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現在的親愛的、下、黑火

  ☑ 黑子哲也X火神大我/黑火

  ☑ 陽泉戰後

  ☑ 《親愛的》第二篇

  ☑ 第二人稱

  ☑ R18、G向描寫




  「對、不起……」火神大我嘶聲竭力的說出,眼淚又流了下來。

  火神大我不斷的道歉,重複的說著「對不起」,好像這句話是他他媽的唯一會的語言。淚水不住的從眼眶流出,落在沙發上、落在木板上、落在你的臉上。

  手的力道逐漸放鬆,你將臉埋進他的頸肩,無聲的流著淚。

  「別再說對不起了」你哽咽,「是我……對不起你。」性器抽出,你已沒有任何的性慾,而那最深處的情感依然留在心中,沒有宣洩出口。


  對不起,讓你哭成這樣。

  對不起,我不夠好所以你心中還是想著你的哥哥。

  對不起。


  走去浴室端了盆水,你安靜地替火神大我清理身體,那雙血紅的眼睛睜的大大的,透明的液體不住溢出,你舔去他的淚,心臟不斷抽痛。

  啊,好疼呢。你這麼想著。

  你親眼看著柔軟的眼皮覆蓋住那雙好看的眼睛,那簇跳動的火光,就這麼熄滅。

  於是,你也閉上了眼。





  你是被食物的香氣喚醒的。

  睡眼惺忪地下了床,你這才發現自己在火神大我家。

  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向廚房,明明就走在平地上你卻有種置身於雲霄的錯覺,像是下一秒就會墜落一般。只能小心翼翼地向前走,裸足踏在木板上,無聲無息。

  你站在廚房門口,看著火神大我。

  你的光背著你,你聽到肉類碰到油的滋滋聲,還有他輕輕哼著的、你不知道名字的歌曲,那瞬間,真的很想哭,很莫名的想哭。

  火神大我轉了過來,你的視線與他的對上。

  他笑了。

  「黑子,早安。」

  你哭了。

  「火神君,早安。」


  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般,粉飾太平。


  對不起。

  我喜歡你。

  可是,我說不出口。


  「火神君,你喜歡冰室君嗎?」用叉子戳著盤中的培根,你淡然地問--當然,只有表情及語氣。

  火神大我停下進食的動作,看向你,由於你是低著頭的關係,他看到的僅有你淺藍色的髮漩,說:「我當他是我的哥哥。」

  你抬起頭,淡藍與血紅撞上。


  「我喜歡你,火神君。」你聽到自己這麼說。




  FIN




  對不起斷在這裡,第四篇會有詳細的解釋><

  一堆親友咳說這篇好痛好虐,只好說對不起我是個不會灑糖的小孩<<<<<<<

  好辣、換青火惹ㄏㄏ


  哀希望今天能順利把他解決OTZZZZZ


  感謝閱讀。

  綺雨,201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