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我所珍視的、上、黃灰

  ☑ 黃瀨涼太X灰崎祥吾/黃灰

  ☑ 雜魚強暴、R18G向描寫注意



  華燈初上,漆黑的小巷子中傳來細碎的聲響,壓抑著的抽氣聲、肉體與肉體的碰撞聲、皮鞋與地面磨擦的嘎吱聲,交織成一首詭異的樂章。

  在這樣的巷子中,灰崎祥吾被四、五個看起來就和他一樣不良的少年的壓制住,灰崎祥吾盡力的掙扎著,他知道自己不久前才在撞球場惹翻了這群不良少年,但他沒想到,回報他的不是一場圍毆,而是低俗且惡劣的,輪暴。

  灰崎祥吾沒預料到事情為變成這樣的狀況,原本他只是抱著來看看也好的心情接受了這群不良少年們的談判邀約,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其中為首的少年會提出輪暴他的提議。而一個人終究敵不過一群人,於是便演變成現在的狀況--一個人在灰崎祥吾身後架住他、兩個人分別抓住他的腳,以防他想用腳踹人、而染著金髮、笑容不羈的為首少年、蹲在地上,現正嘗試剝掉他的褲子。

  見自己真的快要被侵犯,灰崎祥吾仍不願屈服,掙扎著、口中咒罵出一長串難聽的話語,但這些舉動在金髮少年眼中無疑是徒勞無功,非但沒有讓他退卻,反而更激起他想上眼前這個灰髮少年的慾望。

  由於灰崎祥吾掙扎的很厲害,金髮少年完全無法把他西裝褲脫下,他只解開了褲頭,但這樣就有辦法對付灰崎祥吾了,他伸出手隔著內褲握住灰崎祥吾尚未勃發的性器,開口:「如果不想要下輩子都陽痿的話,我勸你不要再掙扎了喔。」揚起下巴,清秀的臉上帶著愉悅的笑容,語氣十分輕柔,卻讓灰崎祥吾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愣了一下,灰崎祥吾笑得更加狂妄,反擊:「我寧可下輩子陽痿也不要被你的牙籤幹。」

  「牙籤?」眉頭一挑,金髮少年一時間沒有理解灰崎祥吾的意思,但抓住灰崎祥吾左腳的紅髮少年懂了,他衝動地破口大罵:「你這他媽的賤貨!等等你就不要被老大的大屌幹到搖屁股!!」

  經他這麼一罵,金髮少年也懂了,他臉上的笑容及手上的力道加深,灰崎祥吾痛得想蜷曲身子,但四肢都被牢牢固定的他是無法動彈的,他緊咬下唇,雙手握成拳狀,未修剪得長長指甲深深地陷入肌理,以緩減下身的疼痛。

  「牙籤?你有種再說一次啊。」金髮少年看著那說不上英俊,卻有自己獨特味道的陽剛面龐扭曲變形,心中湧起一股連他自己都不懂的深沉慾望,他現在只想把這個囂張的傢伙幹到求饒。

  灰崎祥吾硬是撐起一抹笑容,往金髮少年的臉上吐了一口口水。


  黑色的瞳孔,倏然放大。


  「我想,不受點教訓你是不會乖乖的吧?」金髮少年輕柔地說道,像是執行正義的法官,毫不留情地宣布灰崎祥吾的命運。


  *


  黃瀨涼太這天頗晚回家,出攝影棚的時候時間已近十一點,他抬頭仰望天空,喃喃自語:「啊、今天是滿月呢……」

  隨手招了輛計程車,黃瀨涼太和司機報了自家地址後便閉目養神。攝影棚離他家不遠,很快就到了他家的巷子口。付了錢、下了車,黃瀨涼太漫步在圓月的光亮下,撒了他滿身,金色短髮和銀色月光,襯的好看。

  這夜很靜。

  黃瀨涼太走的很慢,路過一個死巷時,他隱約聽到一些細碎的聲音,頓下腳步,轉頭一看,映入眼中的畫面讓他倒抽一口氣,原本就大的黃澤硬是瞪大了一倍--

  銀色的月光下,淺灰色的頭髮猶如融入月光一般,發白的光暈,線條優美的頸子向後拉成一個好看的弧度。剛毅的五官,連側面也是那般誘人觸摸,平日猖狂、囂張,讓人為之光火的表情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恍惚迷離、性感蠱惑、以一個男生來說過於媚如秋月的表情。破碎的呻吟斷斷續續地從乾燥到起皮的嘴中洩出,衣衫不整卻不顯的狼狽,反倒讓人血脈賁張,尤其是這人正被另一個少年壓在牆上,陰莖有力的在腸道中進出,更是讓人,嗯,講句低俗點的,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勃起。

  黃瀨涼太感到自己的下身起了不該有的反應。


  黃瀨涼太認得這正被人操的少年。

  灰崎祥吾,他國中的隊友。


  宛如陷入一種魔障般,黃瀨涼太就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灰崎祥吾被操,直到--

  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灰崎祥吾的眼角滑出,亮閃閃,如珍珠、如水滴、如世上最珍貴的寶物。

  「你他媽的給我滾開啊────」撕心裂肺般的嘶嚎,好似負傷的野獸一般,痛苦不堪。


  黃瀨涼太這才發現,灰崎祥吾不是自願和金髮少年進行性交,他心口一緊,憤怒的感覺從心中開始蔓延,竄滿整個身體,他大聲喝道:「你們在幹什麼!」

  大步走進巷子,黃瀨涼太扯過金髮少年就是一拳,沉浸在快感中的少年沒有注意到黃瀨涼太的接近,連那聲喝斥也無法阻止他追求快感,所以毫無防備、結結實實地接下黃瀨涼太用盡全力的一拳,幾顆牙齒被打落,鮮血泊泊流出。

  陰莖從腸道中滑出,交合的兩個人分離,金髮少年跌落在地上,灰崎祥吾沒了金髮少年的支撐,被折騰到癱軟的身體晃了一下,眼看就要跌落在地,卻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金色的髮、眷戀的五官,灰崎祥吾感到自己有什麼東西在這霎那壞了。

  為什麼偏偏是這人看到自己這般狼狽的樣子?

  為什麼、偏偏是自己最珍視的人看到?

  「你走開!!你給我走開!!!」像是看到洪水猛獸般,灰崎祥吾大力的推著黃瀨涼太要他放他下來,眼淚像斷線的珍珠,不斷的流下,但剛剛那場強制的性交耗費了他太多的體力,根本敵不過黃瀨涼太如鐵銬似的懷抱。

  黃瀨涼太不顧灰崎祥吾的意願,硬是把灰崎祥吾攔腰抱起,走近摀住自己臉頰哀鳴的金髮少年,黃瀨涼太又踹了他幾腳,說:「不要再讓我看到你。」聲音冷得讓人凍結。

  金髮少年在道上混了不少年,自認不論什麼樣的怪物都不會讓他害怕,但,此時的黃瀨涼太身上散發出的氣勢讓金髮少年整個人都為之顫慄,他不自覺的點下了頭,連反抗這個「野獸」的慾望都沒有。

  「還不快滾?」黃瀨涼太的怒氣很冷,冷得讓在他懷裡掙扎的灰崎祥吾也不僅顫抖,不自覺地停下掙扎,他的下意識告訴他,這時的黃瀨涼太惹不起,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黃瀨涼太,很新奇,卻讓他害怕。

  金髮少年跌跌撞撞地離開了巷子。

  一見金髮少年離開,黃瀨涼太不僅鬆了一口氣,冷的如地獄來的修羅之氣勢收起,他低下頭注視懷裡這具哆嗦不斷的軀體,眼裡溢出的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深深的,疼惜。

  「祥吾,你還好嗎?」黃瀨涼太的聲音柔到灰崎祥吾覺得自己像冰塊般快化掉了,他從未聽過黃瀨涼太對他這般好聲好氣,不管是國中時期還是W.C.輸掉後,皆然。

  「你不要管我。」灰崎祥吾顫巍巍地闔上灰色眼眸,眼底一片淒然。不論是他急欲隱藏的情感也罷、剛剛所經歷的暴行也罷、抑或是獲得了自己最珍視之人的拯救也罷,一切的一切都讓他好累。為什麼他會遇到這種事?怎就讓他遇上了個喜歡操男人屁洞的變態呢?被另一個同性操灰崎祥吾可以不在意,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就算了,可是、可是……


  偏偏是黃瀨涼太救了他。


  上天何其仁慈卻也殘忍?讓他在被淫姦時,被拯救,但拯救他的,正是他最不願意被看到自己這般狼狽的對象。
見這般脆弱的灰崎祥吾,黃瀨涼太眼色一闇,聲音還是那般溫柔,猶如世界上最深情的情人,說:「我怎麼能不管你?」



  TBC


  安安大家好喔我綺雨^^(廢話

  他媽的爆字數了ㄏㄏ

  希望下禮拜能寫完(痛一萬

  愛情的模樣等等,我想寫完黃灰QQ(幹


  斷在這種地方他媽的幹我知道,但我得去睡覺惹QQ

  說一下ㄜ、灰崎沒有被輪暴是因為那個金髮少年想自己幹所以插進去後就把其他的趕走了(欸

  後面會寫到但怕大家疑惑wwww


  上灰崎,他媽的真爽<<<<<<<<<<<<<<<<<(幹你娘

  我愛黃瀨,他帥到我想哭(操


  感謝閱讀。


  綺雨,201104,青黃翁李(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