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我所珍視的、黃灰

  ☑ 黃瀨涼太X灰崎祥吾/黃灰

  ☑ 雜魚強暴、R18G向描寫注意

  ☑ OCC注意






  華燈初上,漆黑的小巷子中傳來細碎的聲響,壓抑著的抽氣聲、肉體與肉體的碰撞聲、皮鞋與地面磨擦的嘎吱聲,交織成一首詭異的樂章。

  在這樣的巷子中,灰崎祥吾被四、五個看起來就和他一樣不良的少年的壓制住,灰崎祥吾盡力的掙扎著,他知道自己不久前才在撞球場惹翻了這群不良少年,但他沒想到,回報他的不是一場圍毆,而是低俗且惡劣的,輪暴。

  灰崎祥吾沒預料到事情為變成這樣的狀況,原本他只是抱著來看看也好的心情接受了這群不良少年們的談判邀約,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其中為首的少年會提出輪暴他的提議。而一個人終究敵不過一群人,於是便演變成現在的狀況--一個人在灰崎祥吾身後架住他、兩個人分別抓住他的腳,以防他想用腳踹人,而染著金髮、笑容不羈的為首少年蹲在地上正嘗試剝掉他的褲子。

  見自己真的快要被侵犯,灰崎祥吾仍不願屈服,掙扎著、口中咒罵出一長串難聽的話語,但這些舉動在金髮少年眼中無疑是徒勞無功,非但沒有讓他退卻,反而更激起他想幹爆眼前這個人的慾望。

  由於灰崎祥吾掙扎的很厲害,金髮少年完全無法把他西裝褲脫下只解開了褲頭,但這樣就有辦法對付灰崎祥吾了,他伸出手隔著內褲握住灰崎祥吾尚未勃發的性器,開口:「如果不想要下輩子都陽痿的話,我勸你不要再掙扎了喔。」揚起下巴,清秀的臉上帶著愉悅的笑容,語氣十分輕柔,卻讓灰崎祥吾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愣了一下,灰崎祥吾笑得更加狂妄,反擊:「我寧可下輩子陽痿也不要被你的牙籤幹。」

  「牙籤?」眉頭一挑,金髮少年一時間沒有理解灰崎祥吾的意思,但抓住灰崎祥吾左腳的紅髮少年懂了,他衝動地破口大罵:「你這他媽的賤貨!等等你就不要被老大的大屌幹到搖屁股!!」

  經他這麼一罵,金髮少年也懂了,他臉上的笑容及手上的力道加深,灰崎祥吾痛得想蜷曲身子,但四肢都被牢牢固定的他是無法動彈的,他緊咬下唇,雙手握成拳狀,未修剪的長指甲深深地陷入肌理,借手上的疼痛忘懷性器的疼痛。

  「牙籤?你有種再說一次啊。」金髮少年看著那說不上英俊,卻有自己獨特味道的陽剛面龐扭曲變形,心中湧起一股連他自己都不懂的深沉慾望,舔舔嘴角,他現在只想把這個囂張的傢伙幹到求饒。

  灰崎祥吾硬是撐起一抹笑容,往金髮少年的臉上吐了一口口水。


  黑色的瞳孔,倏然放大。


  「我想,不受點教訓你是不會乖乖的吧?」金髮少年輕柔地說道,像是執行正義的法官,毫不留情地宣布灰崎祥吾的命運。


  *


  黃瀨涼太這天頗晚回家,出攝影棚的時候時間已近十一點,他抬頭仰望天空,喃喃自語:「啊、今天是滿月呢……」

  隨手招了輛計程車,黃瀨涼太和司機報了自家地址後便閉目養神。攝影棚離他家不遠,很快就到了他家的巷子口。付了錢、下了車,黃瀨涼太漫步在圓月的光亮下,撒了他滿身,金色短髮和銀色月光,襯的好看。

  這夜很靜。

  黃瀨涼太走得很慢,工作結束後他習慣放慢自己的步調,沐浴在清冷月光下、走在空曠寂靜的路上,一種漫不經心之閒適。路經一個死巷時,他隱約聽到一些細碎的聲音,頓下腳步,偏頭一看,映入眼中的畫面讓他倒抽一口氣,原本就大的黃澤硬是瞪大了一倍--

  銀色的月光下,淺灰色的頭髮猶如融入月光一般,邊緣發白,淺淺柔柔。線條優美的頸子向後拉成一個好看的弧度,喉結上下滾動,誘人啃食。剛毅的五官,連側面也是那般誘人觸摸,平日猖狂囂張、讓人為之光火的表情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恍惚迷離、性感蠱惑、以一個男生來說過於媚如秋月的表情。破碎的呻吟斷斷續續地從乾燥到起皮的嘴中洩出,衣衫不整卻不顯的狼狽,反倒讓人血脈賁張,尤其是這人正被另一個少年壓在牆上,陰莖有力的在腸道中進出,更是讓人,嗯,講句低俗點的,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勃起。

  黃瀨涼太感到自己的下身起了不該有的反應。


  黃瀨涼太認得這正被人操的少年。

  灰崎祥吾,他國中的隊友。


  宛如陷入一種魔障般,黃瀨涼太就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灰崎祥吾被操,直到--

  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灰崎祥吾的眼角滑出,亮閃閃,如珍珠、如晨露、如世上最珍貴的寶物。

  「你他媽的給我滾開啊────」撕心裂肺的嘶嚎,好似負傷的野獸一般,痛苦不堪。


  黃瀨涼太這才發現,灰崎祥吾不是自願和金髮少年進行性交,心口一緊,憤怒的感覺從心中開始蔓延,竄滿整個身體,他大聲喝道:「你們在幹什麼!」

  大步走進巷子,黃瀨涼太扯過金髮少年就是一拳,沉浸在快感中的少年沒有注意到黃瀨涼太的接近,連那聲喝斥也無法阻止他追求快感,所以毫無防備、結結實實地接下黃瀨涼太用盡全力的一拳,幾顆牙齒被打落,鮮血泊泊流出。

  陰莖從腸道中滑出,交合的兩個人分離。金髮少年跌落在地上,灰崎祥吾沒了金髮少年的支撐,被折騰到癱軟的身體晃了一下,眼看就要跌落在地,卻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金色的髮、眷戀的五官,灰崎祥吾感到自己有什麼東西在這霎那壞了。

  為什麼偏偏是這人看到自己這般狼狽的樣子?

  為什麼、偏偏是自己最珍視的人看到?

  「你滾!你給我滾開!!」像是看到洪水猛獸般,灰崎祥吾大力的推著黃瀨涼太要他放他下來,眼淚像陣雨,不斷降下,但剛剛那場強制性交耗費他太多的體力,光是輕微的掙扎就讓他疲累,根本敵不過黃瀨涼太如鐵銬似的懷抱。

  黃瀨涼太不顧灰崎祥吾的意願,硬是把灰崎祥吾攔腰抱起,走近摀住自己臉頰哀鳴的金髮少年,黃瀨涼太又踹了他幾腳,說:「不要再讓我看到你。」聲音冷得讓人凍結。

  金髮少年在道上混了不少年,自認不論什麼樣的怪物都不會讓他害怕,但,此時的黃瀨涼太身上散發出的氣勢讓金髮少年整個人都為之顫慄,他不自覺的點下了頭,連反抗這個「野獸」的慾望都沒有。

  「還不快滾?」黃瀨涼太的怒氣很冷,冷得讓在他懷裡掙扎的灰崎祥吾也不僅顫抖,不自覺地停下掙扎,他的下意識告訴他,這時的黃瀨涼太惹不起。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黃瀨涼太,很新奇,卻讓他害怕。

  金髮少年跌跌撞撞地離開了巷子。

  一見金髮少年離開,黃瀨涼太不僅鬆了一口氣,冷的如地獄來的修羅之氣勢收起,他低下頭注視懷裡這具哆嗦不斷的軀體,眼裡溢出的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深深的,疼惜。

  「祥吾,你還好嗎?」黃瀨涼太的聲音柔到灰崎祥吾覺得自己像冰塊般快化掉了,他從未聽過黃瀨涼太對他這般好聲好氣,不管是國中時期還是W.C.輸掉後,皆然。

  「你不要管我。」灰崎祥吾顫巍巍地闔上灰色眼眸,掩住眼底一片淒然。不論是他急欲隱藏的情感也罷、剛剛所經歷的暴行也罷、抑或是獲得了自己最珍視之人的拯救也罷,一切的一切都讓他好累。為什麼他會遇到這種事?怎就讓他遇上了個喜歡操男人屁洞的變態呢?被另一個同性操灰崎祥吾可以不在意,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就算了,可是、可是……

  偏偏是黃瀨涼太救了他。

  上天何其仁慈卻也殘忍?讓他在被淫姦時,被拯救,但拯救他的,正是他最不願意被看到自己這般狼狽的對象。

  見這般脆弱的灰崎祥吾,黃瀨涼太眼色一闇,聲音還是那般溫柔,猶如世界上最深情的情人,問:「我怎麼能不管你?」

  「你別對我這麼溫柔……」透明液體從眼角溢出滾下、落在黃瀨涼太的手臂上,滾燙似熱陽,激起心中戰慄。

  「噓、別再說話了,我帶你回家。」黃瀨涼太柔聲安慰,心臟一陣陣抽疼,他很後悔沒將逃走的兇手再打重一點、最好把那個王八蛋打殘!他從未看過如此脆弱的灰崎祥吾,這可憐的模樣一點也不適合,他所喜歡的灰崎祥吾應該是高高在上、自以為是、意志堅強的啊!

  「家?我早就沒家了……」細細低語,音量如收音機被轉小一樣,終為無。

  規律的呼吸聲傳來,黃瀨涼太得知灰崎祥吾睡著了,於是他笑了。

  --宛如黑暗中的唯一光芒。


  *


  灰崎祥吾是被熱水喚醒的,他感到自己泡在溫熱的水中,四肢百骸溫暖而舒適,曾遭受到暴行的身體一下子舒服許多,他迷迷糊糊的張開眼,呻吟了聲。

  「唔……」

  「你醒了。」一個直述句,音質是他一向熱愛的低緩磁性。

  那瞬間,灰崎祥吾以為自己置身夢中,不然那個一向遙不可及的人怎麼就像在他身邊一般呢?

  他又閉上了眼,並在下一秒被耳朵傳來的巨痛激得張開眼。茫然地四處張望,視線定格在身旁那張精緻的臉龐上,張口:「涼太。」破碎的聲調。


  「涼太。」


  痛苦的呼喚著,一遍一遍又一遍。

  「涼太、涼太、涼太、涼太--」好似這是他唯一會說的話一般,不斷不斷的重複著。


  「祥吾,我在。」黃瀨涼太輕輕撫過他的鬢角,將散落的碎髮塞回耳後,囂張的雷鬼頭早因熱水的沖刷散開,灰色的捲髮披散在額前,溼答答的,替脆弱的少年再添一絲風中殘燭之姿,所見之人無不為他狼狽的樣子激起同情。但這副模樣在黃瀨涼太眼裡卻別有一番風味,看慣灰崎祥吾平時的意氣風發,此時的悽慘疲困讓他感到下腹一陣灼熱,隨著性慾,嗜虐慾也被喚起。


  嘴唇顫抖、不斷開闔,灰崎祥吾猜現在的自己一定可笑的過份,然後,無法克制地嚎啕大哭。他盡情地哭著,浴缸裡的水被他震得上下搖擺,隨波蕩漾。在浴缸外的黃瀨涼太一時心慌,旖旎思想拋之腦後,不顧自己身著衣物,踏入狹小的浴缸伸出手將他攬進自己的懷抱安慰,動作溫柔細緻,幾乎是把灰崎祥吾當成易碎品般在呵護,放在手心放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噓、別哭了,我心疼。」黃瀨涼太細聲安撫,把灰崎祥吾抱得緊緊,一下一下的在他背後拍撫。

  在黃瀨涼太的懷中灰崎祥吾漸漸地安靜下來,有人為他心疼有人擔心的感覺太過美好,如浮光掠影般不真實。

  微微推開黃瀨涼太,注視那雙如陽光般耀眼的金黃眼睛,說道:「涼太,我們做愛吧!」

  黃瀨涼太一怔,無法確定他所接收的話語是真實抑或是幻覺。

  見黃瀨涼太呆呆的模樣,灰崎祥吾勾起一抹笑,輕輕的、輕輕的,將唇覆上另一個人的,如同碰觸世界上最珍貴的事物一般,小心翼翼、競競業業。這只是個蜻蜓點水的親吻,灰崎祥吾很快便離開,告白:「涼太,我喜歡你,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珍視的人。」面上的液體分不清是淚亦或水,「說這個你也許會覺得噁心,畢竟我剛剛才--」不忍把話說完,灰崎祥吾抿起嘴,斷斷續續地又說:「……你只要知道,我很喜歡你就好。」說罷,他等著黃瀨涼太的反應,他知道自己太過魯莽,這並不是個好時機,但他不知曉之後是否有機會與黃瀨涼太這麼接近。

  不論結果是好是壞,他只能被動接受。


  「祥吾。」黃瀨涼太喚道。


  「我也喜歡你。」他輕笑,吻上灰崎祥吾,不是蜻蜓點水邊的舔吻,而狂暴粗魯的舔咬。鮮紅的肉塊在唇上流連,尖尖的犬齒細咬,吸吮被他啃到紅潤的嘴唇,撬開牙關,伸出手壓住灰崎祥吾的頭,好讓舌頭能更加深入。濕滑的舌頭捲著另一條舌頭,強制性的把自己給予對方。

  唇舌剝離,牽出細細的白絲。浴室裡水霧迷漫,他們看不清彼此的臉,柔和許多的線條觸碰心裡最柔軟的那一個地方。

  這好像夢。灰崎祥吾想著,低笑出聲,如夢一般,那個總是追在青峰大輝屁股後面的黃瀨涼太怎麼可能會喜歡他?還親吻他呢。明明不久前才在比賽上傷害他,如今卻被溫和的對待,黃瀨涼太的不計前嫌讓灰崎祥吾心慌慌,要是這真的只是一場夢怎麼辦?萬一這其實是黃瀨涼太為報復他而想的一場遊戲怎麼辦?

  「祥吾,你在想什麼?」察覺到灰崎祥吾的走神,黃瀨涼太珍重而繾綣的掬起散落的灰色髮絲,親吻,「不論你在想什麼,現在請只想我好嗎?」

  啊啊,涼太果然很擅長甜言蜜語啊。灰崎祥吾想,回了個表同意的鼻音。

  伸出手,環抱住黃瀨涼太的頸子,蹭了蹭。

  不管了,就墮落吧。

  「涼太,你不上我嗎?」耳邊低語,如同伊甸園裡的蘋果,甜美、結實,誘惑。

  「祥吾,我怕你會後悔。」緊緊擁著光裸的灰崎祥吾,黃瀨涼太是如此想珍惜眼前的少年,就算他污濁不堪也沒關係的,他願意陪他一起墮落,墮到無邊的黑色泥沼中,無法動彈。

  「不會後悔的。」

  就算真的是場遊戲也沒關係,反正啊,已經習慣被傷害了喔。

  「我受傷也不會有人心疼,你可以更粗暴地對我喔。」灰崎祥吾的眼淚再度重演眶裡滑落。幸好涼太看不到我的表情,不然我一定會--

  「……祥吾,我是真的喜歡你的。」黃瀨涼太不懂,灰崎祥吾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他不把他的告白當作一回事嗎?

  「我知道。」灰崎祥吾把黃瀨涼太抱得更緊。他真的知道啊,但無法相信,「別說那麼多了,做愛吧。」他放開黃瀨涼太,無比慶幸他們現在身在浴室就算淚流滿面也可以推說是水,伸出手就要脫他身上溼透的衣裳。

  「……如你所願。」


  *


  「祥吾,我插進去囉?」賁張粗大的陰莖在開闔不定的穴口,黃瀨涼太溫柔地看著自動壓著自身雙腿的灰崎祥吾。

  「嗯。」灰崎祥吾回應,有些緊張。倘若說相愛的兩個人的性交才有資格叫做「做愛」的話,這無疑是他第一次做愛,這是建立在他假裝黃瀨涼太真的喜歡他的前提下。
  

  傾身吻上那張嘴,陰莖跟著緩緩插入已經被洗乾淨且擴張完成的肛門中,直到兩顆囊袋抵到會陰處,黃瀨涼太才放過灰崎祥吾被他蹂躪到紅腫的嘴唇。

  「我喜歡你。」金黃色的瞳孔中滿溢對眼前之人的愛意,無庸置疑。

  「嗯。」這一刻,灰崎祥吾突然有些想哭,那雙眼睛那麼漂亮,閃閃發亮的,而他一直以來所愛慕的對象此刻真的在他的體內與他結合成一體,不管怎麼說都讓他好感動。

  「我動囉?」

  「不需要說一步做一步啦!」灰崎祥吾笑了,他真的不需要那麼小心翼翼地對待,又不是柔軟易碎的女孩子,「我說過,你可以粗暴一點。」刻意縮緊腸道刺激在他體內的性器,灰崎祥吾故意要引發黃瀨涼太的獸性。

  他需要的,從不是黃瀨涼太的溫柔。
  
  黃瀨涼太倒抽一口氣,無暇顧於灰崎祥吾感受,開始在他體內橫衝直撞、用力搗幹。

  「啊--」灰崎祥吾仰起頭,腹部向上彈起,這時他感覺到的不是快感,而是疼痛。但那又如何?

  心理上獲得極大的滿足就夠了,他要的不是生理上的快感,而是這份滿足。

  「祥吾、祥吾、祥吾……」黃瀨涼太一聲又一聲的呼喚,白嫩的臉上暈染上潮紅,雙手緊扣灰崎祥吾的腰部,用力的把人拉起弄成騎乘姿。

  扶著黃瀨涼太的肩膀,灰崎祥吾發出細細的尖叫聲,這個姿勢讓性器深入到從未深入的境界,讓他又痛又爽。而且這時的黃瀨涼太性慾稍稍得到紓解,有餘裕去注意灰崎祥吾的感受,他調整性器的角度,摩擦前列腺,每一下都幹在上面,還伸出手捋動疲軟的性器。
  
  「不要……」從未感受過的巨大快感像浪潮般向灰崎祥吾襲來,他用力抓著黃瀨涼太的肩膀,指甲深深陷入肌理間,摳出血痕。眼睛併出淚花--當然是爽出來的。

  「爽嗎?」黃瀨涼太笑問,興奮的直把陰莖往灰崎祥吾的屁股裡面塞,這種操控身上之人的感覺完全滿足了男人都有的掌控欲。

  「哈啊……好爽……啊……」灰崎祥吾抽著氣回答,被黃瀨涼太幹到幾乎無法思考,被動的接受他給予的所以。

  只有一個念頭愈加明顯--

  他正被黃瀨涼太這個男人侵佔。


  鼻間呼吸著黃瀨涼太的味道、身在黃瀨涼太平常睡覺的床上、身體正被黃瀨涼太操控著、嘴裡有著帶有黃瀨涼太味道的汗滴,一切都在提醒灰崎祥吾他正被這個男人佔有。他能夠清楚的聽到黃瀨涼太有力而急促的心跳聲,怦怦、怦怦,還有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在他體內肆虐的陰莖律動,和搓動他性器的節奏幾乎一致。

  而在灰崎祥吾幾乎要暈眩在黃瀨涼太的懷裡,並且獲得高潮時,耳畔傳來一聲悶哼,伴隨而來的是一股股精液灌滿腸道的感覺。

  灰崎祥吾放鬆下來,任由自己癱倒在黃瀨涼太懷著,閉上眼,他覺得自己疲憊到睜不開眼了。

  迷迷糊糊間,灰崎祥吾好像聽到有人在他耳邊低語:「好好睡吧……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歡你……」

  他根本不相信這傢伙是真的喜歡他,畢竟沒有理由啊……可是、可是,這種好像在哄人的話,在此刻格外讓人感到安心也格外真摯……

  就,勉強相信你吧。


  眼淚從緊閉的眼角滑落,馬上被炙熱的舌頭舐去。

  黃瀨涼太低頭看著在他懷裡睡的安穩的灰崎祥吾,臉上綻出連太陽都相形失色、英俊好看的笑容。

  「祥吾,不論你怎麼想,我都要定你了。好好睡一覺,醒來後,我再好好調教你吧?誰叫你不相信我呢!」



  Fin

  我真心覺得我這篇根本在寫言小wwwwwwww到底在幹嘛啊後面千萬個不忍縮XDDDDD(屁##
  黃瀨是變態,所以灰崎大概會被監禁吧ㄏㄏ
  如果他繼續不相信黃瀨ㄉ話^^

  本來就是為了上灰崎小可愛才寫這篇ㄉ,大家就別太在意惹<<<<<<<<(有臉縮#####
  拖了快半年我終於把它寫完了QQQ
  雜魚灰滿足惹我內心ㄉ野獸,短期內應該不會再寫雜魚惹><
  會重發是因為前面我有微修,舊文就不刪惹當個紀念wwwww

  最近開了不少點文活動會一一完成它的!!!!!!!!請大家等等我(舔)(噁####

  順帶一提,這ㄍ時間我還沒睡是因為我從昨天下午五點睡到九點才起來ㄎㄎ(幹你娘

  感謝閱讀。

  綺雨,20130429 A.M.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