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我所珍視的、中、黃灰

  ☑ 黃瀨涼太X灰崎祥吾/黃灰

  ☑ H前三秒(幹




  「你別對我這麼溫柔……」透明液體從眼角溢出滾下、落在黃瀨涼太的手臂上,滾燙似熱陽,激起心中的戰慄。

  「噓、別再說話了,我帶你回家。」黃瀨涼太柔聲安慰,心臟一陣陣抽疼,他很後悔沒將逃走的兇手再打重一點、最好把那個王八蛋打殘!他從未看過如此脆弱的灰崎祥吾,這可憐的模樣一點也不適合,他所喜歡的灰崎祥吾應該是高高在上、自以為是、意志堅強的啊!

  「家?我早就沒家了……」細細低語,音量如收音機被轉小一樣,終為無。

  規律的呼吸聲傳來,黃瀨涼太得知灰崎祥吾睡著了,於是他笑了。

  --宛如黑暗中的唯一光芒。





  灰崎祥吾是被熱水喚醒的,他感到自己泡在溫熱的水中,四肢百骸溫軟而舒適,曾遭受到暴行的身體一下子舒服許多,他迷迷糊糊的張開眼,呻吟了聲。

  「唔……」

  「你醒了。」一個直述句,音質是他一向熱愛的低緩磁性。

  那瞬間,灰崎祥吾以為自己置身夢中,不然那個一向遙不可及的人怎麼就像在他身邊一般呢?

  他又閉上了眼,並在下一秒被耳朵傳來的巨痛激得張開眼。茫然地四處張望,視線定格在身旁那張精緻的臉龐上,張口:「涼太。」破碎的聲調。

  「涼太。」

  痛苦的呼喚著,一遍一遍又一遍。

  「涼太、涼太、涼太、涼太--」好似這是他唯一會說的話一般,不斷不斷的重複著。


  「祥吾,我在。」黃瀨涼太輕輕撫過他的鬢角,將散落的碎髮塞回耳後,囂張的雷鬼頭早因熱水的沖刷散開,黑色的捲髮披散在額前,溼答答的,替脆弱的少年再添一絲風中殘燭之姿,所見之人無不為他狼狽的樣子激起同情。但這副模樣在黃瀨涼太眼裡卻別有一番風味,看慣灰崎祥吾平時的意氣風發,此時的悽慘疲困讓他感到下腹一陣灼熱,隨著性慾,嗜虐慾也被喚起。


  嘴唇顫抖、不斷開闔,灰崎祥吾猜現在的自己一定可笑的過份,然後,無法克制地嚎啕大哭。他盡情地哭著,浴缸裡的水被他震得上下搖擺,隨波蕩漾。在浴缸外的黃瀨涼太一時心慌,旖旎思想拋之腦後,不顧自己身著衣物,踏入狹小的浴缸伸出手將他覽進自己的懷抱安慰,動作溫柔細緻,幾乎是把灰崎祥吾當成易碎品般在呵護,放在手心放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噓、別哭了,我心疼。」黃瀨涼太細聲安撫,把灰崎祥吾抱得緊緊,一下一下的在他背後拍撫。

  在黃瀨涼太的懷中灰崎祥吾漸漸地安靜下來,有人為他心疼有人擔心的感覺太過美好,如浮光掠影般不真實。

  微微推開黃瀨涼太,注視那雙如陽光般耀眼的金黃眼睛,說道:「涼太,我們做愛吧!」




  TBC

  這個禮拜把它結束,這篇拖過了個年,早該解決了<<<<<<<<<<
  啊啊,好喜歡黃灰ㄛ嗚嗚嗚嗚嗚嗚
  這篇HE不用擔心ㄜ^^

  難得平日更,最近在準備十月的美展,開電腦找圖順便打文哈哈(幹
  未來的路好像隱約看到了點輪廓。

  C33圓滿結束,感謝大家ㄜ^^

  綺雨,2013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