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亂世浮生、黃灰

  ☑ 黃瀨涼太X灰崎祥吾/黃灰

  ☑ 黃瀨涼太→|海溝|→青峰大輝

  ☑ 因為是出本要收錄的,所以沒有H,後續的番外也不會釋出(我不會說我H還沒寫)(幹

  ☑ BE注意

  ☑ 亂世浮生預定頁→(按下去)

  黃瀨涼太很久以前就找尋著所謂的生存意義。

  這世界紛擾喧鬧,每個人的心都藏在沒人看得清的角落,在這沒有坦誠的世界,黃瀨涼太時常覺得很寂寞,小的時候還好,愈大愈發空虛,這世上的所有如他皆為浮雲,沒有甚麼值得他放在心裡。從小黃瀨涼太便過著很富裕、在旁人眼裡煞是欽羨的無憂生活,可之於他不過是種負擔,他寧願不要這種生活。試問,父母與自己相處的時間少的可憐,一個禮拜見不到一次面,日常生活只有家僕照顧,沒有人給予自己親情,這樣的生活,你會想要?

  生長在一個沒有親情的家庭中,黃瀨涼太有了個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的小小缺陷--他不會愛。幼年的時候他缺愛缺瘋了,以至於成長後靠著一張好看的面皮獲得無數少女的青睞後,他開始嘗試與人交往,他與很多女性交往,卻沒有劈腿,很守規矩,一次只和一個女生交往。特別的是,從交往到分手,都不會是由黃瀨涼太提出。

  黃瀨涼太的交往對象從來沒有和他在一起超過一個月,很多人與他分手的原因都是:「你根本沒有喜歡過我。」黃瀨涼太自認冤枉,他都盡量照交往對象的要求去做了,怎最後還是落得了個分手下場?後來他也看開了,女朋友照交往不誤,只是好像少了一點真心。

  不,黃瀨涼太從第一個交往對象到現在,都沒有放過真心。

  黃瀨涼太,有一顆破了洞的心臟。

  然而,灰崎祥吾大概是世界上最了解這點的人。縱然黃瀨涼太的視線從國中開始到交往後,注視的一直都是那個叫做青峰大輝的渾蛋,他還是非常了解這點--許是因為,從一開始,他眼裡裝的,只有,黃瀨涼太,從初識到交往都是如此。


  黃瀨涼太知道灰崎祥吾對自己來說頗不一樣,除了青峰大輝外,灰崎祥吾大概是黃瀨涼太唯一放進心裡的對象,這話怎麼說?這要追溯到他們交往後的某一天,兩人1on1後坐在河堤旁吹風休息閒聊,黃瀨涼太隱在心裡許久的問題很突然的脫口而出:「人活著到底有什麼意思?」

  灰崎祥吾怔了下,莞爾一笑,答:「亂世浮生。」


  很多年後,黃瀨涼太想起這天。

  他想,如果他對灰崎祥吾真有一個心動的moment,那一定是灰崎祥吾說出這句話的當下--輕蔑的笑說盡他的神氣,風吹過來吹起他白色的衣領,也吹走了黃瀨涼太悲觀的相信。

  是灰崎祥吾讓黃瀨涼太瞭解,何謂「生活」。


  很多人知道黃瀨涼太與灰崎祥吾交往後,不約而同露出了很驚訝的神情,他們沒有想到這兩個幾乎可以算是「仇人」的兩人會湊到一塊,尤其是灰崎祥吾對黃瀨涼太的厭惡從以前就不懂得掩飾,甚至做出不少人神共憤的事,所以這兩個人會湊在一起還成了情人,讓不少人跌破眼鏡。

  黃瀨涼太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他不過就是在W.C.結束後的一個月,在街上的籃球場上看到灰崎祥吾,一時興起而和灰崎祥吾來了一場又一場的1 on 1。他們並沒有說好,卻不約而同地不使用自己的特殊技巧,完全只用單純的球技切磋,而灰崎祥吾和黃瀨涼太的比數到了最後,竟是相同。這也說明了一件事,他們的實力其實相當接近,可惜黃瀨涼太的特殊技巧略勝一籌。

  從太陽正午切磋到夜幕低垂,一黃一灰,相近髮色的兩人躺在墨綠色的地板上,相映的好看。望著橙紫色的天空,灰崎祥吾那些隱於心中許久的情感自然而然流瀉而出。

  「涼太,我們交往吧。」介於男人與少年間的低啞嗓音靜靜吐出一個讓黃瀨涼太瞪大雙眼的直述句。

  「……祥吾,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黃瀨涼太發現自己的聲音喑啞的可怕,像是有個名為「慾望」的東西被壓抑住一般,聲音飽含訝異,但更多的,居然是了然,像是他早就知道灰崎祥吾會這麼說一般。

  灰崎祥吾嗤笑出聲,嘲諷反問:「我有什麼時候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了?」頭側向黃瀨涼太,表情是不變的猖狂,還有些黃瀨涼太看不清的情緒,而灰濛濛的眼裡一片堅定,宛如千錘百鍊過的岩石,美得純粹。

  那個剎那、那個瞬間、那個當下、那個片刻,黃瀨涼太有一點恍神,他的心裡好像有什麼被觸動,卻也只是輕輕的掠過他的心湖,而後又過於平靜。

  「好,我們交往吧。」黃瀨涼太聽到自己這般回答。

  而兩人都沒有想到,這一交往,就是六年。


  *


  這年冬天,他們已交往五年多,快要從大學畢業。

  灰崎祥吾的頭髮早已長回國中的模樣,只因黃瀨涼太一句話:「我還是覺得你國中的樣子比較好看。」衝著這句話,灰崎祥吾把頭髮染回原來的顏色,並把頭髮留長,不過半年,囂張至極的雷鬼頭已不復存在。他以為自己會感到惋惜或是其他,但在看到鏡中那和國中相差無幾的面容,他卻笑了,面上的笑依然是他引以為傲的輕蔑狂放。有什麼東西改變了,卻也有什麼東西沒有變,灰崎祥吾依然是灰崎祥吾,黃瀨涼太依然是黃瀨涼太,不過是兩人的關係成了戀人、針鋒相對的時候少了許多,說不清是灰崎祥吾為了黃瀨涼太改變,抑或是黃瀨涼太學會容忍灰崎祥吾,也許是灰崎祥吾原本就不是那麼討人厭的傢伙,那些令許多人厭惡、不齒的行為僅是自我的保護色,如同黃瀨涼太的笑容一樣。

  他們現已同居,從升上高三的春天至今也經過三個春天。高三那年,灰崎祥吾和父母表明自己要和黃瀨涼太同居,這樣念書也好有個照應,父母見一向在混日子的灰崎祥吾有的上進心,自是欣然同意,完全沒有往自己的兒子是個同性戀這方面想,只以為他們是比較好的朋友。

  收拾好行李,灰崎祥吾進駐了黃瀨涼太自己購買的公寓,三房兩廳兩衛,住兩個高中生綽綽有餘。


  這日,黃瀨涼太工作結束後和工作人員們去吃了消夜,回到他們同住的公寓已是凌晨兩點多近三點,瞄了眼手錶進了電梯,門開門關門開,到達他們居住的十三樓。濃厚的菸草味撲鼻而來,而製造出這陣濃郁味道的青年正蹲在鐵門前抽菸,腳邊堆了一座香菸小山。黃瀨涼太在電梯前頓下腳步,望向低頭看著地板的灰崎祥吾,眼裡一片清明。

  聽到細碎的聲響,灰崎祥吾抬起頭,灰色的雙眼裡映著黃瀨涼太的身影,捻熄手上冒著煙的白色柱體,拍拍沾染到褲子上的灰燼,站起,道:「你回來了。」

  灰崎祥吾身上的衣裳只有件T桖,外面罩著件灰色外套,在這深冬的夜中略顯單薄,雖公寓內不會吹到風,但氣溫還是頗低。黃瀨涼太見灰崎祥吾這樣穿,不悅的蹙眉邊脫下自己的外套邊走向灰崎祥吾,披到他身上,問:「怎麼不多穿點?」

  灰崎祥吾知道黃瀨涼太問這句話單純是疑惑他怎麼穿那麼少,更多的就沒有了,絕對沒有其他情緒混雜,連關心都稱不上。可是黃瀨涼太現在的表情帶著淡淡責怪、眉也蹙起,讓灰崎祥吾一時有些恍惚,好似他與黃瀨涼太真的是對戀人而他現在面對的是毫無保留的關心。

  一瞬間,灰崎祥吾紅了眼眶,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低下頭掩飾過多的情緒,反問:「怎麼沒說今天會晚回來?」

  黃瀨涼太一聽,心虛的笑了笑,知道這回確實是自己的問題,他答應過灰崎祥吾晚回來會事先告知,卻食言了,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每次他都答應會告訴灰崎祥吾自己晚歸,卻沒有一次做到。

  「你又忘記了。」一見黃瀨涼太的表情,灰崎祥吾馬上瞭然。

  「祥吾、你生氣了?」黃瀨涼太小心翼翼的問,那副戰戰兢兢的樣子讓灰崎祥吾有種黃瀨涼太是真的擔心他生氣的錯覺,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黃瀨涼太只是怕麻煩,不想安撫生氣的戀人。

  「沒有。」灰崎祥吾聳聳肩,「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平舖直述地道出一個事實,沒有太多特別的情緒,平平穩穩地描述一件事,好似這與他自己無關。

  「對不起。」黃瀨涼太討好般的把戀人納入懷中,說:「下次不會了。」

  灰崎祥吾沒有回話,僅是抱緊了黃瀨涼太,像是要把對方容於自己的血肉般,用力抱著。雖然黃瀨涼太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不會忘記,可灰崎祥吾實在太過了解黃瀨涼太,他知道下一次黃瀨涼太還是會忘記告訴他,而他仍然會像個傻子一樣等門一整夜,這情況從他們交往至今不知重複了多少遍,然,黃瀨涼太沒有一次記得告訴灰崎祥吾。吸著尼古丁、等著黃瀨涼太,直到黃瀨涼太出現,灰崎祥吾每每看到耀眼金黃的身影映入眼中時,都有種他等了黃瀨涼太一輩子的錯覺,他想起中國有一個傳說:「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樑柱而死。」他知道自己就如同尾生一般癡傻,絕對會為了等待黃瀨涼太而死在橋下,任由自己被洪水淹沒的那個瞬間,心裡想的正是:「涼太,你怎麼還沒來?」

  剛同居的那段時日,灰崎祥吾的心理其實很不平衡,他想自己為黃瀨涼太付出的那麼多,得到的回報卻少得可憐,交往五年近六年,他從未曾黃瀨涼太口中聽到一聲喜歡。而所有家事都是他一手包辦,因為黃瀨涼太對家務事非常不擅長,只會幫倒忙,而灰崎祥吾又覺得花錢請家政婦來家裡幫忙很浪費錢,乾脆自己做。他的家境雖不算窮,卻是平凡人家,從小他就幫著母親做家事,手腳倒也麻利。不過,轉念一想,他不是早就知道黃瀨涼太是怎樣的人了嗎?現在才在抱怨自己得到的不夠多未免太過矯情,更何況說提出交往的人是他,他根本沒有資格去埋怨自己獲得太少。

  黃瀨涼太就是個沒心沒肺的東西,不僅對灰崎祥吾,他對待自己皆是那麼殘忍,殘忍到灰崎祥吾自身傷痕累累卻學不心疼自己,反倒去心疼黃瀨涼太,他心疼黃瀨涼太不會愛,連憧憬和愛情都分不清,笨拙到他每每想到黃瀨涼太對青峰大輝的情感,心中湧上的竟不是嫉妒,而是打從心底湧出的,疼惜。

  灰崎祥吾當然知道自己這樣很傻,連虛長他兩歲、現在當了工程師的高中學長石田英輝也這麼說。在灰崎祥吾與黃瀨涼太的交往中,石田英輝大概是除了當事者外,最了解他們交往始末的人。

  「祥吾,我們進屋吧?現在冷得很。」黃瀨涼太的聲音溫柔的過分,惹得灰崎祥吾又想掉淚,即使知道黃瀨涼太喜歡的不是他,可光是偶爾能擁有流瀉片刻的溫柔,灰崎祥吾就覺得從以前到現在的付出,都值得了。

  縱使痛多與快樂,他還是如此堅持,不願與黃瀨涼太分手;縱使沒有人看好他們的愛情,他還是繼續堅持;就算必須與世界為敵,灰崎祥吾想他還是會擋在黃瀨涼太身前,盡自己的全力不讓任何東西有機會去傷害到黃瀨涼太。

  這時的灰崎祥吾沒有料到,在往後,他便是那個傷害黃瀨涼太最深的人。


  「嗯。」回了個表同意的單音,灰崎祥吾放開黃瀨涼太,開了家門。

  尾隨灰崎祥吾步入家門,黃瀨涼太有種:「啊!終於到家的呢。」的歸屬感,這種打從心底湧出的滿足,是幼年時期的他不曾擁有的。可黃瀨涼太向來不是會注意到這種枝節細末的人,他只覺得很滿意灰崎祥吾把自己的生活空間打理得很舒適,後來黃瀨涼太想起這時候的自己,不僅發笑,笑自己的愚昧。如果他能再細心一點,也許有些事情就不會變得那麼難以挽回。

  而心中湧起的深深滿足促使黃瀨涼太從後抱住灰崎祥吾,頭埋進他的頸間,汲取他身上的味道,古龍水的香味與燃盡的煙味混雜成一種說不出是好聞還是難聞的味道,是一種純男性的蠱惑味道,惹得黃瀨涼下身起了不該有的反應。

  屁股頂著一個堅硬物體,是個人都會有感覺,而灰崎祥吾不是死魚更不是屍體是個活人,他當然感受到那熱跳動的器官。伸出手,摸了摸黃瀨涼太保養的絲滑柔順、觸感極佳的頭髮,感受髮絲滑過指間的觸覺。有點眷戀、有點疼寵、更多的,是縱容。

  黃瀨涼太張口,咬住灰崎祥吾的脖子,吸含並啃咬。


  *


  灰崎祥吾有的時候會想,他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黃瀨涼太?那個男人除了好看的面皮外,其他根本一無可取,後來他想,他愛的真的就是黃瀨涼太的這個人的所有,不管黃瀨涼太給了他什麼,他都欣然接受。他以為自己可以持續付出、不求回報,只要還能待在黃瀨涼太身邊、只要還能保有黃瀨涼太「情人」的位置就能知足,可是灰崎祥吾不是個聖人,他只是一個平凡的、想得到愛的大男生,也不免俗的犯了所有人會犯的通病--得到了一點,就會想要更多,永遠無法知足。

  他真的想要知足的,可是、可是--

  當他看到黃瀨涼太和青峰大輝在一起時的快樂容顏,他突然發現,他好累。

  累到連話都說不出口。

  他站在街角,看著那個早上笑得一臉春光燦爛,說要去工作,離開前還給了他一個離別吻的男人與青峰大輝並肩而行,他佇立在那裡,定定地看著兩個人愈走愈遠,直至兩人的背影消失不見。

  連抬起腳的力氣也沒有,只能站在原地,感覺到有冰涼液體滑過臉頰,恍然間,灰崎祥吾以為下雨了,抬頭一看才發現天空澄亮,陽光眩目,伸出手,摸向臉頰,才發現自己已是淚流滿面。嘲諷地扯扯嘴角,灰崎祥吾想,如果要黃瀨涼太在他和青峰大輝間擇一,黃瀨涼太選擇的,定是青峰大輝。

  黃瀨涼太和青峰大輝有聯絡灰崎祥吾是知道的,不只是青峰大輝,連同奇蹟世代、海常的學長學弟們也常約他出去。灰崎祥吾僅是擁有「情人」的地位,他們親吻過彼此、牽過手、相擁、做愛,但他們,沒有約會過,黃瀨涼太總是那麼的忙,分給他的時間少的可憐,在黃瀨涼太心裡,灰崎祥吾永遠是Last One,總是要先顧到別人才顧到他。灰崎祥吾知道自己沒有資格抱怨,但長期下來付出了那麼多、那麼多,也是會累的。人的心都是肉做的,無形、持續不斷、層層累積的傷害怎麼可能沒感覺?

  他真的,累了。

  他不想去探究黃瀨涼太欺騙他的原因,也不想知道黃瀨涼太與青峰大輝湊在一起的原因,對現在的他來說,全都無所謂了,他只知道他好累,累到他無法和黃瀨涼太繼續走下去。

  灰崎祥吾終於抬起腳,向前邁進,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回到家裡時天已全黑,黃瀨涼太還沒有回來,到了夜半才帶著倦容出現,一出現就大聲嚷嚷,說他今天好累,攝影師不斷折磨他,重拍了好幾組照片。那個時候,灰崎祥吾早就收拾好了行李,聽著黃瀨涼太的謊言,他發覺自己竟是無動於衷,他把鑰匙放在飯桌上,截斷黃瀨涼太的抱怨:「我們分手吧。」

  黃瀨涼太瞪大了一雙本就大的眼,嘴來不及闔上,張的大大,有些愚蠢,這是灰崎祥吾從沒見過的震驚。

  灰崎祥吾說:「我累了。」

  黃瀨涼太僵直在門口,粉色的唇開了又闔,沒有話語。

  灰崎祥吾沒有多什麼,只在走出去那個曾經的家前抱了抱黃瀨涼太,在他耳邊輕聲說:「強扭的瓜不甜,這我早該知道,而我強行擁有了你情人的位置,現在也早該還給你真正愛的人了。」笑了笑,「涼太,我是真的很愛你,就算你不屬於我,我還是希望你幸福。你答應和我交往時我好開心,想說我要好好愛你,好好和你過日子……很抱歉拉你淌這渾水,我們從不適合彼此,對不起,原諒我……」語畢,灰崎祥吾頭也不回的離了那個家,再也不想回頭。

  他這六年所受的真的夠多了,多到後面他連牽著黃瀨涼太的力氣也所剩不多,年輕時還可以憑著一股蠻勁硬是拉著黃瀨涼太的手,可現在,一切都被磨的差不多,個性上的稜角也成了圓滑,就連愛情,也只剩下記憶。

  他沒有說再見,因為真心希望不要再見。




  END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有千言萬語想要說,但都是些廢話,就留到本子裡吧!!!

  灰灰整個是自我流的感覺+設定,礙於原作描寫太少所以都是自我的認知,如果與你心中的灰崎不謀而合,我會很開心的><

  再次感謝。

  綺雨,2102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