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Lifetime、黃青

  ☑ 黃瀨涼太X青峰大輝/黃青

  ☑ 自創角視角

  ☑ BE注意

  ☑ 黃瀨已死,青峰已瘋

  ☑ BGM-五月天、如煙

  ☑ 收錄在永春第十八屆社刊


  白色的病房很安靜舒適,幾乎讓人不想離開,只想待在鬆軟的枕頭上舒舒服服的睡到自然醒,接著閒適的享受午後的溫暖日光,或者和自己說話,也許可以出去外頭綠意盎然的花園走走?

  青峰大輝在這樣的環境已經待了近半年。


  傑森覺得青峰大輝是他在精神病院工作十多年見過最安靜溫和的病患,他和大多數的病患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但不曾看他作出激烈的行為,也沒有想逃走的想法,每日安安靜靜的待在病房,對著空氣說話。

  青峰大輝是個日本人,也是退休的NBA湖人隊的球員,照理來說五十歲的他應該可以用流利的英文與傑森溝通,無奈他的精神年齡被判定停留在十四、十五歲--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以至於他說的語言是傑森一竅不通的日語,而傑森向來是個好醫生,他在接手這個病例後便開始自學日語,於是原本在他耳裡無意義的字句逐漸有了意義。

  他最常在青峰大輝口中聽到一個名字--


  『黃瀨。』


  語氣或急或緩或不耐煩,更多的時候,青峰大輝是以一種喜悅而輕巧的態度叫著這個名字,他幾乎每天都會對黃瀨說上千個句子,連在吃飯時也有一口沒一口,機械式進食,而且常常說著說著,便睏倦的陷入睡眠。

  日復一日。

  傑森知道這個叫做「黃瀨」的人八成是造成青峰大輝精神失常的主因,所以他在青峰大輝的兒子來探望他的時候,拉著人到辦公室詢問「黃瀨」的事。

  青峰大輝的兒子名為青峰春人,英文名是文森--比起文森,他更喜歡別人叫他春人--是個剛從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有著一頭燦爛金髮和一雙靈動的藍眼睛,以及遺產自父親的黑亮皮膚,五官揉合了西方的立體和東方的精緻,很是好看。

  「黃瀨?」春人訝異地看著傑森,「我媽媽沒有和你說爸爸會精神失常就是因為黃瀨叔叔嗎?」

  「咦!?」傑森比春人更加訝異,「史塔森小姐並沒有提到黃瀨這個人,她只說青峰先生會精神失常是因為他一個好朋友死去,打擊太大。」

  「那個好朋友,指的便是黃瀨叔叔。」

  傑森怔住,思緒紛亂,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卻也什麼都不明白。

  「其實,我不覺得我爸爸能夠治好。」春人平靜地道,藍瞳黯淡,「這樣也好,他受不住真相的。」

  「真相?」

  「傑森醫生,我明天把一箱信寄給你,看完你會懂的。」春人微微彎起嘴角,看起來和他身為名模的母親如出一徹,從椅子上站起,有種日本人特有的優雅溫吞。鄭重彎下腰成直角,向傑森請託:「那就麻煩你好好照顧我爸了。」

  「請不要這麼客氣!這是我該做的!」傑森被日式的禮儀嚇到從椅子上跳起,也回了春人一個九十度的鞠躬。

  「那就拜託了。」春人挺直腰桿,讓他一身的西裝顯得很是精神。

  傑森回了一個微笑,送春人到院門口,在要道別前,開口:「請問書信是用什麼語言寫的呢?」如果是日文可就麻煩了啊……他雖然為了青峰大輝有學了一些日文,但畢竟是很粗淺的簡單字句,他沒有自信可以閱讀。

  「放心吧。」春人神情漸轉惆悵,「你一定看得懂的。」


  *


  傑森思考病例時習慣將所有知道的事做成條列式的整理。

  空白的紙上被他寫下了這麼幾點:

  一、青峰會瘋掉是因為黃瀨。

  二、黃瀨已死亡。

  三、青峰和黃瀨真的只是朋友?

  四、信件內容?和病情有極大關係?

  轉了會筆,傑森默默的將自己的猜測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緩緩寫下,他的字端正好看,一如他給人的感覺,很正面。

  黃瀨暗戀青峰,青峰喜歡黃瀨,但他們沒有在一起。

  停下筆,傑森看著自己的猜測笑了,真是的,他怎麼可以因為自己是同性戀就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是同性戀呢?還是劃掉吧!但思來慮去,他也無法得到其他更好的論調,以人之常理來看,怎麼可能會有人因為「好朋友」的死亡而精神崩潰?他手下類似的病例都是因為摯愛的消亡。

  一切都得等看到信後才能得到定論。

  隱隱約約,心裡有一種感覺告訴他,他所想的是對的。

  一個人因為另一個人的死亡而瘋狂……這是傑森所冀望的愛情,他希望能有個能和他走到白頭的伴侶。他不會說想要永遠,畢竟人的一生短短數十載,怎能稱作「永遠」呢?這個世界上本就沒有什麼能到永遠,天長地久、海枯石爛,這種字詞聽聽就好,forever裡面不也藏了個ever?

  想著想著,傑森突然有些鼻酸。

  他想起在他年少無知的歲月,也曾經深深愛著一個男人,趨近瘋狂的迷戀對方,奉獻所有給那個男人,以為自己可以這樣和那人走到最後,直到曲終人散,他才發現自己一直唱著獨奏曲,而不是他以為的協奏曲。那人根本不愛他--他愛的是他的家世可以給他的利益、他愛的是他清白的身子、他愛的,是透過他看著的另一個他。真的是非常狗血的戲碼,偏偏在他身上發生了。

  笑了,卻也哭了。

  十二年過去,他錯過人生中最青春美好的時光,他最好的年華全給了那個男人。

  他自己一點也沒剩下。

  再痛再傷再崩潰也都過去了,他用手腕上數道無法抹滅的白色疤痕,讓自己重生了一次,逼自己忘掉那人,開始用僵硬痠疼的腿慢慢的向前走,抬頭走進一片春光明媚中--那裡沒有他曾深愛過的男人,只有他自己,以及掌握在手裡的,未來。

  後來不是沒有再見到那個傷他至極的男人,但他已學會坦然,脫去年少無知及輕狂,他現在還能和那人把酒言歡,笑說當年的種種。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教人遺忘。

  他相信,青峰大輝一定能走出來。


  烈日當下,陽光用力地撞破玻璃窗,濺起爍爍碎片,這些碎片散落在青峰大輝的頭髮上、手上、臉上、身上,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閃閃發亮。藍色的頭髮邊緣有些發白,幾乎融化在金黃色澤中,一如在高溫下緩緩化為糖漿的白色棉花糖。陽剛如斧鑿的面孔也被陽光柔焦,為這個人添增一絲柔軟,柔到傑森在推開房門、見到這畫面的一瞬間眼淚幾乎快要掉下來,他看著他,就像看著以前的自己,他們一樣痛苦到必須要用別的方法來轉移,他選了最笨的方法,而青峰大輝也聰明不到哪裡去。心很痛,痛得他快要涕淚而下。

  怎能如此悲傷?

  這個年近半百的男人,怎麼能在一片燦爛美好下如此悲傷?

  傑森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把翻湧的情緒壓下,僵硬的微笑著步近青峰大輝的病床邊,開口:「青峰先生,今天的陽光很好,要不要我帶您去外頭曬曬太陽?」

  自言自語的日文乍然停下,頓了會,只見青峰大輝有些吃力的將床調得更高,好讓自己能夠坐挺。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腦袋,青峰大輝以流利的英文詢問:「What date is it?」

  第一次獲得青峰大輝的回應,傑森呆了一下,很快回答:「八月三十一日。」

  「向日葵開了……」青峰大輝低喃,依然使用英文。

  「院內的花園有種一小區的向日葵,青峰先生想去看看嗎?」傑森歡騰地問,有互動便是好的開始!

  「好。」


  由於青峰大輝除了維持生體機能的吃喝拉撒睡以外,幾乎是不會下床走動的,所以他在嘗試要自己走路時踉蹌蹣跚,讓傑森看了一顆小心肝失序了幾下,害怕青峰大輝一個不小心便撲倒在地,本想上前扶他,卻被嚇阻了--即使處於精神失常的狀況,他依然是個自傲的人--最後決定讓青峰大輝坐上輪椅,傑森在後推著他。

  青峰大輝所就診的這間精神病院是私立的,建地很大,除了主要的病棟還有兩棟常住病房,分別在主要病棟的左右兩側,因是朝北而建,所以稱作東樓和西樓,而青峰大輝的病房在西樓的705室,這棟所住的病人通常攻擊性較低。

  一出西樓,青峰大輝不僅瞇起眼,太久沒有直接沐浴在陽光,讓他很不習慣,不論是直射的陽光或是從花崗岩所鋪成的步道反射而來的光線皆使他的雙眼刺痛。

  花崗岩的步道並不平整,輪椅在上面行駛些許顛簸,雖然傑森已經很小心的避開不平之處,但青峰大輝的輪椅還是不免震盪。青峰大輝被搖的有些發暈,緊抓著放在他腿上的毛毯,此時連陽光都讓他暈眩,原本清晰的神智又漸漸沉回深處,尤其在看到那一小片的向日葵時--

  「黃瀨!」青峰大輝無法克制的撲向那片向日葵,硬是連根拔起一株向日葵,坐在地上無法克制的嚎啕大哭。
見此情景,傑森一時反應不及,來不及阻止撲倒在地的青峰大輝,他呆了一下,沒也意料到青峰大輝會做出如此出格的事,不對,是他疏忽了,青峰大輝的精神狀況本就不好,他怎去指望他能像個正常人?傑森巴了下自己的頭,責備自己的大意,他已經行醫多年,怎會這樣粗心?

  傑森伸出手想拉起坐在底上大哭的青峰大輝,無奈青峰大輝死死的坐在地上,不願起身。五十歲的青峰大輝不像同年的美國人已老態龍鍾或是中年發福,也許是身為東方人的關係,他看起來十分的年輕,像是四十出頭的中年人。身材也一直維持在一定的標準,即使因為這半年都沒什麼運動而使肌肉轉換成脂肪,依然不減他的丰采。他甚至瘦了,他吃不多,每日的營養餐都會剩下一大半,即使如此,傑森還是無法把他拉起,請體諒他是個文弱的醫生。

  聽著那哀慟的哭聲,傑森覺得自己也想哭了,眼眶泛淚、波光流轉,他向來是對情緒變化很敏感的人,這種直接性、毫不掩飾的嚎啕大哭最容易感染到他。剎那間,過去那些痛苦不堪的回憶再度湧上,胃像是被重重打擊過一般,跟著回憶翻絞,他快吐了。其實他不適合做個心理醫生,因為他太容易受到別人的影響,但除了心理醫生他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他的夢想早就在愛情中被消耗殆盡,青春在他指間如流沙般消逝,他早就沒有回頭路了,只能按著父母的希望繼承衣缽當個醫生。

  雙腿一曲,傑森跪到地上,伸出纖細的雙手奮力擁抱住淚流不止的青峰大輝,用夾雜美國腔的破爛日語哽咽安慰:「沒事了、沒事了……」

  在傑森的安撫中,青峰大輝的哭聲漸漸轉為啜泣,最後只餘淺淺的呼吸聲,他睡去,傑森抬起頭望著空淨的藍天,不讓眼淚往下掉。好一會,當他終於將情緒平復下來時,他才輕柔地抱起青峰大輝,將他帶回病房。一路上遇到的醫生、護士無不訝異的看著兩人,傑森在院內是出名的好醫生,口碑非常好,但從未看過他和哪個病人如此接近,而傑森以不變應萬變,統一微笑打招呼,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回,還有什麼看不開?

  那是個如詩如畫的景象--金髮青年手上抱著藍髮男人,每一步,金髮青年穿著的白袍揚起,淨透純潔,配上臉上一貫的溫和笑顏,讓人看了也不僅跟著微笑。藍髮男人靜靜地睡在他的懷中,猶如不小心墮入凡間的天使,安靜美好。

  溫柔的把青峰大輝抱到床上,傑森嘗試把他手上的向日葵拔出,卻發現拉也拉不掉,怕太大力會吵醒青峰大輝,只好作罷。

  看看滿身泥土的自己和熟睡的青峰大輝,傑森嘆了口氣,步出病房,打算等青峰大輝醒來後請護士幫他洗澡。


  *


   小青峰,你還好嗎?我嘗試用英文寫了一封給你的信,但我知道的,我不會有寄出去的勇氣。

   春人還好嗎?是不是用長大了很多?算一算他也十歲了吧!而我們,也整整三年未見了。

   我提不起見你的勇氣。

   對不起,我還是那個長不大、膽小的黃瀨涼太。

   告訴你一個祕密,從我們認識至今,我愛你一如初見。

   20xx0918


   還是忍不住寫信給你了,小青峰,我又有一個侄子出生了喔!

   他好小好軟,和春人剛出生的時候好像,都像隻猴子一樣,皺皺的。

   我還是時常想起你,剛起床時想、吃午餐時想、走路看到你喜歡的東西時想、睡前也想……我好想你,但我不能去見你。

   我無法繼續忍受看你屬於別人,一個美麗擁有金黃頭髮的女人,還有一個金髮長得像你孩子。

   春人和你真的很像呢,我常妄想其實他是我們的孩子--由你產下的孩子,我的精液射滿你的後穴而讓你孕育的孩子--我們的孩子。

   如果你看到大概會罵我變態神經病吧!你從來都不待見我,即使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很多時候我覺得我們像站在鋼索上面,保持著一個危險的平衡,又像跳著恰恰,你前進我後退,我前進你後退。

   我為了你壓抑住心中的慾望及衝動,你仗勢我對你的愛不斷傷害我--縱然你從不知道我對你的愛有如此深,但你也不能這樣傷害我啊……

   也罷。

   晚安,小青峰。

   20xx1005


   小青峰,我好想你。

   思念如海,將我淹沒。

   海洋一如你那雙好看的雙眼,千變萬化,而海洋也將我們隔離在兩個世界。

   總覺得我們和海洋很有緣份呢!

   小青峰,你覺得呢?

   20XX1120


   今天平安夜,下了第一場雪,看來會是難得一見的白色聖誕。

   我在街上晃蕩,沒有人是孤單的--除了我以外。

   好難受。

   其實我已經習慣了寂寞,並與寂寞共存著,但總會在這種熱鬧的節日想起你……

   小青峰,我仍然愛你。

   對你的愛已經深入骨髓,如影隨形,愛你,成了我的本能。

   20XX1224


   小青峰,我得了癌症,是末期的肝癌。

   我不想治療。

   沒差,也沒什麼用。

   啊,對不起,我沒有勇氣和你說再見。

   但我太自私了,所以我死後,我這十五年又三個月一天、五千五百六十七天、十三萬三千六百零八個小時、八百零一萬六千四百八十分鐘、四億八千零九十八萬八千八百秒的思念,都會傳達給你喔!

   好想知道你會有什麼反應……

   可惜,已經看不到了。

   永別了,小青峰。

   我愛你,依然愛你。

   20xx1219


   黃瀨,你這白癡……



  最後一封信上,歪歪扭扭的平假名被淚水模糊了痕跡。


  *


  整箱的書信,傑森徹夜把他看完。

  看完已是淚流滿面。

  寫信的頻率不一定,有的時候一個月有十數篇,有時只有少少一篇,但每一篇,都有著黃瀨涼太對青峰大輝的滿腔愛意,字句間有時會回憶、有時會妄想、有時會唉嘆、有時述說他的夢想--只是想和青峰大輝永遠在一起--全部都是黃瀨涼太的青峰大輝,他多希望他是他的,可直到最後,他是她的。

  這個病例,傑森想,他無能為力,他沒辦法去承受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三十五年來的愛情。


  「青峰先生。」傑森坐在青峰大輝床邊的椅子上,語氣是他慣有的溫和,讓人聽了很是放鬆。

  青峰大輝這次並沒有回答他,依然故我的活在自己的世界,和他想像中的黃瀨涼太打鬧著,很難去想像已經刻上歲月痕跡的臉上竟會出現如此幼稚燦爛的笑顏。

  「你知道黃瀨涼太已經死了嗎?」

  青峰大輝明顯的頓了一下,可他不但沒有停下,甚至更加大聲的和「黃瀨涼太」談天說笑,而且還下床走到窗邊,拉開窗戶,這才沉默下來。

  沉默了一會,傑森覺得不太對勁,起身,正準備要詢問青峰大輝怎麼了的同時,他聽到青峰大輝用他從未聽過、溫柔細緻的聲音道:「黃瀨,私は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る。」


  風呼呼的吹進病房內,純白色的窗簾撩的老高,在空中飄了一陣子,掩住青峰大輝的身影。

  「Jason, thank you.」


  風停了。

  藍色的身影消失無蹤。




  FIN

  我想試試看從第三個人看黃瀨和青峰的故事,然後想寫黃瀨死掉青峰瘋掉的劇情,所以有了這篇XDD
  Lifetime的中文是終生,有兩個寓意,一是黃瀨對青峰終其一生的愛戀,二是青峰直到生命的中間才發現他對黃瀨的感情,於是自我了結
  之後一定會寫番外,會把兩個人的關係還有一些片段整理出來><
  為了社刊才把他寫完的wwwwww因為不能有R18所以.....ㄏㄏ(幹

  欸對今天青黃日但我打對台怎樣!!!!!!X((惱羞
  我就是喜歡黃青辣 怒(煩##
  今後也會繼續黃青!!!!!!!!爽辣!!!!!!!!!

  愛青峰愛黃瀨愛黃青( ˘ ³˘)♥
  與青峰相遇超過一年了,但我還是好喜歡他QQQQ也好喜歡黃瀨RYYY
  不得不承認,在黑籃裡面我最了解的人叫做黃瀨涼太(痛
  好辣我愛黃瀨也愛青峰怎樣!!!!!!!!!!!!!!(夠了。

  感謝閱讀。

  綺雨,20130608 A.M. 01:27,青黃日打對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