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現在的親愛的、上、黑火

  ☑ 黑子哲也X火神大我/黑火

  ☑ 陽泉戰後

  ☑ 《親愛的》第二篇

  ☑ 第二人稱

  ☑ R18、G向描寫



  你清楚的記得第一次和火神大我做愛的所有--低啞的喘息、被你拗成各種角度的身體、腸道的緊緻、汗水滑落的時機、身體咬起來、嘗起來的味道……這一切的一切,你記得很牢很牢。


--包括他對你的傷害。


  你一直知道自己的性格上有些缺陷,世界上沒有完人,你也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完人,你只是平凡的、跟隨大部分的人在人海中浮沉的高中生。你的話不多,總是用那雙淺藍色的眸子淡然地看著這個世界,國中時遇上籃球,因為自身的特點成了傳說中的第六人,但在國三那年,團隊已經不再算是個團隊,你毅然決然地退出,笑著和隊長說:「赤司君,玩遊戲的人一直都是我。」

  只是,誰又能懂內心的那種痛苦?不過是用表面的、充滿惡意的字句來掩飾住罷了。

  連和你相處將近三年的隊長都看不清了,又有誰能看清你?


  你是黑暗的。

  你是影子。

  這便是你的缺陷。


  火神大我。

  你的光。

  你可以用在文庫本上學到的字句來形容這樣的一個人--火紅如殘陽的頭髮有精神的豎立著,略長的瀏海恰好蓋在那分岔的眉毛上,血紅的眼睛炯炯有神,像是有一簇火在裡面燃燒一般,好看的嚇人。他的五官分明,面部輪廓剛硬如斧鑿,這讓他不笑時顯得冷酷,但只要笑容在那張臉上綻開,便顯得有些傻氣。

  傻氣到你很想直接上了他。

  你從不是什麼會掩飾自己情感的人種,不過是你剛好面部的表情有那麼一點的缺乏,所以沒有人察覺到你對火神大我濃烈的慾念,誠凜的隊員們一致認定你們是最好的搭檔。

  但,只能是搭檔嗎?

  你想要的,可不只是搭檔啊。


  青峰大輝說,光愈強烈影子才會愈強。但他不懂的是,影子只要夠強,就能夠吞噬光。你是這麼想的。

  --你要吞噬火神大我。


  那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邀約,火神大我邀請你到他家作客,你們度過了一個很愉快的下午,直到你問起了冰室辰也。

  一切大概是從那裏開始失控的。

  「辰也嗎?他是我的哥哥。」火神大我這麼回答,但眼神有些閃爍。

  「只是哥哥?」你逼問。

  「唉、別再問了。」火神大我笑了笑,「我怕你會討厭我。」

  「火神君,我不會討厭你。」你認真的說,連喜歡都來不及了,怎麼去討厭?

  火神大我沉默了會,拿起桌上的玻璃水杯,喝了一大口,看向你,神情有些悲哀,糾的你心疼。


  「我們是床伴。」


  如雷貫耳的一句話,你在理解這句話的同時,失去了理智。

  「火神君,我們也成為床伴吧。」你這麼說著,把比你高出一截的他推倒在沙發上,「那麼可口的火神君,一定是在下面的吧?冰室君是聰明人,他一定也覺得火神君很可口的。」

  火神大我沒有反抗,任你剝光他的衣物,撫摸他的身體,啃咬他的身體,親吻他的雙唇,進入他的身體。

  「為什麼,不反抗呢?」摸著他的臉,用力的抽插著,你冷靜地問。

  「Tatsuya……」他失神地喊出這個名字。

  你原本以為他喊的是你的名字,但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哲也是『Tetsuya』,而不是『Tatsuya』,『Tatsuya』冰室辰也的名字。

  好痛苦。

  纖細的雙手環上他的脖子,停下抽插的動作,你說:「現在幹你的人是我,火神君。」慢慢的,收緊。

  火神大我被你掐著脖子,氧氣無法進入他的身體,他開始覺得暈眩,分不清是生理還是情感的淚水滑落,落在皮製的沙發上,又再滾落到鋪上木板的地面。

  「對、不起……」火神大我嘶聲竭力的說出,眼淚又流了下來。




  TBC



  因為說好要日更的所以先放上一半<<<<<<<<

  明天能的會拚二更RY(廢物


  對不起我心中的黑子就是這副德性ㄏㄏ

  玩了名字梗很抱歉RY

  嗯,下篇也許會有點甜ㄅ(莫造謠

  很多的感想等整系列完結再說,先這樣

  感謝閱讀。

  綺雨,2012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