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3】黑子的籃球、青峰受合本《After School》資訊頁



刊名:After School
配對:青峰受中心,青、青、青、
性質:大家一起上青峰,H有,R18
作者:綺雨(主催)、飛鳥布亦軒留芳.伊
繪者:金塔卡
尺寸:A5判豎排|內頁米白道林100磅
字數:約六萬
價格:250上下

配對執筆說明:
綺雨:黃青
飛鳥布:黑青
亦軒:火青
留芳.伊:櫻青

預訂頁

【試閱內收】
青—下的有什麼 BY飛鳥布
  青峰君,籃球固然重要,但還是有很多可以跟籃球一樣重要的事情,只是青峰君你拒絕去發現而已。(之後他好像還小聲說著或許也跟青峰君的智商有點關聯,不太確定)
  赭紅色的籃球因為自己的指尖施力而往前往上推進,在空氣中劃出一條拋物線,俐落的進網聲伴隨著青峰大輝的籃球已經許久。籃球對他而言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容易燃起熱情但卻也容易深受影響。青峰大輝已經有點茫然,一直朝著頂峰走,最後自己能看見的是怎樣的光景?

  與黑子面對面坐著的他,閉起雙眼往後仰,將頭顱靠在桌上,沉默得不像話。黃昏的顏色染在他們身上,黑子空靈的雙眼抬起視線,夕陽的橙色覆蓋在那層小麥色之上,使得青峰的皮膚看起來更略深些。他忍不住從對方抬起的下顎開始看起,慢慢地沿著頸部線條下滑,你的腦袋似乎出現了一些雜亂的思緒,比方說你想用手碰觸那線條或者是用舌頭描繪,更或者是像隻猖狂的獸用銳利的齒尖在其之上劃出更多紅色的線條。

  再度坐直腰桿,一回來對上了黑子哲也的視線,青峰大輝的眼睛裡閃過一絲訝異,對方想要裝做若無其事卻也讓他笑了一笑。原來總是趁著自己不注意的時候看著自己啊…奇怪的阿哲。





青—空而眠 BY綺雨

  說不清自己是怎麼愛上「那(黃)個(瀨)男(涼)人(太)」的,明明他喜歡的是大胸部的女生不是嗎?


  墮落。
  如此墮落。

  迷離各色的光線如吃人的怪獸般在青春動人的軀體上舔拭,每人身上的光色不時變換交錯,在每個人身上輕觸卻又馬上離去,像五顏六色的熱帶魚,配上震耳欲聾的音樂,整個舞池好似一個巨大的水族箱,一尾又一尾的魚兒交尾,求得愉歡。
  這是個只有男人的世界。
  驀然,一個藍髮黑皮膚的青年出現在這個世界,似水滴一般,在平靜無波的水池激起陣陣漣漪。


  「黃瀨……」
  好想碰觸。


  「是這邊才有的調酒,以藍色夏威夷為基底再加上JELLYBIRD原味果凍酒,還不錯喔!」男人將手撫上青年的眼,「你有雙很美的眼。」
  「…‥謝謝。」
  「我是藤原亮太,你呢?」藤原亮太遞給青年一張名片,並將手環上他的肩。
  在聽到相同的五個音所拼成之名時,青年瞪大了雙眼,但看清楚名片上的漢字後,突然有些放下心。
  「我是青峰大輝。」青峰大輝回答。
  「那我叫你大輝囉?」藤原亮太笑著。
  「…‥嗯。」




青—(暫無題) BY亦軒


  聽說青峰最近稍微安分點的火神,偶爾會在誠凜提早結束練習、或是沒有練習的日子閒晃到不遠的桐皇學園,有些突兀的立領制服與躲不了視線的高壯身型怎麼都無法融入西式制服的校園。火神大我迅速穿過諾大的校庭,熟門熟路的繞過教學大樓後方,再拐個彎就能看到體育館的位置。
  「那個……」怯弱弱的聲音抖著尾音從身後傳來,要不是天氣正好陽光普照,火神大我保證會嚇出個冷汗來,「火神同學嗎?」
  「嗯、啊、那個…你是那個蘑菇--櫻井嗎?」講到一半才發現被學長感染的歪稱差點就在本人面前脫口而出,基於禮貌上還是改口的火神,老實說他還是不習慣眼前這人膽怯過度的個性。
  「突然叫住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如果要找青峰同學的話,他、他應該還在體育館--」
不用猜也知道接下來好段時間都會夾雜著櫻井的道歉,火神忍不住打斷,連躲帶溜的來到體育館前。

  「別那種表情看我啊,火神。」青峰扯著一邊的嘴角,汗水沿著短前髮流下,眉間抵擋著。肌肉發達的雙手架在火神肩上,箝制著火神的舉動。
  「很、緊啊、青峰…-」
  悶哼著粗喘氣的火神因青峰的動作而斷續不完整成一句,眉頭緊皺著,雙腿間的腫脹不斷被壓迫。
  青峰大辣辣的跨坐在火神敞開的雙腿上,火神的底褲理所當然的被青峰扯開,高挺的分身早已沒入青峰臀部,緊密的吸合著。汗水沿著股溝滑下,廝磨的鬢角。



青—不同 BY留芳.伊


  ──他和青峰正在交往。
  這是個,就算由自己口中說出、他本人都會覺得像是謊言的事實。
  但這的確是真實。
  他,櫻井良,和青峰大輝正在交往。
  而且至今仍是現在進行式。
  說實話,他們開始交往的契機和過程真的很謎。
  對於青峰,櫻井一直是懷著一種有些佩服有些困擾的感覺,儘管習慣性的反應總讓旁人覺得他是畏縮且害怕地被青峰所打壓,但事實並非如此──否則櫻井也沒那個能耐待在那人身旁這麼久。
  滿口道歉的他從不曾停止瞠大眼觀察並看清周遭,因此他也很快就看出了青峰的任意妄為和攻擊性其實是因為受到傷害而放棄了些什麼的武裝表現,就像櫻井自己為內心深藏的攻擊性所加上的「對不起」的枷鎖一般,都只是表面上的一種偽裝、欺騙和假象。
  目的是為了將內心的某種「什麼」和外在給區隔、隔離、並隱藏起來不被發現。
  為了保護──保護自己、亦或是避免他人受到傷害。
  青峰和櫻井、其實是一樣的。
  為了保護自己而用兇狠武裝自己的青峰、和為了避免傷到別人而用軟弱包裝自己的櫻井,其實、是一樣的。
  但卻又如此不同。
  現在櫻井回想起來,大概就是因為這一點,令他無法將視線自青峰身上移開、儘管會被那中二的暴行刺得滿身刺仍沒有離開那人身旁。
  甚至由於一種不知是放不下或是親近感的無以名狀情緒使然,他竟還會為了和青峰之間漸頻繁的接觸感到喜悅。
然而也僅止於這樣稍微有些在意的程度而已。
  所以他才說,他們開始交往的契機和過程真的很謎。
  他們的感情、他的喜歡──他們的愛情,是在「交往」後才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