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過去的親愛的、冰火

  ☑ 冰室辰也X火神大我/冰火

  ☑ 76Q腦補設定

  ☑ 《親愛的》第一篇

  ☑ 第二人稱



  你記得自己和火神大我第一次見面。

  那個比你略矮一截的孩子抓著書包的肩帶,有些落寞的身影在校園中閒晃,火紅的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燦的刺眼,臉上和西方人相比較為扁平的五官讓你一眼就確定那他是和你來自同鄉的日本人。

  你看著那個落寞的背影,突然覺得有點難過。

  於是,上前搭話。


  --「那個、我們現在的人數不夠,要不要一起玩籃球?」


  那是開啟你們緣分的一句話。

  相遇之後、分離之前。


  你教起火神大我籃球,只因為對方說他交不到朋友,其實那時候的私心是不想讓他去交朋友的,甚至有『你的朋友只要有我一個就夠了。』這種一閃而過的念頭。

  你被自己這種過於陰暗的想法嚇到,所以你趕緊笑著建議對方和你一起打籃球,火神大我學的很快,很快就成為隊上的主力,那頭本就耀眼的紅髮更加的耀眼,從火神大我身上散發的光是那麼的奪目刺眼,使人目眩,也誘人觸摸。

  又是一個打過球賽的午後,閒聊著,火神大我突然的傻笑了起來。

  「怎麼了?突然傻笑起來。」你奇怪的問。

  「沒什麼。」火神大我笑的連眼都瞇了起來,「我沒有兄弟姊妹,覺得要是有大哥的話,大概就是像辰也這樣子吧--突然這麼想。」

  那個笑容多麼燦爛啊。

  你差點就伸手觸摸他的笑臉,在理智失去前的那刻煞車,眼角餘光看到附近有個小攤子,一個可以讓他身上有自己記號的想法襲上心頭,你一句話也沒說就過去那個小雜貨舖買了兩個戒指,一個給他、一個給自己。

  你把戒指放到他的掌心,說:「這是兄弟的證明!」

  火神大我傻傻地笑了,笑得更加的開心、愉悅,也更加的,醒目。

  「這樣好像結婚喔。」火神大我傻傻地說了一句。

  「你要嫁給我嗎?」你笑的溫潤,自然的把手搭上他的肩。

  「哈哈辰也你在說什麼啊?我可是個男生呢。」火神大我傻氣的回答,很有他的風格,看著食指帶著的戒指,他止不住臉上的笑意。

  「男生和男生也可以結婚喔!」你認真的對答。

  「是嗎?」他傻傻地看著手上的戒指,不是很在意你的回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他啊了一聲,有些困擾的看向你,說:「這樣戴在手上打籃球有些不方便吧?」

  「啊……」這點你倒是沒想到,但聰明如你,很快就想到解決方法:「那我去買兩條鍊子,掛在脖子上好了。」

  「嗯!」他笑開了臉,用力的點了下頭。


  *



  時光飛逝,轉眼間三年就這樣過去,第三年,你成功地把火神大我拐上床,雖然用的是『互相洩慾』這種爛到不行的理由,但能看那比你壯碩不少的身軀被壓在自己身下,已是夠滿足了。


  火神大我從不拒絕你的求歡。


  他總是帶著有些靦腆、有些傻氣、有些陽光、更多的是羞澀的笑容,接受你的邀請,地點可能在你家、也可能是他家,看當天那人的父母不在家中就在那人家。

  但,因為父母的關係,你轉了學。

  然而,最重要的心意還是沒說出口,不想嚇到那個連少年都稱不上的男孩,那個連單純的浣腸都能讓他哭得唏哩嘩啦的男孩;那個總是喊著很痛卻還是任你為所欲為的男孩;那個擁有比陽光還要燦爛笑容的男孩;那個,你所喜歡的男孩。

  一年又這樣晃過去。

  再次相遇,火神大我已經成長著比你高了一點的少年了,身材是成長了,但腦袋卻沒長多少,依然傻氣、依然衝動、依然大咧咧、依然是你所熟悉的火神大我。

  --屬於少年的青澀氣息更加誘你觸摸,他就像一頭有美麗毛皮且為此感到驕傲的老虎,不論是誰都會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他;不論是誰都會被他深深的吸引。


  真想把大我囚禁在一個誰也看不到的地方。你這麼想著。

  也僅僅是想著。

  十四歲的你已經學會面對擁有陰暗想法的自己,沒辦法,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再次相遇的那天,你們打了一場球賽。

  不意外的,你輸了。

  你一直都是知道的,火神大我擁有你沒有的、尚未開發的長才,所以輸了你並不感到意外,只是有點沮喪,因為你無法確定他是不是……還把你當哥哥。雖然你也從未把自己當他的哥哥,只是啊--

  你的火神大我是那麼的純真,對感情的事情一竅不通,性事上也是非常的青澀,連教了他好多次的口交技巧仍是非常的不熟練,至今還是會不小心用牙齒去刮到性器的柱體--雖然這對你來說也是刺激的一種。

  想要的,從不只是名義上的『哥哥』。

  那天的球賽結束後,你們相約到附近的速食店補充能量及閒聊,他照例點了做漢堡小山,你與他分食著那座山,吸著冰涼透徹的可樂,聊著這一年發生的種種。


--我很掛念你。


  這句話遲遲沒說出口,只是漫不經心地聊著不著邊際的問題,他說著學校的種種,你應合著、認真地聽著。你從不是什麼喜歡說話的角色,你喜歡聽他說話,他的聲音還是稚嫩的,但有些沙啞,是變聲的前兆,你不僅想像起他用這種聲音在床上叫著你的名字、或是叫你慢一點……光是想像你就覺得鼻子熱熱的,並且勃起了--這時候你不僅慶幸自己坐在他的對面而且穿的是寬鬆的球褲,他看不到你隆起的下檔。

  「辰也,你在發呆嗎?」咬著不知道第幾個漢堡,火神大我疑惑的問,他看自家的兄長的眼神已經是放空的狀態了,感到些許的沮喪,他的話就那麼無聊嗎?

  「嗯?沒有啊。」你下意識回答,「我只是在想你。」語畢,你才發覺自己說了什麼,不僅脹紅了臉,雖然你的確是這麼想的沒錯,但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況下說出這種話實在是太讓人害羞了啊。

  「嗚喔!」火神大我因為這句而噎到了,咳了好幾下,你擔心走到對面的座位坐下,並為他拍背,完全忘記自己的小兄弟現在是精神抖擻,當你想起來的時候火神大我已經把卡在喉嚨的漢堡吐了出來,一臉訝異地看著你。

  「我開玩笑的。」你從善如流,笑著揉亂火神大我那質地粗硬的頭髮,掩飾性的往座位的邊邊挪了挪屁股,準備被發現了時候趕緊坐回原位。

  「別把我當小孩子啦!」火神大我紅著一張俊顏,拉開了你的手。

  「好、我不把你當小孩子。」收回自己的手,你若無其事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火神大我安靜了又繼續吃了幾個漢堡,一臉若有所思。

  你沒有開口和火神大我搭話,只是安靜地看著他邊吃漢堡邊思考。


--「辰也,你還想和我上床嗎?」


  用著字正腔圓的日文,火神大我一臉認真的問了這個問題。

  你怔了。




  FIN




  幹我一定要先嗨一下與文無關的東西!!!!!

  老子的CWT31完全的脫離惹!!!!(脫稿也送件意味)

  接著就等真正的戰場來臨顆顆


  這篇是道歉禮,因為送印那天我讓我家騙友等了兩個小時(爆)(睡過頭意味)

  後面還有三篇,分別是《現在的親愛的》、《未來的親愛的》、《所有的親愛的》,全部都是火神受,照順序是黑火、青火、黑青冰火

  不忍說我只被坑了五千字,但這篇就兩千三惹……突然覺得我常爆字不是沒有道理的ㄏㄏ

  冰火聽起來超好喝ㄉ有木有!!!!!但老實說我很少去搜文(只搜撲)所以我也不知道這配對熱不熱,那也不在我考慮範圍內ㄏㄏ(?

  不忍說我覺得冰室一定一開始就鎖定火神了,他就是那種人阿ㄏㄏ

  床伴設定神馬的超萌^\\\p\\\^

  不准槍我他們的年紀!!!!!自己去和藤卷講辣!!!!!X(X(X((TAG屁

  恩大概就這樣,我要出門重修了QQQQQQQQ

  這系列日更ㄏㄏ,禮拜四完結^^^^^^^^^^(?


  感謝閱讀。


  綺雨,201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