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只要我想、黃青

  ☑ 黃瀨涼太X青峰大輝/黃青

  ☑ 只要你想後續

  黃瀨涼太很難用筆墨去形容失去青峰大輝的生活。


  步入中年的他們其實沒有多少相處的時間,但每天都會通電話,有時間的話也會一同吃個飯,他們的公司在同區,常常會一同去吃午飯,或者在晚間到黃瀨涼太家吃飯,接著當然是一宵春色。不是沒有想過同居,但青峰大輝拒絕了,認為彼此還是要有私人的空間。黃瀨涼太一向是青峰大輝想要什麼就給什麼,如果他不需要他也不會多給,雖然常被青峰大輝嫌煩嫌討厭嫌東嫌西,而他總是付之一笑,不認為有一天他會失去青峰大輝。畢竟他們好歹磕磕絆絆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的不是?

  可,他就是失去了。


  黃瀨涼太失去了青峰大輝。


  多麼不真實的一句話啊!

  黃瀨涼太不懂,怎麼就,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他很認真地幾番回憶,把青峰大輝分手的那通電話所說的一言一語仔仔細細思量好幾回,一字一句都那麼清晰,好像是不久前才發生似的--他們明明已經分手三個月了。在意與不在意的區隔明顯,如果今天他是在一本書上看到的分手宣言也許不會記得如此清楚,無奈用言語構成刀劍的是他此生摯愛,一刀一劍深深刻在他的心板上,隨著時間非但沒有抹滅,反而更加深刻。

  他在想,青峰大輝怎麼可以輕易的把他丟掉?他們怎麼那麼簡單就分手了?

  二十幾年的感情就這樣沒了,僅僅一通電話,接起掛掉,無比簡單。

  愛一個人有多深從來不需要用什麼去證明,時間地位金錢、任何的人事物都無法去證明。

  你愛他有多深,失去他就會有多痛。

  黃瀨涼太覺得,他整顆心都碎了。


  他的生活仍然繼續運轉,總是要過活的不是?總不能因為失去了一個青峰大輝,就把自己的生活打亂。

  他可以一邊和客戶喝酒聊定單,一邊想著這是他何時和青峰大輝一起來吃的餐廳、喝的酒;他可以在超市選購日用品,回過神時,推車上裝滿青峰大輝用慣的品牌、喜歡的零食;他可以走在街上,然後突然偏頭想和身邊的人說些什麼,卻發現右邊的溫度空缺,能和他笑談的人早已不在他身側--他喜歡讓青峰大輝站在他的右邊,因為這樣離青峰大輝的心臟最近,他可以感受到對方心臟的鼓動。

  明明青峰大輝已經離開黃瀨涼太的生活,但他的生活依舊充滿了他。

  他繼續在這座城市汲汲營營,但那顆能讓他正常生活的齒輪卻掉了。

  他知道掉在哪裡,卻不能尋回來。


  華燈初上。

  黃瀨涼太踏出公司,拖著步伐走在走了十幾年的街道上,經過一天的工作,西裝依舊筆挺,卻有些不合身,略為寬鬆。臉色和每一個剛下班的下班族一樣,滿是憔悴,這是累積好幾個月的疲憊,離了青峰大輝後,他吃什麼吐什麼,當然和客戶吃飯時還是得做做樣子吃下去,但只要和客戶一分開,那些食物便從他胃裡湧出。一開始他還會勉強自己吃東西,過了一段時間後也就放棄了,會關心他的人已經不在,沒這必要。頂多在胃痛的不了時含顆糖果或喝水。

  頭有些發暈,許是因為他剛剛吞了好幾顆糖果。不舒服地蹲在路邊,嘴巴一張,先是吐出清澈的水流,接著便是發黃的膽汁,苦的他更想吐,過了好一會,嘔吐感才勉強停止,眼淚從乾澀的眼角流出,這是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真的失去了青峰大輝。

  「大輝……」他無意識喃喃唸道,一次一次,又一次。

  「大輝、大輝、大輝……」眼淚一直掉,黃瀨涼太卻沒有力氣擦乾。


  「……涼太?」


  黃瀨涼太身體一僵,下意識認為那聲熟悉的呼喚是幻覺。然而,就算只是幻覺,他也不想讓他愛極深的男人看到他這般狼狽的樣子。他勉強自己爬起來,拔腿就跑,但連續三個月的佈正常飲食足夠把一個原本健康的大男人消磨到僅剩一副空皮囊,他沒跑幾步就被青峰大輝抓住,那雙手緊緊扣住他的手腕,力道大到幾乎快他的手骨折斷。

  「為什麼跑?」青峰大輝問,聲音很顫抖。

  黃瀨涼太轉過身,張開口,無法回答青峰大輝。

  他實在,太久、太久沒有見到青峰大輝本人了,久到他以為這輩子再也看不到他所深愛的男人,古人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照這個算法,他已經有九百個秋天沒有看過青峰大輝。貪婪的目光逡巡在那個人身上,他將他整個人好好的看了一遍,得出一個結論──

  「你瘦了。有沒有好好吃飯?」

  這句話引爆青峰大輝的怒氣。

  「黃瀨涼太!這句話是我要問你的吧?比起我你才是真正瘦了!你到底有沒有吃飯?搞什麼東西啊!」他凶狠的罵道,「你他媽的在幹什麼?不過是分手有必要把自己搞成這樣嗎!?」

  黃瀨涼太聽出青峰大輝藏在憤怒後的關心,傻傻地笑了。

  「大輝,我是不是在作夢?不然我怎麼能見到你?而且你還在罵我耶!」

  青峰大輝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能生氣,和他交往二十多年的男人是怎樣的貨色他應該十分清楚了生氣就輸了、生氣就輸了、生氣就輸了……我操!管你他媽的生氣就輸了!

  「涼太,你欠抽嗎?」他都被氣笑了。

  「嘿嘿……」黃瀨涼太笑著笑著,又哭了,眼淚不要錢的直掉。


  「大輝……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一個三十多歲快四十歲的中年男人在大街上嚎啕大哭,「我不知道我讓你那麼煩,我以後都不煩你了,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


  青峰大輝看著在他面前哭得像個孩子似的黃瀨涼太,不知怎麼的,眼眶就紅了。

  這男人怎麼那麼傻?怎麼能離了他就瘦成這樣?一看就知道這他們分開這幾個月都沒有好好吃東西,他懷疑他根本沒有吃飯!


  他們在街上站了像是有一個世紀這麼久,期間黃瀨涼太完全沒有停止他的哭聲,青峰大輝也沒有放開黃瀨涼太的手,緊緊的扣著,他感到自己的手心沁出手汗,但他不想放開。


  「涼太,你說過,只要我想要的,你都可以接受。」


  「我想要你回來。」


  嘩──

  下雨了。




  FIN


  結果還是捨不得讓他們真的分手RYYYYY
  虐黃瀨我愉悅^^(幹###
  總覺得最近寫文章結尾喜歡用狀聲詞(爆)
  恩也許會在寫一篇補足之後的生活吧(?
  大概會恩欸ㄏㄏ同居…………………..ㄅ(黃瀨:幹
  倦怠期太萌了,我!@#$%^&*()(說話辣#######
  先這樣><
  對了,其實三個月只吃糖果和水過活大概會死喔,好孩子千萬不要學黃瀨!!!!!黃瀨是神經病不要學RY

  感謝閱讀。

  綺雨,20130414 P.M.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