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擁抱、及岩

  ☑ 及川徹←←←←岩泉一/及岩

  ☑ CWT34無料小報修改

  ☑ BE注意

  ☑ 岩泉一視角



  他們有過無數次的擁抱。

  開心的、難過的、安慰的、激動的……各式各樣的擁抱充斥在他們的生命中,然而,擁有過那麼多的擁抱,岩泉一卻無法知足,他想要的,從來不僅僅是朋友或隊友間的純友誼。早在多年以前,他對及川徹的感情便從單純的友誼轉向不該有的愛情。

  他多希望那雙骨節分明、指腹長著薄繭的手掌摸遍他的身軀,在激情之時為他紓解慾望;有力肌理覆蓋的胳膊能緊擁住他,充滿所謂佔有慾;英俊好看的臉龐上能寫滿對他的愛意及寵溺;炯炯有神的棕色雙瞳中只能映出他的身影,深情繾綣,猶如他是他的全世界一般。

  多希望自己能躺在他的懷裡,全世界只剩下他和他。

 ……多希望啊。

  可惜,希望不過是個空泛名詞,他了解自己所希望的不一定能夠實現,最有希望的是他們當一輩子的好兄弟好朋友好隊友,隨便你怎麼說。

  而,躺在及川徹懷中的,永遠是那些可愛美好柔軟的女孩子。

  忌妒嗎?岩泉一捫心自問。

  廢話。嘴角慢慢拉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磣的慌。


  岩泉一曾經嘗試穿上女生的衣裙--粉紅色底白色點點的雪紡紗、深藍長及腳踝的長裙。

  即使如此,他看起來依舊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五官完全沒有辦法掩飾,端正陽剛,輪廓剛硬如斧鑿,半絲柔美也尋不到。身高也是一個缺陷,有多少女生長到180?又有多少男生能夠接受180的女朋友?身體的線條也不似女性,沒有柔軟的乳房、纖細的腰肢、渾圓的臀部,肩膀也寬的可以,唯二可取的大概是挺俏的臀部和筆直的雙腿吧。

  慢條斯理地脫下身上的女性衣物,再次穿上平常的T桖牛仔褲,看著鏡中熟悉的自己,淚腺失去控制,眼淚一滴一滴不停從眼眶泌出滑落。伸出手撫摸鏡中映出的那張臉,嘴角不斷上揚、上揚、再上揚。

  扭曲的面孔,悲壯之慘烈。


  他們現在還是很常擁抱。

  例如比賽勝利後,全隊歡欣鼓舞,愉快地擁抱彼此。這種時候岩泉一總是會很討厭自己,怎麼能在這種時候出現不該有的心思?怎麼能在這種時候還能夠對及川徹的擁抱產生眷戀?怎麼能想去獨佔?這根本不是他該有的念頭。
可是沒有辦法去抑制,戀愛的味道一旦嘗過後便無法戒除。

  於是,在夜深人靜之時想著那個控制全場的王者,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自瀆,直到疲軟的性器無法再度勃起才停止,自虐的快感。

  不是在沉默中死亡,便是在沉默中爆發,當然,適時的揍一頓及川徹有助於岩泉一克制自身的情感,但是治標不治本。

  而,愛情的花朵依然在無水滋潤的沙漠開出最燦爛的容貌。


  累了。

  看著在及川徹身邊來來去去的女人們,岩泉一突然覺得好累。

  根本比不上,也無從相比。

  能結束了嗎?這段無望的單戀。

  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爭取及川徹身邊的位置,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及川徹笑說,愉快地揉了揉岩泉一的黑髮。

  「我從來不把你當朋友。」岩泉一冷冷一笑,撥開及川徹的手。

  「小岩……」棕色瞳孔溢滿不可置信及痛苦。

  「……不要再來找我了。」岩泉一閉上眼,不願再去看及川徹的表情,痛徹心扉。

  一段感情的結束其實很簡單,幾句話就可以把將近十年的友誼抹滅,更甚一張紙就能將纏綿數十年的婚姻結束。這世界上,又有什麼可以永久?天長地久不過是個笑話。

  「為什麼?我哪裡做錯了?」及川徹著急的問,伸出手篡緊岩泉一的腕骨。

  「……你什麼都沒錯,錯的是我。」岩泉一張開雙眼,眼裡承載太多苦楚,他想甩開及川徹的手,但使不出力,真的太累了,累到想把一切終結,「及川,我喜歡你,我不想只當你的好朋友。」

  及川徹張大嘴,看起來很愚蠢。

  「及川,我是個變態,我想被你抱。」岩泉一破罐子破摔,索性全盤托出,笑容苦澀自嘲。

  「小岩……」及川徹欲言又止,手上力道也鬆了。

  「及川,再見。」岩泉一轉身離開,留給及川徹一個瀟灑背影。


  這是他們高中畢業後,最後一次的對話。

  在紛飛的殘敗櫻花中,坦白再道別。

  再見,再也不見。




  FIN


  改了一些細節,原版就讓他放水流ㄅRY(幹
  歡迎圍毆(?

  感謝閱讀。


  綺雨,2013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