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H合集、兵團

  ☑ 里維X艾爾文/兵長X團長/兵團

  ☑ OOC(頗嚴重...ㄅ(?))、R18 G向描寫、辱罵情節皆有,為了H而H

  ☑ 第一篇自設定背景、第二篇原作背景

  ☑ BGM→Simon Curtis - I Hate U



*Bitch and Soldier


  「哈啊……」淚水模糊了視線,艾爾文抓緊身下的被單,卻還是無法抒發從前列腺傳自腦海的陣陣快感。趴伏在他身上的男人甚至沒有將一身軍裝脫下,僅僅解開了褲頭露出與身高不合比例的陰莖,而現在那根東西正在他的腸道裡面戳刺,一下一下重重的頂在前列腺上。

  說不定里維的身高都長到他的狗東西上了……茫然間,這想法浮上他的心頭,他覺得有些可笑,荒唐的是他笑不出聲。

  里維察覺他的不專心,停下腰桿,淡淡的問:「在想什麼?」

  「唔……」難耐的挺了挺腰骨,追逐快感的動作被打斷讓艾爾文覺得很不悅,他並不打算回答里維的問題,只見他將修長的雙腿夾上里維看似纖細時則有力的腰部,然後硬是靠著多年訓練下來的柔軟度硬是坐起,形成一個健碩男人坐在一個矮小男人身上的畫面。

  「不說你就別想爽。」里維笑,抓緊艾爾文的屁股不讓他動,更惡劣地揉捏幾下。

  雖然知道只要隨便敷衍一下眼前的男人就能繼續獲得至高無上的快感,艾爾文卻不打算將內心所想說出,反正說或不說都會被往死裡折騰,何必呢?

  陰莖插在身體裡卻聞風不動,讓艾爾文的理智幾乎快要湮滅,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攀上里維的肩膀,低頭在耳邊呢喃:「里維,不幹死我嗎?」

  「幹死你我可捨不得啊。」里維又笑了,這麼好用的性玩具他可捨不得弄壞。粗魯的推開艾爾文,性器從緊緻的穴中滑出,惹的艾爾文發出不滿的呻吟。里維從不是會體貼艾爾文的貨色,以前是,現在更是,他才不管艾爾文怎麼想,他爽就好。

  粗大飽滿的龜頭在開闔不定的穴口前打轉,長在肛門口的幾根陰毛刺激著里維,但他向來是個自制力很好的人,從他們第一次做愛到現在失控的永遠只有艾爾文,所以他也不會因為這一點「小小的」刺激而幹進緊緻滑潤的肛門中。

  「里維……我要……」艾爾文不斷的扭動想將粗長的性器納入自身體內,但里維並沒有讓他得逞。

  「艾爾文,我教過你要怎麼求我。」

  「啊……我要里維的大肉棒……求求你……」

  「如你所願,我可愛的小賤貨。」



  END




*I hate U


  又一次的牆外任務結束。

  一下馬,艾爾文不顧等等還得向上級報告抓著里維便往自己的房間衝,英挺的臉上寫滿焦慮,而被抓著的男人則是臭著一張娃娃臉,低氣壓在遠遠的二十公尺就能感受到。

  門開門關,艾爾文低下頭吻上里維,雙手環上腰部,兇猛地撬開對方的牙關,舌頭糾纏舌頭,然後他的主導權立馬被奪去,灼熱的肉塊舔舐口腔中的每一寸,敏感的黏膜傳來陣陣快感。艾爾文頭暈目眩,肺部的氧氣全部都被正在吻著他的男人奪去,眼前陣陣發黑,但在這種瀕臨死亡的關頭他卻加倍興奮,陰莖不受控制的勃起,腰骨前後擺動,討好地磨蹭對方的腹部。

  趁著交換接吻角度的空檔里維的嘴角洩出一絲不屑冷哼,原本抓著艾爾文腰部的手掌向下探,一把捏住男人最脆弱的陰莖,艾爾文發出高昂的尖嘯,無法控制地全身顫抖發軟,難看地癱倒在骯髒的地上,跨部的布料一塊深色。

  「爽了就幫我舔。」里維再自然不過的說,一屁股坐上這個房間僅有的一張椅子上,雙腿張開手環胸,可看出檔部的明顯隆起。深色的眼睛黑得發藍,平靜無波,臉色依舊保持著最開始的難看,臭得很像不可明說的排泄物。

  艾爾文花了一段時間才從高潮中回復,他不穩地跪在里維身前,伸出手解開繁複的扣帶和褲頭,在此同時,里維自己將披風和外套脫下丟到一旁的地上。

  碩大的男性器官從內褲中彈出,打到艾爾文的臉上,他非但不覺得羞恥,反倒更加興奮,高潮過後的陰莖雖然無法馬上勃起,但艾爾文清楚的知道,很快的,他會勃起,然後在里維的操幹下一次次高潮,直到性器無法射出任何精液,腸道也將會盈滿男人的陽精。蔚藍的眼中浮現愉悅,粉嫩的舌伸出舔舔嘴角,艾爾文再次深深臣服在這個男人所擁有的龐大陰莖中--里維的陽具完全勃起時約有二十五公分,在半硬的狀況下也有將近二十公分,不論是哪個男人對這個尺寸都擁有嚮往,而一想到這般龐大的性器只有自己「品嘗」過,艾爾文便覺得腸道已經開始空虛並分泌出淫液--當然,這只是錯覺,艾爾文並沒有天賦異稟,他的腸道並不會自動分泌腸液。

  「最喜歡了……」艾爾文呢喃,一臉幸福的用臉頰蹭了蹭半硬的陰莖。

  「少在那邊發情,快舔。」里維壓下艾爾文的臉,「沒舔乾淨休想我幹你。」

  鼻腔深深陷入濃密的陰毛中,呼吸間充滿男性的麝香、數天未洗澡的腥臭味、尿味,這幾種味道組合成一種純男性的蠱惑味道,艾爾文沉醉其中,伸出舌頭聽話的從下方的陰囊慢慢往上舔舐,沿著清晰可見的青筋一路向上,咬開包皮好舔裡面的龜頭,在這樣的刺激下里維的性器很快便完全勃起。舌尖模仿性交的動作在鈴口進出,然後將嘴張自極大吞食進去,直到龜頭抵在柔軟的咽喉才停止,即便這樣還是有大半的性器在口腔外。艾爾文並不是不能完全吞入,事實上他曾多次將里維的陽具吞到最底,不過現在這個姿勢不好將全部的陰莖吞入,他埋怨地看向里維,而里維只是慵懶地扯開嘴角,命令:「快動。」

  艾爾文收緊雙頰、上下擺動頭部,讓性器在他嘴中進出,也用雙手補助在陰莖上滑動,好讓里維能有更多快感。這並不是艾爾文第一次為男人口交,做起來當然是熟練無比,而里維也適當地忍住慾望,沒有放肆地在艾爾文溫暖緊窒的嘴中橫衝直撞,不然艾爾文的喉嚨鐵定會腫好幾天。

  十分多鐘內,空氣中迴響的是水澤聲及兩人的喘息。又過了一會,里維用力拉開艾爾文的頭,將精液射至艾爾文臉上。

  艾爾文一怔,雙眉促起,幾乎是質問般地問道:「為什麼不射我嘴裡?」

  「因為我想射你臉上。」里維理所當然地回應,伸出手指沾染精液,捅入艾爾文因為驚訝張開地嘴唇,又命令:「舔乾淨。」

  艾爾文自然是愉快地遵從,讓里維一一把他臉上的精液送到嘴邊,吃下肚。

  「脫光、爬到桌上、自己擴張。」里維又下了指令,而艾爾文則是乖乖從令,他明瞭這次的性愛不可能在床上,畢竟里維是個有嚴重潔癖的男人,在未洗澡的狀況下和他作愛已經是極限了,如果要讓他在身上都是泥土、汗水及血漬的狀況下爬至床上是不可能的。

  艾爾文從床頭櫃撈出一罐潤滑劑,迅速撥光自己爬到桌上,面向里維張開雙腿成了個M字,在肛口擠出一大坨透明黏稠的液體,接著伸出一隻手指毫不留情地插了進去,將潤滑劑抹勻。他的體溫因為興奮而變得無比滾燙,白皙的肌膚敷上一層薄薄的粉色。上臂飽滿有力的肌肉因手指的動作而緊繃鼓動,帶有男人特有的張力。最讓人血脈賁張的是,這樣的一個純男人明明該在嬌媚柔軟的女人身上發洩慾望,手指應在女性軀體上游移挑逗,偏偏那雙手的所有動作皆是為了讓另一個男人徹底地佔有自己。

  一手下賤的擴張自己,另一手則在自己健美的軀體上刺激,掐住乳頭揉捏。腸道在熟練的舉動下漸漸柔軟濕潤,肛口放鬆不斷開闔吸納手指,隨著手指的進出收放,陽具也變得更加堅硬火熱。

  艾爾文原本梳理整齊的頭髮早已散亂,軟軟的塌在飽滿的額前,藍色的眼睛染上一層薄薄水霧。里維沒有看過海,但他閱讀過一些書上記載,上面所描述的大海顏色大概就像艾爾文的眼睛一樣--深邃無邊,藍得發亮。

  里維知曉自己從沒有搞懂過艾爾文的想法,這個人總是如此難以捉摸。里維從不知曉艾爾文爬上他的床是什麼意思?怕他叛變到憲兵團去?真可笑,他里維從不需要任何人用這種淫穢手段留下,他會留在調查兵團、留在艾爾文身後的理由只有一個--他根本,無處可去。

  沒有家、沒有等待自己的人,就算能擁有更多的資源又如何?

  看著在自己面前下賤不堪的艾爾文,里維眼底的黑色加深,幽暗如谷底。

  「里維……」艾爾文喚道,眼神濕嗒嗒又誘惑。

  他的腿,張得更開了。

  審視的眼神掃過艾爾文的每一處,里維冷哼一聲,從椅子上站起慢步到桌前。伸出手,也不管穴口還插著四根手指,狠狠又捅入三根手指,這舉動促使艾爾文發出短促尖叫,喘得愈趨厲害。

  「里維……幹我……幹我……哈啊……」艾爾文艱難地喘,伸出手誘惑般的掃過里維小麥色的鎖骨。

  「要我用什麼幹你?」里維單邊嘴角扯起,放蕩而富有魅力。陰莖抵在含有七根手指的穴口,不懷好意地滑動,在大腿根磨蹭。

  「肉棒……里維的肉棒……」艾爾文已經完全成了慾望的俘虜,抽出自己的手指,就著含有里維手指的狀態,還想再容納一根直徑約有五公分近六公分的堅硬柱體,臀部往外蠕動,懸空在外。

  「說清楚點。」里維並不打算放過艾爾文,手指更加深入,用力戳刺前列腺,惹得艾爾文再度尖叫,接著,出精了。

  艾爾文沉溺在高潮過後的餘韻,線條堅毅的嘴唇開合,似隻缺水的魚,可惜還沒爽到的里維並不樂意讓他繼續沉浸,他拔出手指,龜頭淺淺插入穴洞,拔出、再插入。

  「說。」

  「我要里維大肉棒、大雞巴……哈阿……插入……嗯……我的屁洞--」由於里維這種宛如在心尖上搔癢的舉動,使得艾爾文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然後,在最後一個字落下的同時,里維挺腰一下子變幹到底。空虛的肉穴終於被填滿,艾爾文的雙眼張得老大,生理淚滴滑下白皙的臉龐,嘴張開,粉色的舌頭伸出,爽到發出無聲尖叫。

  里維拉起艾爾文的身軀,一手扣住他的腰、一手將右腳壓至艾爾文肩膀,開幹。

  灼熱的性器緩緩在腸道進出,艾爾文可以感覺到直腸的每一寸都被堅硬的龜頭輾過,甚至數得出那根總是帶給他無限愉歡的陰莖上面跳動的青筋--他熟悉的形狀及溫度。

  「好大……」艾爾文迷醉的撫摩自己的腹部,好似這樣能摸到里維的陰莖,很脹,卻也很爽。里維正在他身體裡操幹,但並不向剛破處的小毛頭埋頭苦幹,保持著一個緩慢卻有強烈爽感的速度,他游刃有餘的撥出一隻手撫弄艾爾文的敏感處,從胸膛開始到腰腹,再從腰腹回到胸膛。

  很快的,艾爾文不在滿足於這種溫文的速度,不斷扭動腰身,膩膩地要求:「快點……」

  里維並不理會艾爾文,下令:「雙腿夾住我的腰,抱住我的肩膀。」

  於是,里維將艾爾文整個人抱起,艾爾文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兩人的交合處,他能感受到那根東西深入至極,穴口也被撐開到皺褶都拉平。抱著一個比自己重二十七公斤、高二十八公分的男人,里維竟感覺不費吹灰之力,好似他手上抱的不是一個一百八十八公分的大男人而是比他矮小的女性。

  坐在椅上子,里維用力抓捏艾爾文挺俏結實的屁股,啃咬近在嘴邊的耳朵,溫熱的鼻息薰得粉紅色耳朵的顏色更加深邃,往通紅發展。用力一咬,艾爾文一聲悶哼,瘠背挺直,絲絲血滴從傷處溢出,又全被里維吃進肚裡。

  「自己動,小母狗。」里維用言語汙辱艾爾文,輕佻地拍了拍艾爾文的屁股。

  「哈啊……好……」攀著里維的肩膀,艾爾文雙腳著地上下擺動。騎乘雖然對他的負擔較大,但有一個好處是可以照自己喜歡的力道來做,疲軟一陣子的性器又勃起。隨著操幹,穴口出現被摩擦成泡沫的潤滑劑,淫糜的從穴中流出,沾黏在里維的陰毛上。

  「里維……累……」艾爾文覺得腰部發軟,撒嬌似的用臉頰蹭對方的臉頰,一個大男人做起這舉動竟不讓然覺得噁心,反倒有些可愛。

  里維也不說話,扣緊艾爾文的腰部就是一陣狂插,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在前列腺上,使得艾爾文尖叫呻吟,聲音軟弱
無骨,帶著鼻音:「太快了……嗯嗯……要幹死我了……哈啊啊……呀……」

  「一下嫌累、一下嫌快,不然不要做了。」里維冷笑,還真的將艾爾文推開,毫無憐惜的看他倒在地。

  倏然的空虛讓艾爾文很不滿意,原本積蓄到快頂的快感一下子少了一大半,高潮的慾望減緩不少,只見他翻過身趴在地上,崛起屁股還對里維搖了搖。里維挑眉,決定不委屈自己翹得老高的陰莖幹了進去,用他的臀部狠命插幹艾爾文的屁眼。艾爾文猛烈的撞擊插到有些失神,無法嚥下唾液,只能任由它們滑下嘴角滴到地上。快感慢慢累積,在特用力的一次撞擊下,艾爾文被插射。

  射精的緣故使得後穴收緊,里維發出一聲悶哼,更是把艾爾文往死裡幹,剛高潮的身軀格外敏感,艾爾文爽到叫不出聲,又經過百來下的抽插,里維在艾爾文腸道深處射出一道道濃精,邊射邊往外拔,最後一股正好射在肛口。明明精液本身沒有太高的溫度,艾爾文卻覺得自己的直腸壁幾乎被燙傷了,失神的癱在地上。

  里維看著吐著白露的穴口,不可察覺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FIN


  不要問,你會怕。(幹

  總之就是發洩壓力啊哈哈哈哈哈哈(團長:幹
  我覺得我根本就在寫色情小說XDDDDDDDDDDDDDDD
  可惡我好怕會被兵長粉&團長粉打死ㄛ<<<<<<<<<<<<<<<<<<(孬
  欸反正會雷的人就鼻要看嘛:((?
  第一篇是之前寫的,稍微加了點東西wwwww(?
  第二篇的大綱是阿非提供的XDD我把最後面的浴室PLAY刪了,我累惹:(
  將近四千字的H耶拜託<<<<<
  在寫下去我就出本辣(X
  其實還是有表達一些稍微正經的東西啦...........大該。(幹
  有機會會把它補完,恩,等我哪天崩潰又想H的時候再RY(被削後頸
  反正我不會承認我覺得必取淫蕩團長超好ㄘ

  大概就這樣,這個月的生命中有一種絕對延到下個月更,下個月雙更辣QQ

  感謝閱讀。

  綺雨,20130829 P.M.03:27