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我是真的愛你、黃青

  ☑ 黃瀨涼太X青峰大輝/黃青

  ☑ N年後設定

  ☑ 第二人稱



  『我是真的很愛你。』


  『……曾經。』


  『黃瀨涼太,我曾經很愛你。』

  這三句話猶如死神的判決,當場讓黃瀨涼太的臉瞬間變得蒼白如紙,但他還是習慣性的翹起嘴角,不願示弱。

  『我也很愛你,小青峰。』他這麼說著、笑著,笑到眼睛都瞇起來了,笑到露出一口白牙,『也是曾經。』


  你們就這樣分開。

  不明不白的,說著違心之論,就這樣分開。


  你後來知道黃瀨涼太的消息都是從報章雜誌上,或是從你那認識一輩子的妻子桃井五月身上得知,但你也只是看看和聽聽,從沒主動去找那些消息。但你總是知道黃瀨涼太現在和誰再一起,無非又是外國籍的、擁有古銅色肌膚的男模特兒們--黃瀨涼太的性向早已不是秘密。

  很明顯的,黃瀨涼太在找尋你的身影。


  時間過得很快,你和妻子的孩子出世、成長、結婚、生子。

  那次分開後,你沒再看過黃瀨涼太。

  你的孫子取名叫青峰良太,一樣的發音,不同的漢字。

  妻子沒多說什麼,但她一直都懂得。

  其實你的孩子和你並沒有血緣關係,當年你的妻子還不是你的妻子只是青梅竹馬的時候,她認識了一個大她七歲的社會人士,他們交往、墮入愛河、上床,但有一天她發現他是個有婦之夫,大吵一架後分手。


  那年的你們,只有大一。


  後面的事情就像俗爛的芭樂劇,分手後妻子發現自己懷孕,她知道自家父母的個性,他們會逼她終止妊娠。可她看過終止妊娠的圖片,她只要一想到她的孩子會被分屍,她就不敢上醫院進行手術,只能抱著日漸脹大的肚子,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哭泣,向來粗心的你卻發現她的不對勁,詢問之下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你為她抱不平,卻沒有提供實際幫助。

  「阿大,你可不可以和我結婚?」抱著四個月、已經有點弧度的肚子,青梅竹馬哭得好不傷心,臉色蒼白如紙,「我沒辦法墮胎、我沒辦法阿阿大……」


  你答應了。


  那時的你和黃瀨涼太交往中,但為了青梅竹馬,你對他說出了那三句話。

  你以為他會崩潰、會哭泣、會憤怒、會……可能會有其他千千萬萬種的反應,但你意料不到,他僅僅是笑著回敬你,說了那些話。

  你有想過要不要坦白,但青梅竹馬阻止了你,她說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你同意了。





  你們結婚,接受父母的接濟到大學畢業,孩子長大、結婚、生子,時間就像從指間滑落的細沙,過得如此快速,轉眼間你已過不惑,正值壯年。你做了警察,是很簡單的民警,每天在派出所需要做的事只有數螞蟻,清閒至極。別人在這個年紀也許孩子才剛上高中,但你的孫子已經五歲了。

  你的孩子叫青峰明,是個男孩,名字是妻子取的。

  孫子出世的時候,青峰明請你幫孩子取名字,下意識的,那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五個音就這樣從你嘴裡併發而出,青峰明以為你是早就想好的,開心的說就叫良太吧──善良的良太。

  你沒有反駁這個誤會,就這樣將錯就錯。

  青峰明和他的妻子都很忙,孩子就交給你們照顧,很莫名的,這孩子很得你的緣,孩子也很喜歡你。

  孩子上學的幼稚園在你的派出所對面,你常常看到那個小小嫩嫩的身影在遊樂常跑來跑去,一下揪那個小女生的辮子、一下掀另一個小女生的裙子,或者是和同年紀的小男生遊戲,玩得不亦樂乎。

  有的時候,那孩子會對你揮揮手,用嫩嫩的童音叫著爺爺、爺爺。

  你笑著應合他。這孩子和你小時候真像啊,你這麼想著。


  那天你牽著孫子的手回家。

  夕陽把你們的背影拖得好長、好長。

  有人叫住了你。

  「小青峰?」熟悉的嗓音再歲月的淬鍊下不再像當年一下清脆好聽,卻多了股滄桑,對你來說依舊好聽。

  你回過身,愣愣著望著黃瀨涼太這個已經完全從你生命中走出的男人,再度走進你的生命。

  也許是身為模特兒的關係,黃瀨涼太的臉龐和你印象中那個十七八歲的黃瀨涼太沒有太多的差別,只是多了些深刻,笑起來的時候眼角也有了細細的幾道紋路,卻依然好看的嚇人,仍舊是那個吸引眾人目光的黃瀨涼太。

  他看起來還是年輕,你卻老了。

  他走向你,輕輕地撫了撫你的鬢角,說:「你老了。」

  你這時才回過神,笑說:「都二十多年了,怎麼可能還年輕?」

  「說的也是。」黃瀨涼太同意的點點頭,問:「這你孩子?」他好奇地看睜著圓溜的大眼盯著他瞧的孩子。

  「不,我孫子。」你揉了揉孫子的頭,把他抱起,說:「叫黃瀨叔叔。」

  「黃瀨叔叔。」孩子很乖的叫道,問:「爺爺這是你的朋友嗎?」

  「哎、他應該叫我爺爺才對吧?」黃瀨涼太好笑地看著你,「我可不介意這稱呼。」

  「對、他是我的朋友。」你回答孩子,五味摻雜,朋友?多辛酸的一個詞彙--酸得讓人發笑,「你比較適合叫叔叔。」

  「是嗎?」黃瀨涼太輕笑,像一陣微風,撫過你的心田,撫著那早已枯萎多年的愛情花,問:「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變戲法般從口袋掏出一顆奶糖,塞到孩子手裡。

  「黃瀨叔叔,你爺爺沒有教過你嗎?問別人名字前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孩子緊捏著糖果,笑得燦爛,講話卻毫不留情。

  「你爺爺教你的?」黃瀨涼太毫不客氣地大笑出聲,搭上你的肩,說:「哎、小青峰,果然是你的孫子啊!」

  「囉嗦!」你難得被調侃,紅了一張俊臉。

  又笑了一會,黃瀨涼太柔柔的問:「我叫黃瀨涼太,你呢?」

  「好巧喔!我也叫良太耶!我是青峰良太!」孩子很有精神的回答,蹭了蹭你的頸肩,撒嬌地問:「爺爺,我可以吃糖嗎?」


  黃瀨涼太愣住,你僵住。


  「原來你……一直沒有忘記我……」一個四十多歲的大男人就這樣在街上哭了出來。

  「我怎麼可能忘記你……」你也哭了。




  FIN



  不要問我在幹嘛,我不知道。

  這裡有兩千多字,這幾天欠下的日更都在這裡了哈哈哈哈哈哈

  不忍說CWT還有一些細項沒弄好所以還是很忙XDDDDD

  CWT結束後要來趕稿了啊(又來###


  黃青H再等一下,我有點累我無法思考H的字句XDDDDDDDDD


  這篇是因為我想打虐(難得)所以才打得,但後面好溫馨喔wwwwwwww

  哎結果還是讓他們遇到了,不想寫虐就寫得很虐,想寫虐的時候反而RY(幹

  結局就這樣ㄅ,除非有超過二十個人和我咳想看後續,不然就這樣了顆顆


  對了、不要討厭桃井拜託QQQQQQQQQQQ

  不是桃井的錯!!!!是我的錯XDDDDDDDDD(幹


  感謝閱讀。

  綺雨,20120809,夜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