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夏夜、冰夏

  ☑ 冰炎X藥師寺夏碎/冰夏

  ☑ 此撲衍生

  ☑ 特別感謝:亞水ㄉㄉ

  ☑ 悲傾向、OOC注意

  ☑ BGM→蘇打綠-當我們一起走過

  像是要將自己的一部份分擔給搭檔般將頭靠在冰炎肩上,模糊的聲音自夏碎乾澀的喉間擠出,似笑非笑。

  「冰炎,我們不知不覺就當了那麼久的搭檔呢,轉眼間,學弟們都大了,我也老了。」夏碎細細說道,冰炎注意到他沒有用「我們」,一時有些鼻酸。

  「多少年了,我們?」夏碎問,將手伸向璀燦星空,好似這樣就能碰觸到數億光年遠的星辰,然而實際上現在所看到的星辰也許已經不存在,早就消散在漫漫宇宙之中,悲哀到讓人不敢多想。

  「……六十年了,夏。」冰炎輕聲回答,原本撐在緣廊上的手悄悄的、悄悄的,環上夏碎枯瘦的腰部,輕輕的、輕輕的,收緊。

  「一甲子……」夏碎將手搭上冰炎的手,「我老啦,冰炎。」他清清淡淡的描述一個事實,這個事實殘忍到冰炎無法呼吸,他猶如身在空氣被抽乾的玻璃鐘罩裡,聲音傳不進來也傳不出去。細長眼睫如羽蝶翩翩,輕顫,深沉如百年紅酒的瞳中水光隱隱閃動,白玉肌膚上,鼻翼搧動,吸不入任何氧氣。

  「嗯。」冰炎能回的只有一個淡淡的鼻音,有點哽咽。

  「冰炎,我快死了。」夏碎又繼續說,用力的捏住冰炎的手,力道大道幾乎要將冰炎的手骨捏碎,不像一個遲暮老人能使出的力氣。

  「……我知道。」冰炎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聽出半絲的異樣,但現在在他身邊的是誰?是與他相處六十年的、他最珍惜的,搭擋啊!怎麼可能感受不到任何一點異樣?

  夏碎深深的嘆了口氣,暮紫色的眼一如年輕,炯炯有神,唯一不同的是濃厚悲哀。


  「冰炎,我們說好的。」


  這句讓冰炎努力築起的武裝完全崩解,他一把將夏碎推倒,一拳用力的打在夏碎臉頰邊的木板,夏碎幾乎可以感受到那一拳的拳風,颼的一聲後是狠狠的沉悶扣聲,光聽就覺得肉疼。

  鑲在天花板的橘黃色燈光很弱,眼前老人的面容被冰炎的影子覆蓋,幾乎看不清原貌,就算如此,冰炎還是有辦法描繪出那張臉--黑髮溫順的在肩處綁起馬尾,瀏海散落在眼皮上,眉毛細細如柳,眼睛是很漂亮的紫色,讓人聯想起日落時翻滾的紫色雲海,眼角已有深刻的魚尾紋,抹都抹不去,眼袋明顯。直挺的鼻子下,薄唇輕抿,血色盡失,發白透明,唇旁兩道深深的括弧道盡歲月流逝。這張臉毫無疑問是年老的,但在冰炎眼裡還是像年輕時一樣漂亮好看,雖然他也有一張豔麗精緻的面容,但還是夏碎這種清淡耐看的長相合他胃口。

  砸在木板上的手溫柔的將散亂的瀏海撥正。

  「夏,你知道嗎?有無數的時候我都希望你自私一點。」

  「我寧願你不要這麼溫柔、不要想那麼多。」

  聲音乾啞極度壓抑。


  夏碎淡然一笑。


  「冰炎,我們說好的。」重複。


  唧--唧--

  蟬鳴得狂躁,充斥在搭檔倆耳裡。


  「……對不起,我--」

  「噓。」



  答。

  院中竹筒中的水滿了,傾斜,水全數流出。

  一如那些回不來的匆匆歲月。




  FIN

  天知道我幾百年沒寫特傳相關的東西了XDDDDDDD放在這裡的另外一篇是2011耶(爆)
  我看特傳也好些年頭了,應該說我會正式踏入同人界就是因為他吧XDDDDDD
  因為特傳也認識了好多人wwwww真心愛他們,全是一群好朋友!!!!
  不忍說我還是沒有出一本特傳本(笑爛)(幹妳娘
  其實大綱都打好了,但我有多愛特傳我就多怕寫他,沉澱太久反而不知如何下筆<<<<<<(幹
  預計是明年年底會出一本漾冰本,我籌備了整整五年,希望成品不會讓我自己吐(看天)

  談談這篇w
  一開始只是因為亞水ㄉㄉ發了衍生出來的那個撲,然後我手賤接了他,於是我生出了這一篇短文XDDD
  冰炎和任何人類配最痛的就是時間了吧。
  嗯,我從不會忌諱這種題材,所以就衝惹(?
  因為篇幅短,很多感覺沒有寫出來wwww有機會的話想寫寫這對黃金搭檔ㄎㄎ(幹亂用###)
  不要問我夏碎和冰炎說好了什麼,拎北不知道辣X(X((怒ㄆ
  大概是不能說愛之類的ㄅ(?

  感謝閱讀。

  綺雨,20130404 P.M.1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