喪著臉答應下次你們再搭他們公司的飛機,絕對是半價,聽到是半價,一般人就該知足了,但記者非但沒有知足,臉色反而更差了。

女姓經理終於被記者那張可怕的娃娃臉嚇哭了,邊哭邊改口說免費,記者要了經理的名片,說要是下次沒有免費他們就走著瞧!

你無言的看著記者危脅……不對,他根本只有沉下臉吧?好吧,這麼說好了,你無言的看著和你搭檔多年的好友用他可怕的娃娃臉嚇哭了一個嬌滴滴的雌性生物,並順利的拿到了免費的機票,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哎呀,你沒事腦補這種智障的句子幹麻呢?

總之,記者一舒爽,什麼事通通沒了,於是記者同志歡樂和你道別,你對他點點頭後,踏上與他不同的走道。

自從那人走後,你習慣了一個人的滋味,有沒有人陪伴對你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看了看機票,你驚奇發現自己的位置是靠窗的,你已經很久沒有坐靠窗的位置了,和那人在一起時是那人坐靠窗的位置,和記者在一起的時候也是他坐靠窗的位置。

靠走道的位置已經有人坐下,是個十分平凡的東方青年,黑色短髮、黑色的瞳、黑色的西裝,看起來是個白領階級,他的嘴角勾著淡淡的弧度——那是個令人不由自主放下戒心的微笑——手上拿著一本財經雜誌翻閱。

「不好意思,我坐在裡面。」你淡淡的用中文道,臉上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好像東方青年沒聽懂也無所謂。

東方青年點點頭,合起雜誌,起身讓你進去。

青年站起身後你才發現他很高,你180的身高還比他矮了一截。

說實話,你有點不爽。

幹!沒事長那麼高做什麼!又不是西方人!你在心中腹誹這位倒楣的陌生人。

來說說你不爽的原因好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因為那人也比你高了那麼一丁點。(大約有5公分,但你打死不承認有那麼多。)

坐定後,你拿出你老婆開始操弄。

因為一時的興起,你舉起相機對準了坐在你隔壁的青年。

「嘿!笑一個!」聽到你的話,青年反射性的勾起了看起來很純良的微笑,你調整焦距、按下快門。

「為什麼拍我?」青年好奇的問。

「我高興。」你聳肩、瀏覽剛到手……不,是剛拍到的照片。

你蠻滿意這張照片的,完全把這傢伙吃人不吐骨頭的本性拍了出來,不要問你為什麼會知道這傢伙吃人不吐骨頭,這是直覺。

「交個朋友吧?我是褚冥漾。」青年微笑著,對你伸出了手。

你思考了一會,也笑了。

「楚逸。」握住。




FIN




Free Talk

嗯,這篇大概是整個系列的開頭(遠)

好像沒啥好說的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在這邊特別的安靜(目死)

以上。


完稿於20110305

修稿於20110627

發稿於2011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