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3】黑子的籃球、黃青本《預測》再錄本資訊頁

【前言】

總而言之是上冊+下冊的內容!!!
因為上冊出的時候很趕,所以文筆及情節安排都有點RYYYY(?
上冊內容會全部翻新&加上新的八到十篇!!!

有買上冊的不用擔心會虧,領取時出示上冊的本或是照片,皆會現場折50元&贈送額外的小本子!!!
下面會有選項可以勾選,如果曾有預定過上冊填寫一樣的暱稱領取時就會直接幫你折50元!!!

大概就是這樣,謝謝你們看到這邊!!!QQQ
我愛青峰大輝,真的。

綺雨,20130201

PS如果窗的話就黑子only2見(幹

【特別注意】

黃青十年後設定是知名模特兒及體育老師
同居設定
黃瀨涼太X青峰大輝/黃青
R18
再錄本

【本子資訊】

刊名:預測
配對:黃瀨涼太X青峰大輝、微黑子哲也X火神大我
性質:R18、歡樂傾向
作者:綺雨
繪者:金塔卡
字數:四萬上下
格式:A5判左翻橫排|內頁米白道林100磅|封面萊妮紙
售價:200上下
販售方式:CWT33 D1D2皆在 B1 T08、通販

預定頁

【試閱內收】(我知道大家都愛看肉所以是放02)(幹
  這天青峰大輝離開學校回到家,打開門、脫下鞋子習慣性道聲:「我回來了。」回應他的不意外是一片漆黑寂靜。

  對了,黃瀨說過今天晚上有場時裝秀。站在玄關,青峰大輝突然很不想面對漆黑的屋子。雖然他從未和黃瀨涼太抱怨過這件事,但明明就是同居的情人卻沒有辦法時常見到對方,空虛感果然還是很重。

  他有多久沒有聽到有人回答一句:「你回來了。」了呢?

  「黃瀨……」細不可聞的低聲呼喚。

  驀然,家中的燈被打開,照亮原本漆黑的空間,鵝黃溫暖的光線把整個家變亮,溫柔和煦。青峰大輝瞇起眼,眼睛還不太適應突然的光線。

  一個溫潤低醇的嗓音婉轉地唱起歌來。

  「Well you done done me and you bet I felt it

  I tried to be chill but you're so hot that I melted

  I fell right through the cracks

  Now I'm trying to get back

  Before the cool done run out

  I'll be giving it my bestest

  And nothing's going to stop me but divine intervention


  I reckon it's again my turn to win some or learn some


  But I won't hesitate no more, no more

  It cannot wait, I'm yours」

  隨著歌聲地傳出,原本應該不在家的人捧著青峰大輝喜歡的奶油蛋糕走入他的視界,金黃的髮在鵝黃的燈光下折射出焦糖似的光暈,美的炫目。

  青峰大輝愣愣地看著黃瀨涼太把蛋糕放到飯廳的桌上,邊唱著歌邊朝他走近,神情深情、眼神纏綿。

  「I’m yours,my dear。」唱出最後一句歌詞,黃瀨涼太雙手環上青峰大輝粗細適中的腰間,在他耳邊輕聲祝賀:「交往五周年快樂。」

  「嗯,交往五周年快樂。」青峰大輝將頭埋進黃瀨涼太頸間,手也環上他的腰,表達他對這男人的眷戀。他根本不記得今天是他們交往五周年的日子,屬於他們的紀念日一向是黃瀨涼太在記並主動慶祝,青峰大輝不是不在乎,而是因為知道黃瀨涼太會記住,所以他就不會去特別注意。歸功於青峰大輝的漫不經心,他們每年的紀念日每每都會有驚喜。
而青峰大輝也不是真的一個紀念日都沒有記住,他唯一記住的,只有黃瀨涼太的生日。


  「喜歡嗎?我唱的歌。」黃瀨涼太滿懷期待,手親暱地順了順藍色粗硬的頭髮,往下滑,安穩的貼在背部上。

  「笨蛋、我聽不懂啦!」青峰大輝無奈地用頭撞了下黃瀨涼太的頸窩,這傢伙明明就知道他英文不好!他聽得懂的只有「I’m yours,my dear。」其他的在他耳裡都是無意義的字句,僅覺得那些奇怪的音節組合在一起的歌曲還不錯聽。

  「沒關係,我一字一句慢慢教你。」黃瀨涼太低笑,手不安分地往更下面滑去,停在結實緊俏的臀部上揉捏,充滿性暗示。


  青峰大輝咬住黃瀨涼太的脖子,主動啃咬精緻的鎖骨。

  對於青峰大輝的主動黃瀨涼太很是滿意,但他比較想接吻吶,正當他想要開口表達自己想接吻的意願時,青峰大輝抬起頭堵住那張什麼都還沒說出口的嘴,吸吮,舌頭照著嘴唇線條描繪,卻沒有探入嘴中,像小貓舔吻似的親吻弄得黃瀨涼太心癢癢,焦躁起來。

  黃瀨涼太撩起青峰大輝衣服的下襬,手伸進青峰大輝的衣服中,熟悉門路的找到褐色乳頭,細長的手指夾住肉粒,輕輕一轉,便讓青峰大輝脊背發麻。

  「不要在門口做啦!」青峰大輝感受到黃瀨涼太的撫摸,唇舌剝離,咬了下黃瀨涼太的臉。一想到結束後還得清理門口的液體就覺得麻煩。

  「好吧。」黃瀨涼太回咬青峰大輝的鼻尖,毫無預警就把比他高三公分的戀人攔腰抱起。

  「喂!」驟然被黃瀨涼太抱起的青峰大輝慌亂地單手抱住黃瀨涼太的脖子,好維持平衡。這並不是他第一次被黃瀨涼太像個女生般的抱在懷中,卻還是會覺得緊張,這種像是被當成珍寶般的對待,讓他很感動也很羞恥,畢竟一個大男人抱著另一個大男人的畫面怎麼想怎麼怪,完全找不出一絲的和諧性。

  「我會很重嗎?」青峰大輝突然這麼問。

  「當然重。」黃瀨涼太笑答。

  「…………」雖然知道自己比黃瀨涼太整整重了八公斤,但這種毫不修飾的回答讓青峰大輝很不爽,雙手環抱黃瀨涼太的脖子還重地啃了幾口,表達他的不滿。

  「懷裡抱著全世界,你說重不重?」黃瀨涼太把青峰大輝的啃咬當作情趣的一種,有趣地笑了笑,慢條斯理的回答。

  「你很煩。」青峰大輝嘖了一聲,面色漲紅。縱使知道這個叫做黃瀨涼太的傢伙最擅長的技巧是甜言蜜語,卻還是抵擋不住經過修飾增添的言語,尤其是黃瀨涼太在說綿綿情話時的嗓音及視線,如同紅酒般醇厚的聲線加上一點鼻音,以及深情的視線,足以讓所有女人軟了腰--當然絕對不包括青峰大輝,他只會起雞皮疙瘩而已。

  黃瀨涼太把青峰大輝抱到飯廳的桌子上,桌上放著一盤裝飾滿草莓的奶油蛋糕。

  「我們來吃蛋糕吧。」黃瀨涼太如是說,臉上的笑容燦得發慌。


  古銅色的軀體赤裸裸、毫無保留展現在黃瀨涼太的眼前,他好好地、細細地欣賞著被他撫摸過無數次的軀體--上半身雖沒有糾結的肉瘤,但薄薄一層覆蓋在骨骼上的肌肉線條看起來加倍迷人,展露出男性魅力,雙。專注的眼神讓青峰大輝面頰上的酡紅更深,見此,黃瀨涼太才愉快的伸手把蛋糕上的鮮奶油抹到青峰大輝的腹部上。

  「你真的是!」青峰大輝無奈又寵溺地摸了摸黃瀨涼太那頭質地柔順的金髮,雙手向後壓在桌面上,好支撐自己的重量。

  黃瀨涼太低笑幾聲,沒有回覆青峰大輝,俊美精緻的臉朝結實的腹部靠近,伸出鮮紅舌尖舔舐乾淨沾染在腹部的鮮奶油,往下,含住已抬頭的小傢伙,細細地從根部舔到不斷溢出黏滑液體的蕈狀頂部,一點一滴的舔遍青峰大輝的性器,連底部的囊袋都不放過,含住並吸吮。

  青峰大輝覺得自己的腦袋熱到像是要融化一般,明明不是第一次被現在吸吮他的性器的這個男人這般服侍,每每還是覺得很羞恥,畢竟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毫無心理障礙地替另一個男人口交。生理淚水從眼角滑落,沙啞低沉的嗓音從喉中溢出,對黃瀨涼太來說,無疑是上好的催情劑。腰圍適中的腰身不斷擺動,戳刺著那帶給自己無限快感的柔軟口腔,青峰大輝把手用力插進黃瀨涼太柔軟的髮絲間,好讓自己的性器能更深入到那柔軟潮濕的口腔中。在黃瀨涼太不斷的刺激下,青峰大輝覺得自己快要噴發,趕緊提醒:「黃瀨我快射了!」

  不料,黃瀨涼太竟沒有像往常一樣吐出那快噴發的器官,而是給予性器更多的刺激。躬起腰、緊抓住黃瀨涼太的頭髮,青峰大輝低喘並射了黃瀨涼太滿嘴精液。

  咕嚕一聲,黃瀨涼太自然地吞下那腥羶的液體,鮮紅舌尖探出口腔,舔了舔溢出嘴角的唾液及精液--那樣子煽情至極,且像極了吸取人類精氣的淫魔或者以鮮血為食的吸血鬼。

  青峰大輝呆呆地望著黃瀨涼太吞下從他體內射出的液體,沉溺在高潮餘韻的腦袋跟不上黃瀨涼太的動作,無法做出太大的反應。等他反應過後來,他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的體液已進入黃瀨涼太的嘴裡、經過黃瀨涼太的食道、滑到黃瀨涼太的胃裡,這讓他有種自己會被這男人生吞活剝的錯覺,腦袋發熱,天啊!那可是精液啊!他不是沒吃過精液,所以知道是哪種味道,那味道……嘖,他媽的超難吃。

  「這是懲罰,下次要記得叫我的名字。」黃瀨涼太好笑的看著青峰大輝的臉色從沉溺在高潮中的餘韻到發呆到反應過來,然後吻上青峰大輝,把嘴裡剩餘的精液渡到青峰大輝嘴裡。

  完全沒有溫柔兩個字可言,黃瀨涼太直接把舌頭伸進那因為喘息而未閉合的嘴中,與青峰大輝的舌頭糾纏著。青峰大輝在黃瀨涼太嘴裡嚐到自己的精液味,很苦很澀,和美味兩個字完全沾不上邊。

  青峰大輝知道黃瀨涼太的吻技很好,但交往五年、上床十多年,他自詡吻技不會比黃瀨涼太差,不甘示弱地主動糾纏黃瀨涼太的舌頭。

  舌與舌交纏、分開、交纏,無心嚥下的唾液染濕彼此的嘴角,讓深吻更加黏合。舌頭就像有意識的活物,恣意的在口腔內流轉,所到之處無不掀起陣陣的強烈快感。煽情的摩娑青峰大輝嘴裡所有的敏感點,在舌葉側邊和下方一帶不斷的摩擦,舔過上方的齒列。唾液不斷湧出,從嘴角滑下,並順著肌理線條往下,沾上脖子。

  「哈啊……」青峰大輝趁著交換角度的空檔喘了口氣,整個身子都軟了,就算和黃瀨「練習」了這麼多年,他還是無法擁有如同黃瀨那樣高超的吻技。


  雙脣剝離。

  「你又硬了呢。」用兩根手指輾壓著青峰大輝的乳頭,黃瀨涼太笑得開懷過分。

  「你不也是?」青峰大輝不甘示弱,挑釁的把腳踩上黃瀨涼太堅硬的跨部踩踏。

  「是這樣沒錯。」黃瀨涼太同意的點點頭,把青峰大輝的腳架開,並把沾滿奶油的手指插入那被他長期使用而成了一種瑰麗鮮紅的肛門。

  「唔、」青峰大輝發出一聲悶哼,不痛,但難受,「你可不可以用潤滑液?」俊臉微紅,用奶油真的太過煽情。

  「我想用奶油嘛。」黃瀨涼太撒嬌,插入第二根手指。

  「去拿潤滑液!」青峰大輝喘了一聲,抓緊黃瀨涼太的肩膀。

  「現在去拿就和叫我去樓下買保險套一樣殘忍!」黃瀨涼太癟嘴。

  「去拿。」青峰大輝堅持,腰部卻被黃瀨涼太高超的技巧弄得發軟,無法踹開黃瀨涼太。

  「小青峰真殘忍啊。」黃瀨涼太再度吻上青峰大輝,封住所有意見。


  深吻。

  手部的動作持續進行,在奶油的潤滑下肛門口已開始收縮,黃瀨涼太可以感覺的到內壁迫不急待的貼上手指,但他不想讓青峰大輝受傷,所以就算現在就很想把性器插入洞中,他還是把手指增加到三根,專注找尋起青峰大輝的前列腺。

  「嗯啊……涼太!!」青峰大輝弓起腰,背部拱成一個圓滑的弧度,如天上的彩虹那般完美無缺。

  黃瀨涼太低笑,他知道他找對地方了。持續擴張青峰大輝的肛門,直到青峰大輝眼角發紅、發出難耐的細吟,黃瀨涼太才解開褲頭,把早就準備好的保險套帶上,緩緩插入那緊緻潮濕的肛門中。

  「嗚、嗯啊……」青峰大輝咬上黃瀨涼太光裸的肩膀,不讓呻吟洩出,那會讓他覺得自己太過弱氣。

  「大輝……」呼喚深愛之人的名,黃瀨涼太壓住青峰大輝的大腿開始活塞運動,一下一下如打樁般狠狠地、用力地貫穿身下的這人,只有這個叫做青峰大輝地男人能激起他內心最深、最醜惡的慾望。

  桌子因為過於激烈的運動被搖的吱吱的作響,幾乎像是快散掉一般。青峰大輝喘著、呻吟著,頭揚起,眼睛直視鵝黃的白熾燈,刺眼到他流下生理淚水。雙手緊抓黃瀨涼太肩膀、修長雙腿攀上黃瀨涼太腰間,整個人像隻無尾熊般攀附在黃瀨涼太身上,全身的重量全都壓在他們兩人結合的部位,激的兩人喘息的更加劇烈。

  一黑一白的強烈對比刺激彼此感官,讓兩人更深刻的感受到彼此存在,這一刻,青峰大輝真不知道是黃瀨涼太吃了他,還是……他吃了黃瀨涼太。

  黃瀨涼太停下抽插的動作,把青峰大輝抱到房間,走的過程中,每跨出一步,青峰大輝都感到粗長亢奮的器官深入到前所未見的地方!每下都幹到前列腺上,爽到他發不出聲,只能緊抓著黃瀨涼太的肩膀,好似這樣就能舒解掉過多的快感。

  床上,黃瀨涼太把青峰大輝的大腿壓到腹部上,成了個M字,看著被他折騰成這樣的青峰大輝,他的笑容及語氣皆無與倫比的煽情:「大輝,你看我們現在結合著呢。」

  青峰大輝雙眼迷離的看相黃瀨涼太,視線隨著黃瀨涼太低頭而往下,兩人交合的部位映入如秋夜般深藍的眼,青峰大輝再次意識到,這個叫做「黃瀨涼太」的男人,正幹著他。

  黃瀨涼太故意慢慢地把性器抽出,再慢慢的插進去,看到這種淫糜的舉動,青峰大輝覺得快瘋了。

  「涼太……」青峰大輝呼喚。

  「怎囉?」黃瀨涼太笑得愉悅。

  「要幹就快點幹!」青峰大輝瞪著黃瀨涼太,咬牙切齒。

  「遵命,我親愛的大輝老師。」黃瀨涼太故意用「老師」稱呼青峰大輝,壓住他的大腿又開始操幹,並空出一隻手替青峰大輝手淫。

  「哈啊……不准……叫我老……嗯師……」青峰大輝喘息,伸出手巴了下黃瀨涼太的頭。

  「我叫老師讓你更興奮了嗎?」黃瀨涼太笑得色氣,他發現每當他叫青峰大輝「老師」的時候,青峰大輝的腸壁會收縮的更加劇烈,這個新發現讓他興奮不已,性器勃發的更加徹底。

  「嗯……閉嘴、哈……」青峰大輝抓緊深下的雪白被單,盈滿水氣的藍澤瞪視黃瀨涼太俊美好看的臉,不但沒有達成震懾人的作用,反倒讓人更想幹翻他。

  黃瀨涼太更加用力的操幹青峰大輝,每一下都撞在前列腺上,除了擼動青峰大輝的性器外,更甚還啃咬著青峰大輝所有的敏感點,讓那古銅色、佈滿肌肉的矯健身軀印滿他的記號。

  多重的刺激讓青峰大輝支撐不住,到達今夜的第二次高潮。

  舔了舔沾在手指上的精液,精瘦的腰桿不住挺動,黃瀨涼太笑說:「大輝,你這樣不行喔,我都還沒射呢。」

  「哈啊……哈啊……」沉溺在高潮餘韻中的青峰大輝雙手緊抓著床單,一臉恍惚,完全沒有辦法去回應黃瀨涼太的調笑。

  再經過幾次凶狠的頂撞,黃瀨涼太也射了精。

  由於隔日是周休二日,黃瀨涼太並沒有就這樣放過青峰大輝,玩了整個晚上。





  翌日上午。

  「黃瀨涼太!!!!」怒吼,「你他媽的沒把你的孽根拔出來!!」

  「小青峰我又硬了耶。」笑的瞇起眼。

  「拔出去─────」


  很多個早晨,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都是這樣度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